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今天打开QQ空间,看到我的初恋女友来拜访过,让我想起了大学时代,随性写了这篇文章,纪念一下操蛋的大学生活,里面有实有假,看客不必当真,只当娱乐吧当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全家人高兴的不得了,随后就是一通准备,老爸说让我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去报导就行了,没人送我。

  当时我很失望,但真到走的那天才知道,老爸是多么的不放心,要不是家里有事,老妈也跟着了,那天在火车站等火车时,遇到了我爸的老同学送她女儿去上学,也是在Q市,一下子拉进了关系,下了火车我们一起上了19路公车,我们都在一条线上,但她娘俩要做到终点站,就这样我认识的了老乡李娜。

  李娜是在医学院上学,她们学校男女比例失衡,具体多少不清楚,但8个女生宿舍楼,二个男生宿舍楼就知道比例多少了。

  大一对我们新生都是陌生的,平时除了同班同学就是找老乡玩,我这人最活,学校的老乡都认了遍,没事就去找李娜玩,到她们学校号称天使之家的,护士楼下蹲点,专门找美女,可惜能数得上美女的不多。

  放假后回Q市,李娜的妈妈早早的就给我爸打招呼,要我跟她一起走,她妈想到真周到,说是一起,其实是找个苦力背包的。

  李娜是一个很内向的女姟,在一起的时候,她话很少,长的不高,还有点胖,皮肤有点黑,她并不符合我梦中情人的标准,跟她在主要是看两个家长的关系,加上可以通过她认识医学院的美女。跟她在火车上半天一句的聊着,走了一个小时,也没找到共同话题。

  我问她有男朋友吗,她说没有,你们班几个男生,她说,我们男生倒不少,但不想找本班的,我问为什么,她的回答让我差点对她开始了新的认识,她说学医的对性都没有感觉,男生看女生生殖器就是个人体部官,以后生活多无趣,这小妮子见识还真独特。

  有一天李娜发来短信问我要不要找个女朋友,那时身边很多同学都有女朋友了,大学生活很无聊,找个女朋友是很正常的事,她给了我敏的号码,她给我介诏说,敏最近跟男朋友分手了,心情很不好,做为好姐妹,她一定要帮敏走出困境,失恋的最好方法就是另找一个男朋友。

  敏可能太需要安慰了,我们没聊几天就要来了她的照片,当时彩屏手机还不普及,带相机的更少,她找了一个手机发来一张彩信,虽然不清晰,但大体能看出点样子来,身材不错,这是我的第一印像。

  周未我就去找她了,当时还不好意思直接找她,就假装联系李娜,跟敏见面是在餐厅门口,远远的我就认出了是她了,当时还傻傻问,你是敏吗,让李娜给说话了半天,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啊,从那之后,我就跟敏开始了二年多的恋情。

  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跟女孩子怎么交往,跟敏在一起的是时候,只是一个玩伴,我们二哥教我说,追女姟子,得像冷水煮青蛙,慢慢的来,我也就听了他的话,慢慢的来。

  我不急但不代表敏不急啊,第一次牵手是在她主动牵的我,当时从家家悦超市出来,路过一个胡同里,她一抓住了我的手,像过电一样,我全身都麻了,好特别的感觉,我至今还能回忆起来,我们一直牵着手到学校才舍的分开。

  有了牵手,后面的事也就快了,还记得第一次开房,当我提出太晚了别回去时,她就知道我的意思了,进屋我就想开搞,但第一次还是提紧张的,先调调情吧,这是我从黄书里学到的。

  突然想起有一次跟敏在图书馆看到一张英文版的生殖器图,我假装看不错英文,敏指着一点点的给我介召,看我的差点留鼻血,我提出要看看真人版的女性生殖器,敏真的脱了衣服给我看了,她自己叉开腿,掰开阴唇,坐在床上,我跪在地上,静静的欣赏。

  我的老二告诉我上吧,还等什么,当即,我就把她扑倒在床上,那时哪知道要先调调情啊,直接提枪就进了,里面太乾,到门口就进不去了。

  敏一声疼,我连忙拔了出来,想起黄片是吐点口水抹在鸡巴上插的,我嫌脏,就倒了点水,这次插的有点慢,一点点的进去,整个进去后没几下就润滑了,敏一直抓着被子不松手,一看很紧张,虽然看过很多岛国片,有点理论基础,但真到实战了还是很生疏的,最后没几下我就射了,不过还好,敏说现在是安全期不会怀孕,抱着她,我美美的睡了。

  处男之身一破,我的信心倍增,性欲越来越强了,每个星期我们都要打炮,有时候在海边,有时候在学校里,没有套套的时候我学会了体外射精,因为身边很多怀孕打胎的,而且敏说做流产很伤身子,我们在避孕方面做的还是很到位的,其实我是担心做流产要很多钱。

