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交换 >
周莹,今年二十三岁,在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员,虽然有本科文凭,但是在大城市里,这样的学历也算不得什么,只能拿点拿不上台面的工资,勉强过生活而已。

  周莹最近一直为自己父亲的病担忧,周莹只有毕业一年多,一直和自己的父亲住在一起,父女两个挤在只有两房一厅的家里,虽有和自己男朋友搬出去的念头,可经济压力着实不小,而且在这个关头上,周莹的父亲还得了个不大不小的病,总得有人照顾着。

  二十三出头的周莹,就算是在大城市里也算是十分显眼,是个美人胚子。一头又长又直的秀发,飘逸动人,鹅蛋型脸,光洁的额头,皮肤雪白。一副清纯的面孔,却有长着无比美艳的眼睛,在眼睛的点缀下,显得十分妩媚。

  林利平,林总是周莹所在的广告公司的老总,是个老色鬼,在公司里借由自己的权势,玩弄了不少小姑娘,少妇,总是有办法让受害者不敢吭声。

  周莹这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件及膝的黑色纱裙,在裙子下面是修长的腿和一双褐色的高跟鞋。

  「林总,您找我呢?」周莹对林总的态度总是非常好的,一是林总是周莹的顶头上司,周莹的前途发展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男人对她的认可,二是周莹骨子里对那种有权有势的男人有种别样的敬畏和爱慕之心。

  林总看到周莹白衬衫下的春色,简直让他差点说不出话来。

  「小周啊,你来了呀」林总一边让周莹走进房间,顺便带上门,一边说「我们公司不是投标的那个项目嘛,你知道我们公司在这个项目上的预算不是很够,明晚咱请项总吃饭,凭我跟项总对面的交情,问题应该也不大,到时候小周你可以好好表现一下哦。」

  周莹听罢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要知道进公司的一年多时间里,周莹接触到的只有文件和资料,从来没有机会去接触高层次的人,这样的机会,让周莹不可能不激动。

  第二天晚上,周莹穿了一件黑色的丝质的衬衫,里面是一件白色蕾丝的胸罩,下身穿着很短的紧身裙,修长的双腿缠绕着黑丝。周莹走进包间,林总和项总眼神一下子就被周莹牢牢的吸住。

  「项总啊,这是我们公司的小周,后期之秀啊,给你引见一下。」林总说罢,周莹的脸颊涨的绯红。

  项总在席间不断敬周莹的酒,周莹为了不辱使命,也使劲的陪着喝,没几杯下去,周莹已经有些不能自已了。

  坐在周莹身边的项总趁倒酒的机会,借故在周莹的身子上蹭了几下,抓紧机会揩油。

  周莹虽然有些生气,但是也不能发作,毕竟关系到一比大项目,自己促成了这件事,之后在公司的地位应该也能有所提升吧。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在周莹心底,周莹对这样毛手毛脚的行为倒是一点都不反感,反倒觉得是自己的美色吸引了男人,反而有些自豪。

  周莹几杯酒下肚,林总趁周莹上厕所的时机,从包里拿出一瓶药粉,倒进了周莹的酒里。

  「项总,我就帮你帮到这了,剩下的就看你了。」「林总,这能行么?」项总下身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还已经顾不得什么了。

  「没问题,只是这个项目?」

  「这个项目就是你的了,林总。」

  项总吃了林总的定心丸,决定伺机发动攻势。

  周莹从厕所回来,喝了几口酒之后,觉得自己浑身发烫,渐渐的觉得自己的乳房开始发涨,下身也热乎乎的,身体简直像是瘫软在椅子上了,若是男朋友在身边,早就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了。

  项总看着周莹眼里都在祈求自己的临幸,顿时欲火中烧。项总突然站了起来,把周莹从椅子上扶到了沙发上。周莹看到项总把自己抱了起来,却任凭男人怎么做。

  项总抓住周莹的脚踝,另一只手在周莹的大腿上不断的游走。周莹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可是这种快感和刺激让周莹放弃了挣扎,项总觉得周莹没有反抗自己的意思,更是变本加利,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抱着周莹白嫩而又发烫的脸蛋,毫无忌惮的啃了上去。

