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交换 >

这里先介绍一下我的老婆,我老婆叫顾燕,比我小一岁,今年也已经31了。虽然年纪算不上轻了,但因为平时做行政,一直留着马尾辫,据她说是想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顾燕的眼睛不算很大,但鼻子很直,而且很骨感,嘴唇也很丰润。

  平时房事的时候,我都喜欢用传教士或者脸对脸的那种姿势,她舒服的时候不喜欢叫,所以呼吸就很急,那种找不到宣泄强忍的表情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我平时对这种身高啊、体重啊都不怎么重视,属于纯粹看脸的人,所以今天是看了深绿天眼系统,才知道我老婆原来有170 这么高,体重没留意,但是下半身挺丰满的,属于葫芦形的那种。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大腿有点粗,平时都不喜欢穿裙子,而且为这个事情一直有点烦。后来我听了个狐朋狗友介绍,说有个专门抽脂的地方,反正是用什么高科技机器直接抽,据说很有效……所以在去年的时候,就抽空带老婆去了。现在,那个朋友已经绝交了。

  在去之前我也和那边通了对话,对方有个王医生作为我们的接待人,特别叮嘱我不要穿裤子,否则还要脱下来很麻烦。那天早上,我特地拿出了前几天偷偷给顾燕买好的灰色紧身工作裙,她穿上之后整个人感觉更有魅力,马尾辫配上工作装,一副女强人的即视感。我敢保证如果哪天她穿着这种衣服加班,我一定在办公室里就把她先给办了。在出租车上,我已经忍不住用手指背面蹭她露在外侧的膝盖和小腿。她时不时打掉我的手,轻声骂几句,可我还是乐此不彼。其实顾燕是很洁身自好的,对于性她也不是很看重,最大的心思还是在工作上。不过因为王医生说,抽脂前半个月不能行房事,所以那天我几乎一路上都是硬着的,而她也没有太过正经,有时候也反过来捏一下我的手背,老是露出一种想正经却忍不住笑出来的表情,搞的前头开车的师父好几次走了神。

  到了地方我第一感觉就是有点不靠谱,因为四周居然都是再建的工地,就一个旧电影院里面的半层楼,感觉像是暂时租的。不过王医生解释说,他们原来的大楼在改建,这里也不是临时驻点,而是他们养生集团几个伙伴当年创业时一直工作的地方。王医生一米八多一点,而且肩宽体壮,和我印象中斯斯文文的医生完全不一样,更何况他的口才的确好,这段创业史一说出来,我对这地方的不快马上就一扫而空了,就连老婆顾燕也忍不住问了几句他们创业的事情。

  王医生也很适当地说了一些老婆感兴趣的东西,包括他事业方面的看法等等,就在大家逐渐聊开的时候,工作人员过来提示我们房间准备好了。不管外面怎么简陋,房间里面还是新粉刷过的,而且病床也很专业,还专门配有那种挡住病人视线的布帘。这时候王医生就解释,因为抽脂机工作的时候,震动非常强烈,脂肪从表皮渗出的时候,会带有很多污垢,还会随着抖动溅出来,为了客户不要看着恶心或者被污物溅到脸上,所以配了这样一种布帘可以遮住上半身。当时我还想:行啊,这地方还是很专业的嘛?

  很快王医生就表示机器OK了,让我老婆躺到病床上,我问王医生需不需要自己出去,王医生看了看工作人员,他们好像还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王医生跟我说:没事的,留在这里吧。

  接着他就让我老婆把裙子撩起来,露出腿部。因为知道今天要抽脂,所以顾燕没穿丝袜也没穿打底裤,本来她躺在病床上脚步对着王医生的时候,就有点脸色不自然了,听到王医生的要求之后,就更下意识地露出了一点戒备。我也奇怪地问:难道王医生你亲自操作吗?没有女医生吗?