  不知道敏什么时候说露嘴,让李娜知道我的鸡巴大,技术好,李娜有次喝醉酒非要看看我的鸡巴,最后熬不过她,脱了裤子真得让她看了,她拿手不停的撸我的鸡巴,把我小弟弟撸的老高。

  要不是敏在场,我真想把她就地正法了,好不容易把李娜按到桌子上睡着了,敏看到我的鸡巴还挺着,呵呵的笑着,我假装生气的说,都是你的事,把自家的宝贝拿出去炫耀,这下好了吧,被人家发现了。

  敏脸皮还挺厚,回了话,我愿意,我摸着直挺挺的鸡巴问她,你说现在怎么办,敏跪下来,慢慢的含在嘴里,吸吮起来,敏的口活并不太好,一般也就前戏的时候让她吸几下,她说不喜欢精子的味道,太腥了。

  这时候打炮显然不方便,服务员说路过就路过,还好窗户外面是草地,没有人看到,敏吸了几下,我也全力出机,总算射了出来。

  敏跑到洗手间不停的漱口,回来后我说,有那么脏吗,那可是我的子孙后代啊,敏好像做错了事一样,低头说,太惺了,人家不喜欢吗。

  第二天李娜发来短信问我昨天发生了什么,我那个气啊,「做了什么还不知道,昨天我把你强 奸了。」这妮子竟然回了个,「不可能啊,我下面怎么没有感觉,难到你的太细了,插进去没感觉,敏不是说你的鸡巴特别大吗?」我雷倒了,「大不大,你昨天不是见了吗?」「有吗,喝多了忘了,记得应该是很大,下次见面我再看看。」一句玩笑话,她还当真了,下次见面真得让她得惩了,那天我跟敏在她们实验楼走廊里正玩的嗨呢,李娜这妮子空然出现了,可把我吓坏了,两个捂着鸡巴,向裤子里藏,可是正挺着呢,怎么挺的下。

  李娜到是大方的说,「藏什么啊,又不是没见过。」说着就来抢鸡巴,熬不过,又被她抓住了。

  我看着敏,她竟然没反应,只是在那一个劲的笑,「有人来抢咱家宝贝了,你不管管吗?」敏:「二姐又不是外人,让人家玩玩呗!」

  我彻底让她们打败了,那天晚上在敏的帮助下,我们来了个3P,医学院的开放让我又加深了认识。

  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跟她们宿舍都认识了,她们宿舍一共六个人,敏是老五,李娜是老二,我老开玩笑的说她是没有老二的老二。

  见到她们老大姐,让我真正认识什么是大姐大,站在她面前不由自主的喊出大姐,人高马大,直接就是个汉子,听说跟男生打架从来没输过,不过她找了一个很弱小的男朋友,奶油小生类的,对大姐是言听计从啊。

  我老说他们俩是投错胎了,应该换一换的,第一次跟大姐性交还是她主动的,我感觉那次我纯粹是被强 奸的,我跟敏在她们学院附近的租了一间房子,很小的,只能容一张小床那么大,平时不住,只是没地去的时候打炮用的。

  大姐大知道我们那地,那天跟男朋友吵架了,喝了点酒,醉熏熏就来我们这了,其实她是想来找个地方睡觉的。当时我和敏正打着扑克玩谁输了谁就脱一件衣服游戏呢,我全脱光了,敏还有个小内裤,我正在奋力拼杀,准备攻破最后一道防线呢,大姐就来敲门了,我穿上裤衩就开门了,她进来后直接躺床上就要睡觉。

  我得问问什么情况啊,她到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就跟我们说了,这事是大姐不对,她太霸道了,但我不能说,只得随着她说。

  正说着大姐突然坐起来,说到,听老五说你鸡巴很大,让我看看有多大,说着就来抓我的鸡巴,摸大了,还不满意,非要试一试。

  大姐以前是练体育的,平时还常跟男生打篮球,那劲我还真比不让,就这样,她把我压在床上强 奸了我。敏这丫头还在一边帮助按着我的腿,大姐的床上水准不高,但就是力气大,借着酒劲差点把我扭伤了。

  有大姐开了头,我的性福日子才真正开始,她们宿舍每个人都跟我干过,那间小屋子成了她们的犯罪现场,每个星期都会发生一次强 奸事件,前期是我被强 奸,后来我是反强 奸。

  有一次心血来潮,要去她们宿舍看看,她们倒真得很配合,想出让我男扮女装混进去,她们带来连衣裙,丝袜,高跟鞋,帽子,把我打扮一翻后我实在受不了,不就是混进宿舍吗,整得跟选美一样,一个学生还用穿高跟鞋吗,一走楼梯啪啪响,生怕没人注意是吧,最后我还是把高跟鞋换成了平底鞋,丝袜不能脱,不然我一腿的毛全暴露了,帽子是不能少的。

  在她们掩护下,我顺利进入了她们宿舍(这招后来常用并推广开,你能想像在女生宿舍遇到两个男扮女装的相遇是什么心情吗),她们宿舍打扫的很乾净,整洁,坐在敏的床上,闻着她床单的芳香,是那么舒服。

