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吾的子民啊,如果给迟迟不愿沉眠的你一次机会,圆你执念后边随吾西去吧,太阳终究是要落山……农家明媚舒爽的上午,山边一座坟头前旁坐着一女子,像个姑娘家嘴里轻轻碎碎念念着什么。

  隐隐听到女子大概是在碎念着,爹娘又催促什么婚事了。

  “冬草姐,东草姐!”

  山下传来熟悉而青涩的脆声,女子起身拍拍屁股边连忙应道:“哎!我在呢。”

  “你快下来吧,爹娘待会让我带你到县里去买点东西”

  这名冬草的女子知道爹娘让山下的青年和她的意思,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墓碑便速速下山去了。

  走在青年的身后,两人安静的也不说话。

  冬草看着走在前边1米处左右高个身影,不紧不慢的跟着。这会的路还有30分钟之久,偏远的山区这里还没有通路,山中长大的两人也不觉累,只是小小汗水在额间和脑门上贴着。

  冬草边走边想了很多。不知道长明弟在想什么呢,他真的喜欢自己么,我可是她的嫂子呢,刚刚大学毕业的他真愿意和大他好几岁的人结婚么,不要只是因爹娘而屈尊自己啊。

  冬草眼前的长明弟,名陆长明,刚刚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没有随学校安排好的工作,也没有随期待教授的期待留下来继续深造,而是响应爹娘的要求回来和她结婚。

  每每在爹娘下谈到两人的婚事,面对阿明弟温和的微笑,冬草会自卑,她比他小了6岁,她只是一名初中毕业的农家女子,还是快30岁的寡妇。冬草好学知识,也从家里老旧彩电知道,长明的条件对她而言,太委屈人家了,可是她受不住爹娘的念叨,长明弟也不反对。

  来到镇里后,长明便一路关照冬草,这让冬草心里想着,他真的长大了。

  随着时代而快速变化的县里对一直身在山中的冬草而言是陌生的,4年前和爹娘送考上大学的长明弟向东而去后便没有来过,冬草29年里来过县里不到5次。她紧张而小心翼翼的跟着长明,又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敢多过靠近。

  羞涩而带着自卑的冬草怕别人闲话,不想丢了长明弟的脸面。

  午饭是陆长明拉着不愿浪费的冬草姐进入小面馆的,他看着还像羞涩少女似的冬草姐安静吃着面条。

  其实一路上他比冬草姐更紧张,可到县城里后看到冬草姐还是一路安静无语紧紧的跟着他,低着的脸下是纯洁而自卑的羞涩。

  长明从不曾嫌弃过冬草姐,记得小时候冬草姐陪他玩耍,被大哥教训时帮他解围,早早缀学后陪他学习,大哥走后照顾他一家子,他对冬草姐有着很多很多的感情色彩,他曾经很羡慕大哥娶了冬草姐……想到小时候大哥教训他要当个男子汉,饭后长明一路拉着冬草姐,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岁月在冬草姐姐曾经秀气的脸上留下痕迹,但并没有摸去那份依旧能感受的漂亮。

  在一家首饰店的时候,慌乱止步的冬草要不是长明温和的话语,和紧紧握着她的手,她根本不好意思进去。

  冬草从来没有进入过这么豪华的屋子里。在她的印象,10年前那次和长东哥时哪有这般豪华,和这家长明弟嘴里的老字号相比,当年就是一家简单的小店。那时候她是要怀春出嫁的兴奋少女,这时候是紧张自卑的山中妇女。

  敏感的冬草迷迷糊糊随着长明弟安排,只有服务员的眼神和话语让她紧张的听起,她怕别人闲话而丢了长明弟的脸面。当长明弟坦然在人前介绍是他媳妇的时候,在服务员有点异样的眼光下,紧张敏感的她只是埋着头,手又紧紧握着长明弟那比她还光滑的大手,瞳孔隐隐雾气环绕。

  冬草被长明弟感动了,她第一次将长明弟当做一个男人而感动,被他细心的关怀,被他坦然的话语。

  随后他们又去购买新衣服,长明看着冬草姐一身朴质老旧的花衣,那仿佛还在旧时代的产物就像旧时代某个地主家过的还不错的丫鬟,让长明一阵心疼。

  深感时代变化速度的长明明白冬草姐那淳朴到骨子里的美丽,多么难能可贵,那仿佛还未出泥而染的纯洁多么叫人惊叹和欣赏。他不清楚29岁的东草姐为何还像个懵懂无知的纯洁少女,他更坚定要好好守护她。