  王医生脸上没有任何尴尬,他很大方地解释说:因为抽脂机器必须把接口紧贴在人体表皮肌肤上,需要用力,而且不可以固定在一个部位抽,必须人工移动接口,保证各个地方都抽到。机器运作的时候,震动非常强烈,一般女医生根本没法驾驭,是会出危险的。然后他就把话绕回来,说:所以让你老公也在这里呀,有你老公在,你还怕我什么?

  他的语气很风趣,而且说话很专业的样子,一段话说下来,倒是我和顾燕觉得自己有点小家子气了。当时虽然我没注意,但现在从深绿天眼的回放画面看,顾燕在听完解释之后,躺回去的姿势都放松了,两条丰满的腿也微微分开了一些。

  我亲手把顾燕的裙子褪到腰部,露出了一条平时她买菜穿的短裤。因为她也知道今天抽脂要抽大腿很上面的地方,所以有点保守的她特意选了这种不伦不类的搭配。不过王医生一看就摇头:遮这么下面,怎么抽啊?脂肪最大的聚集地点就在靠近臀部的地方。于是在他的要求下,我们又把顾燕的短裤卷了上去。没错,不是我,就是我们!王医生很麻利地捏住顾燕左边的裤脚,手上一动,就把短裤卷了几层,被卷紧的裤口像牛筋一样,把顾燕左半侧的臀肉都勒了出来。但这时候我和顾燕即使有什么疑虑也不想说出来了,王医生看上去完全是一副济世救人的样子,我们再啰嗦反而显得很小人。所以我也之后学着他,把顾燕右腿的短裤裤管也卷高,在我手指的轻触下,我能感到老婆轻微的颤抖。我抬头一看,她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微微翕动的鼻翼让我知道,她可能想要了。

  我承认,当时我的脑海中就隐约闪过:王医生抓着顾燕两只脚踝,不顾她剧烈挣扎,挺动肉棒刺穿她娇嫩花芯的图片。不过,顾燕她不像那些比较开放的女人,所以后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没有和她说过这种想法,但今天一看深绿天眼,麻痹的原来这种想法早就成真了!

  话说回来,那时候王医生还没有马上开始拿机器,而是带上一副橡皮手套,还带上了一个包住头发的卫生帽——我不知道那叫什么,反正他专业的样子彻底打消了我的戒心。王医生走到我老婆顾燕的床边,和我两个一人一边夹着她。我问他现在是干嘛,他说抽脂之前,肌肉必须要放松效果才好,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允许我们做房事的原因。当他提到「房事」的时候,我脑袋里奇怪的画面又闪了一下,而且我感到自己握住顾燕的双手也在抖动。

  顾燕用责怪的目光瞪了我一眼,然后就问王医生是不是要先放松肌肉、要按摩。王医生称赞她内行,然后又和我们说了一堆很有说服力的理论,什么按摩之后机器效果才能百分百发挥啊……这也是为我们省钱,不要花了1000的钱,买了的米什么的……,反正现在从深绿天眼的重放画面来看,当时我还在「有道理、有道理」点头的时候,王医生的手已经放到我老婆小腿上了。

  我当时本来是盯着他双手看的,在他双手的拿捏下,我老婆的小腿肉鼓起坠下、鼓起坠下,她是那种油性皮肤,而且也不是特别白,腿部特别有亚洲女人的紧实感。顾燕嘴上虽然说「无所谓」之类的,但她当时的表情就有点僵硬,尤其是她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的小腿被人肆意拿捏的时候。可能王医生也觉得我当时的眼神就不太自然,就主动让我和顾燕聊聊天。他说:你们就当我不在,聊一点平时日常的事情,关键是放松,我不希望按摩起反作用,浪费大家精力。

  当我真的沉浸下心态,和顾燕聊一点普通话题的时候,王医生的手已经慢慢越过膝盖了。他的站位也从顾燕的左边,转到床尾正后方,从深绿天眼的画面上看,他俯下身体,一手撑住顾燕的一个膝盖,正在向上做推拿动作。那时候我正专心和顾燕聊天,竟然没有发现王医生脸上本来淡然自若的表情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现在想来,虽然我是一直蒙在鼓里,但顾燕那个时候肯定看到了王医生的表情,她表面上一直在应付我的话,其实心里面已经有一点预料到后面的事情了吧?