  周莹的此时药效发作,浑身已经酸软无力,周莹已是插翅难飞。周莹抬头望向林总,希望林总可以帮自己解围,可是林总看了周莹一眼,就借故出去了。

  项总见林总已然出去,项总便骑在周莹的膝关节处,把周莹的短裙掀到了腰上,一条黑色的小内裤暴露在了项总的视线之下,周莹的外阴在内裤上留下了明显的轮廓,阴部圆鼓鼓的。

  项总左手揽住周莹的脖子,用力的轻吻着周莹的嘴唇。周莹刚想叫:「不要……」就被项总的舌头堵住了嘴,在药力的作用下,周莹挣扎了一下就顺势的抱住了项总的腰,若软的舌头也开始主动伸进了项总的嘴里。

  项总在周莹的迎合下,手也就顺势伸进里周莹的衬衫里,隔着周莹的胸罩,项总开始对周莹的胸部揉搓起来。周莹在项总的按摩中身体不断的颤抖,这种激烈的感觉比和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强烈无数倍。

  项总的左手从周莹的脖子后面抽出,伸到了周莹的两腿之间,隔着丝袜和内裤,在阴部不怎么用力的游走着。

  周莹的两腿一会夹紧,一会松开,不一会周莹的两腿之间已经湿漉漉的了,隔着内裤和丝袜,项总已经摸到了周莹的骚水。

  项总把周莹的衬衫解开,胸罩被扯到了一边,周莹丰满的乳房随着激烈的呼吸有节奏的颤抖着,粉红的乳头变得无比坚硬。

  在项总把周莹的小内裤褪下之后,周莹两腿修长笔直的大腿,毫无顾忌的放肆的叉开着,放荡得暴露着两腿间最私密的部位。

  项总脱下自己的裤子,挺立着阴茎,把周莹拖到沙发的边缘,把周莹摆成了趴在沙发上的姿势,周莹虽然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实在的说性经历也就只和男友,阴道不得不说不紧,项总在海量的淫水的润滑下,还是有点勉强的顶进了周莹的下身。

  周莹在剧烈的快感中挣扎,虽然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但是内心中的无比渴望让周莹主动的迎合扭着屁股。

  项总双手扶着周莹的腰,阴茎在周莹紧致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着,在药力作用下,周莹的下身简直像瀑布般淫水泛滥,但是阴道强烈的收缩,让赵总也不断的闷哼。

  「啊……啊……」周莹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叫声,上身衬衫敞开,一对乳房在男人手里揉搓,下身屁股撅起,迎合着男人的阴茎在阴道里来回出入,周莹的叫声越来越强烈,在赵总的不断抽插下,显然是要高潮了。林总在门口用相机把全程都默默的记录了下来。

  此时周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屁股不断的扭动着,项总再一次开始快速的冲刺,一波波的高潮席卷了周莹的身体。

  「嗯…啊……」周莹再也顾不得羞怯,按耐不住自己的呻吟。在一阵呻吟之后,包间内恢复了平静,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大概五分钟,项总提着裤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没有温存,甚至不再看周莹一眼,项总提着裤子从包里抽出一叠钱,放在周莹身边。

  周莹过了半个小时从包间里出来,头发已经经过搭理,但是仍然可以看得出凌乱的痕迹,衬衫上也都是皱着的痕迹。周莹走出包间,林总已经不知去向,只得自己一个人打的回家。

  当天晚上,周莹的父亲在病床上早早的入睡了。周莹回到家里,换上了一套居家连衣裙,无袖的设计和短小的下摆,露出修长的腿和白皙的手臂。周莹从酒店回家,一直不得平静,周莹并不知道自己被下了药,对自己半推半就的和项总的交欢,自己觉得十分的屈辱,但又在性爱中体会到了与自己男朋友做爱时没有体会到的快感。

  周莹在洗澡的时候,摸到了自己的私处,动念一想在酒店发生的事情,就感到双脚麻痹,使不出力气来,不一会小穴就湿了。

  周莹躺在床上,忍不住想要拿什么东西塞到自己下身让自己得到满足,一有这样的念头下面立刻就湿了。周莹不知不觉就想象着被林总和项总两个人夹在中间,被他们两个人同时奸淫,就在这样的手淫中,周莹沉溺在自己的幻象之中,在幻想中达到了高潮。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周莹从药中清醒了过来,醒来发现屁股底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从药效中慢慢苏醒过来的周莹,她发现自己沉溺在欲望之中,巨大的罪恶感让周莹哭了很久。从痛苦中恢复的周莹想要理出个头绪,如何面对之后的工作和生活,可是想要告项总强奸要从何说起,在药劲中拿了项总的一万块钱又改怎么办。