  再过两天就是他们的婚事了,他们没有声张,只是两家人在爹娘老木屋里开始准备着。

  村里的邻居多少有点闲言碎语,有的人羡慕老陆家又娶了一回冬草,毕竟这些年上来说媒的人也不少,村里也人有老光棍在;有的人则替陆长明不值,一个名牌重点高材生,娶了一个农家妇女;有的人则更多妒忌冬草,陆长明相貌堂堂,山中少见的178COM左右干练身材,委屈一名寡妇身上,当年老陆家长子陆长东也是村里周围名人,明里暗里迷恋老陆家男儿的妹子可不曾少过。

  他们之中有的人在得知陆长明回乡,还特意赶了回来,就连邻村还有人上来说媒,只为谋得那一丝希望。

  说来两家人都姓陆,三代堂亲,到长明和冬草这是四代了。

  外人不在乎,陆姓男人们可在意了。当年长东和冬草的婚事还不曾在意,可两老爹是在部队当过好久的兵,在时代快速发展中不曾忘学些知识,尤其长明是个高材生肯定懂得,他们再求孙心切,也一直心怀坎坷。

  这会又是“亲上加亲”,老脸更是有种说不出的羞耻。

  长明当然在意,但不是血亲关系,他当然知道三代后就没事了,可他在意的是大哥!

  4年前高考后也没能等到从小崇拜的大哥在爽朗笑声下夸赞他,等到的却是政府和军队来人带来几块红布和行李箱,几块红布是政府送来的表彰锦棉,还有一块是唯一大哥留下的血液的纱布。

  那一天老陆家没能为金榜题名的长明高兴多久,便举家悲痛了。

  老陆家骄傲的长子陆长东战死国外,尸首不知所终!

  两位老陆还是多少明事理,有些事他们懂得,没有纠缠政府和军队的人多久,悲痛下默默流泪收拾长东的东西。

  老陆家三代为国效力,爷爷在那个动乱战火连年的日子里幸存下来,没想到长东却在和平时代下战死了!

  老陆家从不曾怪罪国家,淳朴善良的他们从爷爷时就一直教导,和平来自不易,国家强大了,我们才能好好生活。

  那时候长明还记得阿爹总是抽着大烟筒暗自悲伤,阿娘时不时偷偷哭泣,冬草姐都快哭瞎了双眼。

  时至今日长明依旧深刻的记着冬草姐悲痛欲绝而两度轻生,生是长东哥的人,死是长东哥的鬼!

  那时候长明突然从没有过的怪罪自己无能,痛恨自己没用!被复杂情绪蔓延心绪的他要不是被阿爹几次狠狠的巴掌打醒,可能就独自偷偷跑去当兵了。

  长明是在崇拜着大哥下长大的,大哥生前就不断关照他,为了他放弃学业跑去当兵,死后还要用他的抚恤金好好读书。在他的心里,一直埋藏着大哥高大坚实的挺拔身影!

  而今就要娶走大哥心爱的妻子冬草姐了。

  陆长明还记得临走前那个夜晚,阿爹沉声告诉他,冬草姐要是不嫁人的话,以后回来娶她。当时的他心里即震惊又有点不明窃喜,那时候的他还不懂。长明大学的日子里心里埋藏着大哥的身影同时,不知何时思念起冬草姐。他对学校里暗送的秋波视而不见,对他人介绍的人儿不作理睬。

  长明在无知懵懂的岁月里埋下了对冬草姐的情意,在青春年华的时光里默默爱念起冬草姐。

  陆长明越来越感到自己对不起大哥,大哥奉献了一生,自己还要娶走他的妻子,他死后真的什么也不将留下。可是长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再次见到冬草姐后只觉更想娶她,他想爱护冬草姐,带着死去的大哥那份。

  拜天地、拜高堂、拜爹娘,传统的婚礼仪式后,俩老陆家满脸笑容的吃起囍菜,喝着福酒。

  “回来啦,长明弟”罩着喜气大红盖头的冬草从床边起身。

  “冬草姐,我来牵着你,别摔着了”