  不是说女人的直觉都很准吗?如果她没有预料到后面会被王医生「洗肠」,为什么现在看来,她当时的表情那么呆滞,回答我问题反应这么慢?

  王医生非常有耐心,他应该是老手,知道操之过急的下场,在把我老婆的大腿根都按过三遍,直到顾燕双腿内侧泛起红纹的时候,他才脱下手套,开始解开病床上的屏蔽帘子。帘子一放下来,就有绳子头接在病床的把手上,绳子一系紧,整个布帘就会像把伞一样撑开,如果我床头位置,必须远离两三步才能看到顾燕腰部以下的位置。至于躺在床上的顾燕了,基本就只能靠触觉感受自己的双腿了。

  王医生再次提醒我,接下来要继续按摩一会儿,然后看肌肉松弛情况用机器了,所以先把帘子放下来以防万一。他又拿出两副耳机,说:因为震动很吵,所以建议我和顾燕都带上耳机,里面会自动放音乐,这样就不用受到噪音污染,如果一个客户听到机器的噪音,她本来松下来的肌肉很快又会绷紧,那刚才的按摩就白费了。如果感觉不适要停止,只要叫他就可以了,他愿意为了我们的服务质量,放弃带耳机。他专业的说法和职业的精神再次打动了我,我没有看到顾燕紧张的眼神,亲手把耳机带到了她的头上,看着王医生消失在布帘后面,站到病床另一侧。

  当时我猜测可能这个抽脂会疼,所以用手抚摸着顾燕的脸,希望可以给她鼓励,她的马尾辫上,有几根头发逃开了橡皮筋的束缚,散落在她的额头,当我为她抚开头发的时候,看到她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一种未知的恐惧和悲哀。只可惜我当时错误地认为她是怕疼,还把她的头抱在胸口,希望她和我一样沉浸在音乐之中,现在想来真是愚蠢至极。在怀中的顾燕很快抽动了一下,双手似乎要推开我撑起来,这时我的耳机里忽然响起王医生的声音:陈先生,我开始吸脂,陈太太会感觉痛,刚开始感觉很明显,你要安抚住!一定要安抚住!可以捂住她的眼睛或者抱紧她!在医学上很管用的!

  现在从深绿天眼的画面上看,这王医生在说那段话的时候,已经用固定装置,将顾燕的双腿定成了M 型,她的脚踝上带着两个金属的箍套,腰部被布帘固定绳绑在病床上,让她基本失去了下半身的自由。而确保顾燕无法反抗的王医生,在禁锢住她之前,还是谨慎地顾燕大腿根部一段时间。还边按摩,边用娴熟的手法,把顾燕短裤的一侧裤管卷到了他不该达到的高度。放大画面的话,甚至已经可以看到几根黑色的熟悉的体毛。当顾燕上半身开始挣扎的时候,他便对着话筒指挥我,边露出了一个完全不像医生的笑容。

  可怜,之前「道貌岸然」的王医生早就完全打消了我的戒心,在顾燕准备挣扎的时候,我还用力一边抱紧她,把她按在床上,一边轻声说「放松,放松,一下下就好了。」从深绿天眼的画面上看,我的头埋在顾燕的颈部,看不见自己的表情,而顾燕的头越过我的颈部,一张涨红的脸已经写满了「惊恐」,或许……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她的下半身被各种器械束缚,而上半身包括双手,却被我紧紧拥在怀中。此刻,我老婆顾燕的脸是红的,鼻尖是红的,眼眶也是红的。她心里是在诅咒那个王医生?还是埋怨我这个愚昧的丈夫?或者已经开始服从于自己的感觉?