  周莹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2)夜场的新工作面试

  度过漫长的周末,周莹决定还是辞去这个让自己陷入无比尴尬的困境的工作,无论是在KTV失身于项总,还是林总的见死不救,都让周莹感到心寒。周莹没有想到的是,这并不是见死不救,而是有意陷害。

  周莹的把自己的辞呈通过电子邮件寄给了林总,便开始找新工作的准备。周莹身边除了那一万块钱,拢共就不超过三千块,父亲的病让周莹压力巨大,虽然这点钱可以撑过一段时间,但总不是长久之计。

  周莹的男朋友钱臻是个音乐人,虽然富有才气,但是在与人交际方面实在是不堪,很多机会都没有办法把握,郁郁不得志,只能在酒吧里做驻唱打打临工。

  这周末发生的事情,周莹始终没有勇气去跟钱臻去沟通,也不知道找什么理由告诉他自己已经辞职了。周莹和钱臻已经在一起六年了,周莹最初被钱臻的才气所吸引,就像小女生一般崇拜着吉他手,可渐渐的周莹对钱臻的社交能力和融入社会的能力不满,甚至说是被社会所排斥,直到毕业后两年钱臻连个正经的工作都没有找到。

  周莹没有人可以去分担压力,周莹只有把精力放在找工作上面。几天过去了,周莹发现工作大都是高不成低不就,没有那种即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又可以赚到钱,几天郁郁寡欢,最后发现在一家高档KTV当公主有不错的收入,而且白天还有很多的空闲时间,可以在家里照顾父亲,没有别的选择,周莹只好去那家高档KTV面试。

  下午三点多,周莹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KTV,这家KTV只经营夜场,所以白天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周莹从大厦后门来到了KTV的内部。

  王建强是KTV的经理,穿着一套泛黄的黑西装,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周莹。

  周莹看到这个厌恶的脸孔,瞬间就萌生退意,但是生活的压力让她不得不开口:「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是么?应聘?你懂这里的规矩么?」

  「什么规矩?」周莹一愣,不是很明白王经理说些什么。

  「我们这里招的公主的要求是要满足客人的一切要求,你做得到么?」「……一切要求?你指的是?!」周莹听懂了王经理的言下之意,瞬间涨红了脸。

  「你以为我们找的是什么?你考虑一下吧。」

  周莹听罢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KTV。

  今天是星期一,周莹躺在床上翻手机,希望寄出去的offer可以得到回复,然而毫无音讯,没有工作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再这样下去一周,连父亲的看病钱都拿不出来了。

  周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自己的文凭在这个行业中辞职之后再难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原来是林总在暗中捣鬼,凭借林总在行业中的影响力,没有一家公司会要周莹的。

  周莹在百般挣扎下终于还是再次来到了市中心的KTV。

  「怎么样?考虑好了么?」王经理把手揽在周莹的腰上。

  周莹没有反抗,毕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忍一忍就过去了。

  大街上,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被一个猥琐的中年大叔搂着,路上的行人纷纷都投去鄙夷的眼神,毕竟这个年头有些女孩子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王经理在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开了房,王经理轻车熟路带着周莹进了房间,房间很大,床有三米宽。王经理迫不及待的把周莹按在了床上,吻了上去。

  王经理嘴里的烟味把周莹呛得半死。

  「呵呵,这就受不了了么?客人就是让你舔屁眼你也得舔。」王经理看到周莹的反应,冷嘲热讽道,「既然嫌我不干净,就帮我洗澡先把。」周莹为了这救命钱,也只好任由王经理摆布,因为若是得不到这个工作,那自己的父亲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周莹在王经理的命令下开始脱衣服,王经理嫌她脱得太慢,稍一帮手就把周莹脱了个精光。周莹一丝不挂的站在了王经理面前。

  王经理抱住周莹就是一阵狂吻,不一会在周莹的脸颊上脖子上种下了数个吻痕。王经理打开花洒,对着自己和周莹冲水。王经理把沐浴乳涂在周莹的乳房上,「周小姐,用你的奶子帮我洗澡吧。」

  周莹就是和自己的男朋友也从来没有做个这样的事情,现在却要和一个中年猥琐的大叔做这么淫荡的事情,周莹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为了救父亲,只能拼了。