  火红热烈的夕阳早已西下,临走前还点起新人房里幽幽蜡烛。

  喝了几杯米酒的冬草此时直觉双脸更加滚烫了起来,她被长明弟温柔的拉上了囍床。突然一股有种熟悉的感觉在全身蔓延,长明弟似乎很熟练解去了她的衣裳。冬草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会想自己羞耻的脱去,却是随长明弟摆弄,没有丝毫抗拒之意。

  双唇红胭的冬草想着不知长明弟嘴边有没有留下吻痕,在长明弟的滑舌带动下渐渐动情起来,她不清楚何来的情意,她也不多想,好像很熟悉似的,她甚至带着渴望和长明弟更久的亲允。

  长明弟的双手好像很大,竟然揉捏起人家的乳房,他还会吸咬自己的乳头。冬草感觉胸口好涨好热,乳头也好硬,渴望长明弟更多的爱抚她,双手抱起长明弟的头脑,温柔的抚摸又怕弄乱他的头发。

  “恩…啊……”

  身体好热好烫啊,长明弟有点冰凉的身子弄的自己好舒服啊,下面好像很湿了,长明弟也快要自己了吧。

  “啊!……”

  有点痛,好涨!长明弟的那个那么大吗,还没完全进去啊!长明弟那个前面好大好烫哦,弄的姐姐下面更痒了,呀,好羞耻!长明弟能再进来里面一点么。

  冬草雪白的手臂抱着长明弟的后背,她不敢抓,怕弄疼了他,有点胡乱的抚摸着。冬草的身躯越来越燥热,春意无比的喘息声,乳房很喜欢贴在长明弟胸口,而她那腰身还不由自主地缓缓动了起来,馒头肉穴紧紧的包裹着长明弟的肉棒,湿润滑腻的肉穴腔内不时紧致着火热龟头。

  “恩…啊…”

  长明弟再快点,你弄的姐姐好舒服啊,再深点,里面好想要更多,好热好痒啊。

  “啊……”

  好舒服!到顶了,更烫了!好像长东哥在弄人家哦。我真的好寂寞么?啊!要来了,有什么好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要来了!

  “啊啊啊!!……”

  啊,竟然大声的叫出来了,长明弟会不会取笑姐姐啊。

  好羞耻,脸都感觉更加发烫了。刚刚便是长东哥以前说过的高潮吧,好舒服啊!刚刚好像不由之主的紧紧抱着长明弟,好像抓到他了,没有弄伤他吧。啊啊,人家双腿也紧紧缠着长明弟,下面有没有把长明弟那个夹坏吧,爹娘还急着抱孙子呢!我可不能再犯错了。

  “长明弟,长明弟?啊…”

  长明弟怎么不说话?还好没事,又动了。是不是有点生气姐姐很色啊,不是的,姐姐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要,都怪长明弟你弄的姐姐好舒服,千万不要嫌弃姐姐啊!姐姐已经是你的人了。

  “啊,呜呜……”

  一时胡思乱想的冬草竟然轻声抽泣了起来,混杂着春声娇喘。一直不语耕作的长明弟好像终于反应到了,用一只大手轻轻拂去冬草脸上的泪水,拂去她的不安,温柔和的她亲吻着,吸出她喜悦的娇喘。

  “恩恩,啊…”

  长明弟怎么也作弄姐姐。但是他不生气就好了,姐姐好像喜欢上你了哦,就像喜欢长东哥那样。你弄的姐姐好舒服,是不是在城里学的呢,你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妹子喜欢吧?

  啊…要是以后你嫌弃姐姐了,姐姐不怪你,不过我们要先生孩子哦,爹娘他们都心急好几年了,我也很想要!啊…我们都是陆家人,都不用分外孙了。

  “恩恩…啊,啊啊……长明弟,老公…啊啊啊……”

  老公我好像又要来了!老公好厉害啊,高材生什么都懂啊,姐姐好舒服啊…“啊啊…老公,冬草爱你……啊啊……”

  啊啊,老公的那个好像变大了,速度好快,弄的姐姐好刺激好舒服啊!啊啊,射进来吧!让姐姐怀孕!

  姐姐要给老公生孩子!啊啊…

  “啊啊……老公!!”