  深绿天眼只能提供画面,却给不了我更多的信息。我只知道,在顾燕张开嘴无声呼救的时候,王医生的手指也已经抢占了更有利的地形。他的手指甲都剪过,指尖上下扫过顾燕的阴唇,却根本不必担心弄痛她。他似乎对我的配合很有信心,很有耐心地用各种手法「按摩」着顾燕,他落指的地方很有讲究,基本上是留在顾燕的外阴和大腿之间那块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可能是怕我忽然走过去看,还留了后路。只有在顾燕挣扎稍微弱一些的时候,才会拨弄她多肉的外唇。可是我的盲从显然助长了他的行为,当他通过监视器,看到我紧紧抱着顾燕,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时,王医生露出了一个淫邪的笑容。

  当时我就感到,顾燕的身体已经从无规则的挣扎,逐渐变为有规律的起伏,随着王医生逐渐将目标放在到她的敏感部位,顾燕也下意识地用身体诚实地反应出了她的感受。随着王医生手指有节奏的动作,她的胯部开始一起一伏挣扎,连病床都被她有力的挺伏带得摇晃起来。而当王医生右手食指的前两截侵入她体内的时候,我几乎能够通过那浑厚的音乐,听到顾燕的哭喊。

  「我建议您亲吻一下自己的爱人,陈太太的脂肪正在抽离,她现在是最痛苦的时候。」耳机里又传来王医生的「医嘱」。愚蠢的我直接在老婆的颈间亲吻起来,都忘了将她放平看看她的表情,然后我的吻慢慢就过渡到了她的脸,她的耳根和额头。当时我是隐约感觉顾燕在哭叫,但这和王医生的说法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也理所当然地吻住了她张开的红唇。老天在上,顾燕是个要强的人,我只是不希望她发出一些呼痛的叫喊,破坏了自己在王医生面前坚强的形象。我怎么可能想到,自己坚强而又传统的妻子,正在自己的配合下,在一道布帘的另一边,正被那个陌生人用手指入侵着私处?

  为了压制她的呼痛声,所以当时我吻得很用力,我能感觉到她不断将我舌头往外吐,似乎是很排斥。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因为在镜头中,当我正在吻着睁大双眼,留下一行泪水的顾燕时,王医生已经爬上了病床尾部,一边用左手拉开裤裆拉链,一边把右手食中二指完完全全插入了我老婆的阴道内。我忍不住拉近了镜头,顾燕阴部那种熟悉的肌肉运动轨迹,让我一眼就看出来,王医生的手指正在不停的在她内部搅动!

  镜头再拉远,顾燕已经开始不停摇头,她的嘴被我用力堵着,双手也被我箍死,她只能用摇头来抗拒这莫名其妙的侵犯。马尾辫在半空绝望地甩动,从顾燕一侧脸部时不时鼓起的腮帮子可以看出,如果不是我用嘴堵着,她此时此刻应该在喊:「不!不!」而此时地我却吻出了感觉,半个月的休战让我全身都燥热起来,我的左手依然用力圈着顾燕的身体——连同她的双臂,而右手竟然鬼使神差地握住了她的乳房,并隔着两层秋衣开始揉捏起来。我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的想法:能在王医生面前悄悄地摸自己老婆胸部,真是刺激。

  可是没想到王医生此时却在做着更刺激的事情。

  就在我边吻着顾燕、边揉搓她胸部的时候,王医生的那活儿已经毫不客气地插进了顾燕小穴里。

  当时我感到顾燕的舌头都僵硬了起来,她开始咬我的嘴唇,双手的力道变得更大。可我却一厢情愿地以为是自己的袭胸让保守地她抗拒,带着刻意挑逗的想法,我加重了右手揉捏她乳房的动作,抬起头深深吸了口气,在看清顾燕的表情之前,又一次重重吻了下去,她的牙齿磕到了我的舌头,我甚至可以尝出血腥味,但这种剧痛和顾燕的挣扎却让我感到一种病态的快感,让我忍不住把她整个口腔内的气吸的精光,我们两个人的嘴唇紧得连唾液都流不出来。