  周莹用手把沐浴乳在自己乳房上抹匀,然后紧紧抱住王经理,胸脯之间上下摩擦。

  王经理又在手上挤了许多沐浴乳,不断在周莹身上涂抹,从脖子后到腹部最后再到下体,全身上下都被王经理的手亵渎了一遍,就这样二十分钟后,王经理打开花洒,把两个人身上的沐浴露给冲了干净。

  王经理抱着赤裸的周莹投向了大床。周莹觉得这个男人不想自己想象的那么恶心,而是在自己脖子上温柔的吻着,赤裸的被陌生男人压在身下,却有种享受的感觉,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王经理用手指夹住周莹的一个乳头,不断的揉搓,周莹感受到这种不平衡的快感,自己的左手来帮忙没有揉搓的另一个乳头。

  王经理把周莹的双腿抬了起来,慢慢的把自己的鸡巴塞了进去,周莹这次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再一次失身于一个陌生男人,「啊……」周莹发出了一声呻吟。

  「啊……啊……」周莹被抽插了十分钟,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虽然自己的身体被一个讨厌的男人侵入了,但是周莹感受到海量的快感,虽然想着尽量不要发出呻吟,显得那么淫荡,但是在持久的抽插下,周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矜持了。

  周莹无法控制自己,把双手抱住王经理的脖子,周莹做完这个动作才意识到,但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强烈的快感让周莹失去了理智。

  「啊……啊……啊……」王经理加快了抽插的,周莹觉得马上要高潮了,紧紧的抱住了王经理,准备享受高潮的快感,但这个时候王经理停了下来。

  周莹睁开了眼睛,不断的喘息着。王经理吻了周莹的耳朵一下,问道,「想要么?小骚货?」王经理真乃此中高手,偏偏在周莹的高潮前夕停止了抽插。

  周莹双眼迷离的望了一眼王经理,「要……我要……求你了!」王经理听完周莹的话,就抽插了起来,周莹的阴精一下子喷涌了出来,周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爽的高潮,王经理在阴精的刺激下加速冲刺,也射了出来,王经理也没有客气,把精液全部射进了周莹体内。

  王经理意犹未尽,把周莹从床上颠了一个面,让周莹趴在床上,从后面插了进去。王经理从后面伸手抓住了周莹的乳房,王经理的鸡巴不一会又硬了起来。

  「叮……」周莹的叫床声中响起了了电话的铃声,王经理从周莹的衣服里把周莹的手机拿了出来,「钱臻?」王经理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递给了周莹。

  「喂,宝宝在干嘛呀?」钱臻在电话那头讲道。

  「恩,我在家里打扫卫生呢。」周莹慌了慌神,不假思索就编了个谎言。

  「啊……啊……」周莹在王经理的突然抽插下,叫出来了声来。

  「怎么了呀?宝宝。」

  「没事……有只蟑螂窜了出来,我先不跟你讲了,我去把蟑螂弄……」周莹赶快把电话给按掉。

  「啊……啊……」周莹按掉电话,便开始大声的呻吟,像是把之前忍耐的份都给喊了出来。

  王经理见周莹的屁股都主动的跟着自己的节奏的动着,便加快节奏,又一次在周莹身子里射了一发。

  周莹躺在床上,用被子遮着自己的身躯。王经理不屑一顾的在旁抽烟。周莹在高潮散去之后,除了羞耻感,也就是关心来这里的初衷,钱。

  「那个……我的面试通过了吧?」周莹面带怯意,唯喏的向王经理发问。

  「初步的面试算是通过了吧,之后就是实习期了,要好好表现哦。」王经理站起来朝周莹脸上吐了一口烟雾。

  「那工资呢?」周莹皱了皱眉问道。

  「基本工资一个月两千,出台的话八百一次,如果有小费都是你的。」王经理搂住周莹,抚摸着周莹的秀发。

  王经理穿好衣服先行离去,周莹依旧躺在窗户,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五星级酒店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豪华,和自己家里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有钱就可以过上和现在天翻地覆的生活。

  周莹觉得自己了钱而自甘堕落是在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如果这些事情被亲戚朋友知道,那自己该怎么活呀,但是现实不容许周莹想那么多,只能走一步看一部了。

  周莹的下身还充斥着王经理的精液,想到自己被王经理奸污的事情,周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多么的肮脏,周莹冲进了浴室,反复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周莹回家之前去了个药店,买了许多紧急避孕药,周莹意识到,自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期要与紧急避孕药为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