  冬草又一次紧紧的抱着长明弟,指尖不自觉陷入背肉里,下身在不停的痉挛着,雪白的大腿死死抱着长明弟的腰身。

  “啊、啊!…这是什么!!啊啊啊!!……”

  长明弟的肉棒在冬草高潮后的几秒后,深入到底紧紧抵着肉穴敞开的花心,一发接一发的精液竟然让冬草瞬间又是一阵高潮,大量的水冲刷下来,更刺激的痉挛使得冬草双腿松开了,一发接一发的淫水直喷!

  冬草不知道那是什么,她昏过去了。

  走在枫叶小道上,长明想起昨晚好像被什么附身了一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不会想到什么鬼怪,他清晰的记着昨晚的感受。

  昨晚承欢在他身下的冬草姐太迷人了,昏暗的烛火下更是甜美诱人。想到最后冬草姐喊他老公更是震奋和惊喜无比!看着随风而去火红的枫叶,长明没有人们眼下美景总是感怀秋天带走叶子离去,而是心中更加激荡。

  长明得到冬草姐了!

  冬草姐那娇羞无比下是内敛的火热,含蓄而纯洁的冬草姐只需要一个燃点,点燃后就会迅速火爆全身,爆发出她心中深深的火热真情,就像高潮时的冬草姐会喊平时不曾说过的老公,爱你。

  下午这对新婚夫妻来到一处小山边上,给大哥上坟。这对新人的心绪是复杂的,坟里埋着他们最亲密的人。

  其实冬草和长明弟一样很崇拜长东哥,他高大威猛,总是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当年长东哥上门和阿爹说要娶她的时候,可把冬草开心死了。冬草还记得那时候很多妹子爱慕她长东哥呢,连邻村的人也时不时跑来找长东哥,为此她没少娇蛮的生气,她甚至想找阿娘去和长东哥说娶她。

  可惜好景不长在,和长东哥不到一年时间,他就去当兵后再也没回来过了。时间是伤口最好的良药,可冬草心里总有遗憾,她没有怀孕,她还以为自己不能生,可是后来去县里医院检查的结果没事啊。

  现在有机会怀孕了,起初冬草心里是抗拒的,可阿娘们身体也不太好了,总怕等不到抱孙子就去了。

  冬草这几年没少受阿娘念叨,其实她对长明弟只是当弟弟,她希望长明弟有更好的妻子陪伴在她身旁,可是长辈们总有很多理由来说服她,她只能说长明弟愿意,就嫁给他。

  而长明这一次回来呢,在他们的孩子没出生前是不会走的,老陆家心口上的大石也总算放下了。他们可不像村里其他人这个年纪有的已经当太爷太奶了,对于子孙的渴望也总会更胜一分,尤其长东的牺牲让他们更是害怕白发入土后自己还不见第三代。

  好在长明懂事,心里也很喜欢他冬草姐。

  当然他们也知道长明放弃了更崇高的理想,尤其长明阿爹当年教训快堕落的长明的时候,说他大哥当兵牺牲了是为国为民,可也是他没文化,长明要是好好学习到时候就去政府,或者科研单位。长明也长气,在科大没有浪费一丝时间,让学校的人不是惊叹就是老师们更加喜爱。

  时间过的很快,冬草发现晚上床事的时候,长明弟不会说话,她以为是害羞,可长明弟每次都把她弄的好舒服,她都昏过好几回了。

  冬草也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长明弟了,她想自己怀孕后怎么办,她突然很害怕以后见不到长明弟,所以她准备找长明弟谈谈。

  “长明弟,要是你和阿姐生了娃后,你打算怎么办啊?”

  “还不清楚,爹娘很想带着娃,可娃太小需要冬草姐你带着。”长明弟不太清楚冬草姐想和他谈什么。

  “哦,等阿姐怀孕后,你还是先走吧,男人事业为重,要是到时候你在城里好了,想接阿姐的话,再回来吧。”说这话的时候冬草还是心里难受的,可她不想再耽误长明弟了,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快了,要是自己跟不上,长明弟以后就只能跟自己吃苦了。

  冬草姐的话明显让长明一愣,他思索片刻后道:“没事,我的老师给了我一年时间。到时候冬草姐想在家带娃就带娃,不想的话就带着娃和我一起走吧,等孩子大点再送回来让爹娘带着。冬草姐你也放心,我会抽时间经常回来看你的,等娃大了,我就接你。”