  从深绿天眼的画面上看,正是这个动作之后,顾燕的挣扎开始渐渐变弱,我以为是她知道我舌头出血,所以有点弥补我的意思,然而真正的原因,是在她身体内不停搅动的小王医生。

  和手部的熟练动作不同,王医生的下半身功夫更讲究直来直去,他似乎完全不顾什么深浅之类的说法,借着我老婆下半身被绑在病床上的牢固感,有点般疯狂地捧住她的胯部拼命耸动自己身体,将他的肉棒尽可能频繁而激烈地冲撞我老婆的内壁。我忍不住让深绿天眼系统重播了一段,在一分钟之内,这个疯子居然插了我老婆100 下以上?而当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正在如此激烈插我老婆的时候,我却正拧住她的双手,还在揉捏她的乳房?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系统影片看到这里,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深深笼罩住了我,后面的影片并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顾燕在我们的上下夹攻下,浑身的红纹更加妩媚,她睁大的眼睛随着一波波的抖动,终于逐渐闭了起来,被唾液濡湿的双唇时不时被我的舌头顶开,但她却不再向外吐气。我想她当时一定在怪我,在恨我:现代女人的贞操,大多都是为了老公而守,连自己的老公都如此兴奋,就连自己老公都帮着陌生人奸弄自己,那反抗还有什么意义?

  而王医生也用他单一而猛烈的动作,让顾燕的下体放开起来,我虽然听不见任何声音,但粘稠而黯淡的液体,随着两人的冲撞开始溢出,一部分粘在王医生的阴茎根部,一部分黏在顾燕的股缝中。随着两人分开又结合,两团液体也时而黏成一体,时而被分开的两人拉出一条细丝。如果我能听到声音,我一定可以听到在小溪流中打鼓的声音,或许还有顾燕「噢……噢……噢……」叫喊。

  这时,我看到画面中王医生忽然闭眼抬头,他的身体用更快的频率开始抽搐。

  我知道他来了,而且就在顾燕的体内来了。顾燕的双手终于挣脱了我的束缚,然而她却没有摘下自己的耳机,而是用力的拥住我,开始病态而疯狂的回吻。

  我当时居然还以为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吻技征服了?!想到这里,我心中和小腹烧起两团火焰!由于深绿系统只播放事情的起因、过程以及简单的主要结果,所有后续内容或者声音都是要另外收费的,所以整个视频画面就停在了这里。我垂着脑袋一动不动,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什么,但我的身体一样诚实,直挺挺的肉棒出卖了我最原始的想法。

  我默默地按了一遍重播,看到画面中自己和顾燕对王医生友好的笑脸,嘴角抽筋似得笑了笑。随着影片的播放,我忽然发现王医生在干顾燕的时候,嘴里除了叫床还在说些什么,在短暂的犹豫我,我果断向深绿天眼系统里追加了一笔费用,于是我听到了王医生和顾燕断断续续的部分对话。

  「老公!老……唔……唔」「陈夫人,他听不见的。」「唔……不……唔……」「他在亲你吗?爽!他在亲你,我在操你,你爽不爽。」「不!你混……唔……」「你想干嘛?嗯!爽,你想让你老公走过来看吗?」「唔……」「让他看也可以啊,陈夫人,你知道你下面有多好看吗?」「唔……嗯……唔……」「你已经湿了。」「唔……」「这么湿?我他吗还以为你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呢,其实我……啊……我很想看着你的脸操你,你知道吗?」「唔……」「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

   本楼字节数:13735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