  长明弟的话让冬草心里甜甜的,但还是心里以长明弟为主“阿姐没事的,有个娃陪着心里就满足了。阿姐也知道城里些事,要是有更好的姑娘喜欢你的话,阿姐不怪你。你一个人在城里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阿姐在家里也会等你。”

  冬草姐的话让长明很心疼,他走过来抱住了冬草姐,柔声道:“陆冬草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我不会辜负你,也会让你等太久的,三年后我就会接你去城里。”

  陆冬草,一个让他陆家感到亏欠的女子。长东走了,她160COM的身子撑着两家老人。

  听爹娘们说,冬草之所以叫冬草,是因为冬草幼时差点没活过来,她从小身体就比常人差点。冬天出生的冬草,希望她就像冬天里的野草有生命能量,大风大雨大雪带不走她,火来了也会重生。

  瘦弱的冬草从没意识到自己的优点,她总是想着别人,她善良天真,淳朴忠厚,不花俏爱劳动,没有复杂的花式去包装她的外表,人们只要看着她水灵灵的大眼就能从中捕捉到纯洁。

  没有人会告诉冬草她的好,长明也不会说,他知道他的妻子冬草在这物质洪流,欲望大河的时代里就像一张干净的白纸,他唯一担心的是冬草到城里后不被黑暗污染而沉沦。长明不会嫌弃她的年龄,也不会嫌弃她没有城里姑娘年轻时尚,他相信冬草到时候用城里的护肤品后,会唤回她天生美丽的容颜。

  2个月后的这天老陆家6个人都充满喜悦,刚从县里带回来的检查确定了冬草怀孕了。两位老娘,一位将要当娘的都遮掩不出瞳孔中欢喜的泪水。

  老陆家不在乎冬草肚里的娃是男是女,对于他们而言,有娃能抱能带就心满意足了,他们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冬草和长明弟都很努力造娃,可她没想到怀孕了,长明弟还要,这让她高兴也很羞涩。冬草高兴的是长明弟没有把她只当作生娃的女人,羞涩的是长明弟好厉害。

  “恩,啊…”

  每每此时,对于长明弟不发一语的耕作,冬草也习惯了。

  “啊,老公,亲姐姐”

  冬草心里决定以后要把长明弟当真正老公了。虽然此时心里还想到长东哥,但她肚子里有长明的娃了,她喜欢长明就像当年喜欢长东哥一样。

  ‘帮我照顾好冬草,再见了……'

  长明不知道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声音,他晃了晃脑袋后发现不知道怎么哭了。他突然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悲伤,好像有什么与自己永远而去了,可他全身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解脱,轻松和欢喜,他好像完成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他不清楚。

  “啊,老公你怎么哭了?”

  冬草一时有点心急,她担心自己让长明不高兴了,她又有点心疼的双手擦去长明的泪水。她都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也哭了。

  “我没事,老婆,我是高兴呢”

  长明爱惜的用嘴亲去冬草脸上的泪水,这个女人总是会先想到别人。

  看到长明没事,冬草也很高兴。她突然感觉长明好像不一样了,可长明还是那个温和的长明,她不清楚,但是她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就像看到他哭了以为自己也心急的哭了,可是为何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呢?

  眼前的女人是他的老婆,长明好像第一次一样再次认识女人身体的美好。

  冬草雪白的肌肤上是湿漉漉的汗水,白里透红诉说着娇躯此刻的春欲。她在衣物遮掩下的柔嫩皮肤摸着很舒服,尤其那美乳刚好一个手能握住,长明当然也不会放过那翘立的粉红乳头。

  冬草姐,不!是冬草的身体好香啊,乳头为什么有一股甜甜的味道?难道是因为怀孕的关系?也不对啊。

  嘿!冬草竟然摸起我的阴茎了,看你这样子明明很羞耻,想让我也舒服么,还是迫不及待了?

  嘿嘿,看我来个让你更舒服的,这是我在大学寝室同学看的片子上学来的哦。

  长明突然掰开冬草雪白滑嫩的大腿,一头就是对准她的胯下。

  吓的冬草啊的一声道“不行啊,老公,那里好脏,是尿尿的地方,你怎么能舔那里呢!”

  长明抬起头知道冬草还不能适应,柔声安慰和诱惑道:“放心,相信我,没事的,老婆,这样很舒服哦”

  “啊!这是什么啊?老公,真的好舒服啊……可是你真的不怕么,啊啊……”

  冬草不知道长明玩的什么花样,反正长明是高材生都不怕,真有什么事她也没办法啊。此刻她只觉一股陌生的新鲜感,长明的吸允很刺激,他的舌头很舒服,没一会就要高潮了。

  “啊啊老公!啊啊,姐姐来了来了,啊啊啊!!……”

  看着娇喘的诱红冬草,长明心里突然很有成就高,他打趣道:“怎么样,老婆?很舒服吧,要不来再试试?”

  “啊!不要了,老公!你这是在哪学的啊,娘他们可没跟我说过呢,竟然可以舔那里。”害羞的冬草双手捂住自己发烫的面孔,心里即是羞耻,又很好奇。

  “当然是在城里学的啊,我还是第一次呢,很厉害吧。”

  “那,那还有吗?我也想让老公更舒服,可以么。”

  长明心里别提多兴奋了,看着娇羞的冬草似乎也很期待的样子,那小心翼翼的摸样真可爱。他试探道:“有,不过你不怕么?女人也可以舔男人那里哦,就像我刚刚对你那样。”

  “呀!老公你怎么学了这些东西,我感觉好色啊!”

  看着冬草将脸好像捂的更紧了,长明鼓励道:“这算什么,老公爱老婆,老婆爱老公很正常的事啊,这叫做爱,两个人相爱的一种表达爱意的方式。呵呵,等以后你和我去城里的时候,我还可以教你更多呢。”

  长明的话虽然让冬草感到很羞耻,心里却是不知为何很期待,很痒的感觉。她想到长明都帮自己了,难道她还要嫌弃长明么?她鼓起勇气道:“那好吧,我试一试,不舒服的话,不要怪我啊。”

  “呵呵,我是你老公,你害羞什么呢,不用遮住双眼,放心大胆的看吧”

  冬草没有和长东哥试过,她很好奇的看她男人阴茎,还是第一次认真的看男人这里呢。和小孩不同,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黑了好多。她先是伸手按着长东哥以前教的慢慢套弄,然后看了看长明鼓励和期待的目光,她呼了口气低下头去。

  很刺鼻,有股臊臊的气味,我那里也是这个气味么?老公不会嫌弃吧?先用舌头舔舔看,老公要是很舒服就好了。

  老公那个前面半个蛋蛋好热啊,听他的话好像舒服,试试用老公说的,像吃老公带回来的棒棒糖的时候一样,试试老公会不会真的更舒服。

  恩恩,老公好像很兴奋呢!呀!好像我舔的用力点,亲的用力点,老公会更舒服!

  “嘶,对对,就是这样,老婆真聪明!啊,我很舒服哦。老婆还有马眼,就是龟头前面那个裂缝。啊…老婆你真聪明,一下就会了,啊嘶…”

  “啊,老婆你的嘴张的再大点含住阴茎。恩,就是这样,然后像打炮一样抽动,注意你的牙齿别咬到了,嘶,噢,老婆真聪明,动作再快点。”

  突然冬草感觉阴茎变大了,她知道要射了,她抬起头捋了捋秀发道:“老公你好像要射了,我们快那个吧。”

  “啊,老婆你应该继续啊。”

  “可是老公你…”

  都到这个时候了,长明还是很期待想试试的,他带着期待的神情耐心解释道:“对了,精液是可以吃的,没关系的,都是蛋白质。恩,你就当化开的鸡蛋一样,吃下去就好了。”

  “可是娘他们说精液是要射精在那里的啊,这样也可以怀孕的吗?”

  看着冬草那迷糊的样子,天真的话语,心急的长明感到有点头疼,他的老婆可爱的过分!他继续蛊惑道:

  “老婆你忘了,我可是重点高材生呢,这样不会怀孕,只是会让男人更舒服。”

  “可是,那待会怎么办?你不要射进我那里了么,老公?”

  “要啊,男人射完一次可以第二次的,就像你高潮一次后,还有高潮啊。”

  “哦好,老公我知道了,那我继续了啊”

  没一会后,冬草感觉口中射进来一股液体,好烫!瞬间又是来了几发,她还来不及吞下去,她想先紧紧的含住长明教说的龟头。恩恩,好多精液,好滑绸,嘴巴里面好大一团啊,还漏下一点,看老公很想我吃下去呢。

  恩恩,有一股苦涩的味道,没那么好吃下去,好粘稠。嘻嘻,老公看我吃的时候好兴奋呢!我把精液全部吃完吧,虽然不好吃,可是老公好像很喜欢看我吃精液呢。

  长明将冬草拥抱在怀里,抚摸她光滑的后背,柔声道:“老婆,我爱你。”

  “我也爱你,老公。”

  趴在长明怀里一会后,冬草很喜欢,很有安全感。她仿佛自己会离不开长明似的,非常迷恋长明的拥抱,他的抚摸,他的亲吻,她有点担心和期待的问道:“老公,刚刚我好像很色啊,你会不会嫌弃冬草?以后会不会不要冬草了,冬草年龄比你大6岁呢,冬草也不像城里姑娘那么漂亮,还很笨,我好害怕以后会拖累你,又怕你不要冬草了。”

  “呵呵,你不色啊,色也只对我啊,老婆对老公色是好事啊,老公会更喜欢的。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爱你还来不及呢,你是我老婆,一辈子都是,我会和你幸福的白头偕老。”

  一阵柔情蜜语后,冬草想起是不是还要了,抬起红润的小脸问道:“老公,我们还继续么?”

  “要啊,不过还要老婆帮我哦,就像刚刚那样,恩,那个叫口交。”长明边说边放开冬草,摆好姿势。

  看着长明的胯下,冬草不自觉的又是娇羞起来,她想到能让老公舒服,她就很开心。

  片刻后长明已经趴在冬草身上耕作了,还会问道:“老婆,舒服么?”

  冬草抱着长明后背,心想老公今天真温柔,她娇声道:“啊啊,舒服,啊啊…老公弄的冬草好舒服……”

  恩恩,老公身上好多的汗水啊,这一次老公弄的时间好像很长啊,又很温柔,他开始加快速度了呢。冬草好舒服哦,啊啊,老公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啊…冬草好像变得好色啊,啊啊…老公我好爱你啊,啊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啊啊!老公,冬草要来了啊啊…啊啊……老公,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冬草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这6个月她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

  长明长的很像长东哥,这让冬草有时候会产生错觉,她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将对长东哥的爱转嫁到长明身上了。这曾让冬草心里难受起来,她会莫名的焦躁起来,她好像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兄弟俩,突然觉得自己好卑鄙,好坏。

  还好有长明的细心照料,温柔相伴。在冬草不自觉下,总会被长明慢慢套出心里话,然后慢慢的被开解。

  冬草爱长东哥,她曾经因长东哥牺牲而绝望的轻生。这几年来她时不时会去长东哥的坟头,有时候是些无聊琐事,有时候是分享喜悦,有时候是悲伤难过,还有想念过去,想念长东哥。

  可不管冬草再爱长东哥,她需要新的人生,而带给她新人生的人是长明,她现在也很爱长明。冬草渐渐的开始埋藏对长东哥的思念,对他的爱,慢慢更加喜爱长明,更加离不开他了。

  2个月前他们夫妻俩去山边看望长东哥的坟墓,那一次冬草哭了。

  冬草哭的很难过,又哭的很开心;哭的很悲伤,又哭的很幸福。长东哥永远的离开她了,她只能来看望他的坟墓;长东哥孤独的离去了,不能和他们一起见证新生命。她不知道长东哥有没有遗憾,她知道自己不能带着遗憾活下去;她不知道世上有没有来生,她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长东哥。

  娃儿在政府的人关照下得知是个男娃,他的名字在老陆家三个男人商量下,叫陆东耀。

  贴合长东长明的名字,又加上陆家男人对国家的热爱,还有对长东的纪念,这个即将诞生的男娃,有着太多太深的希望。冬草肚子里的男娃不知道他未来要背负的,但是在近几年的时光里一定是享受6个长辈的爱意。

  夕阳时,微风抚摸正在木楼道的冬草,而她洋溢幸福的抚摸着肚子,一边看着长明正在洗菜。

  吾的子民啊,随吾西去吧……

  夕阳红。

  “哇!哇哇哇!!……”陆东耀诞生了。

  字节数:2100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