  参观完了该走了,她们说什么也不让,非要让我住一晚上,不住就不是男人。

  小样,我是不是男人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但对于女生宿舍的好奇还是让我决定留下来。只是在查房的时候有点惊心动破,我全身就穿着一双丝袜趴在床下,看着来进来一双女人的步鞋,我生怕管理员拿手电照床上,我这个样子肯定能吓坏她,等她走了,我躺在敏的床上还大口喘气呢,随后我就被她们开始了轮奸,一晚上鸡巴基本没有闲着,不是在谁的阴道里,就是在谁的手里把玩。

  一夜的疯狂,抽乾了我所有体力,我躺在上铺,她们用三床被子挡在外面,我一觉睡到中午她们放学回来,还是敏体贴给我带来点饭吃,不然我就挂在女生宿舍里了。

  邪恶的李娜说得给我弄点驴鞭补补,昨晚就她干的最猛,我还没找她算帐呢,吃过饭后又有一个难题,我怎么出去,大白天真得不适合作案,下午有课我又不得不出去,最后还是等到楼里人少了,我才悄悄出去。

  走到楼门口看到管理员在那拖地,我赶忙跑了出去,可能管理员以为我是迟到了,也不没有在意,出了女生宿舍楼,我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换回了男装,这才安心回学校,在回去的公车上,回味晚夜的事,正是一个爽字了得,说不劲的刺激,就是这种刺激,后来多次这样搞。

  穿女装让我穿上了瘾,我喜欢那种感觉,有点怕怕的,很刺激,有一次我提出打扮成女人跟敏逛街,好疯狂的想法,我借来大姐的连衣裙(穿过一次后大姐再也不穿了,说我穿上比她穿上好看),穿上敏的丝袜,从网上买的大码高跟鞋,带上假发,因为我皮肤白,敏还给我化了化妆,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我是男人来,只是声音改不了,买东西的时间我很少说话,只看只摸不说话,都是敏在一边挑,我看中的就点点头。

  敏故意使坏,老是带我去卖胸罩的地方,还拿出来让我试,我真的试了,当我在更衣室穿胸罩的时候,我抬头向上看,有没有射像头,如果真有的话,对面看到是个男的在换胸罩会不会当时就吐出来,或者冲进来骂我流氓。我又想到了优衣酷,如果我被发现会不会成为新闻,某某衣店发现男扮女装大流氓,一时间这家内衣肯定会火,呵呵。

  逛了一天,敏真得给我买了一身连衣裙,一双肉色丝袜和一套内衣。为了感谢她,那晚我直接干的她第二天没起来床,以后打炮,她老让我穿着这身行头,说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翻好意。

  又到放假时间了,敏要北上,而我要西去,不能同车,送走恋恋不舍的敏,我跟李娜一起上了车,李娜给敏说,放心吧你老公有我照顾呢,敏认真的回了句,谢谢二姐。

  我其实很想给敏说,李娜照顾的太到位了,都把我照顾到床上了,在回家的火车上,李娜提出太无聊了,我们去打炮吧,拉着我就去厕所来了一炮。

  最尴尬的是,我出来是正好有个大婶要进来,没想到后面又跟着出来个女人,把大婶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直勾勾的看着我们走远,我想她己经猜到我们在里面干么了吧,管她呢,反正爷爽完了。

  在假期里,李娜也没让我闲着,把我约到她家里打了好几次炮,我考虑再三没有让敏知道。

  我们双方家长见我们这么亲密,因为我们搞物件呢,其实我们两个都明白,彼此都不是谈恋爱的对象,打个炮玩玩还可以,最多算肉体上的朋友,我爸妈也问过,我们只是说我有女朋友,但不是她,才算完。

  快乐的时光过的最快了,一转眼我大四了,敏她们学医的要学六年,她还比我低一届,什么东西吃多了都会腻吧,我们之间不在像大一那时候那么亲了,我们老是吵架,有的时候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我们都不愿先向对方低头,开始几次在她们宿舍的劝说下,我主动合好。但后来她越来越不领情,明明是她错了,我去道谦,反而让她以为我是内疚才主动道谦的。

  因为大四要做毕业论文,我们班的翠给我分到了一组,我是组长,翠很多问题都来问我,问着问着我们就问到床上去了。

  常跟大姐她们打炮,换一个人我也没觉得敏会怎么样,也就没当会事,怕多出事来,就没有给敏说,敏翻手机的时候发现了我跟翠开房的事,让她很恼火,这次我没有道谦,虽然是我的错,但我不想承诚,我们己经走到感情的边缘,在一起只是吃以前的老本,这下彻底垮了,她提出了分手,我没有反对,就这样我们没有在联系,中间大姐和李娜来找过我,对于我们俩的事她们也知道点,我把什么话都给她们说了,大姐表达理解,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走了。

  跟敏断了联系李娜顾忌姐妹关系也不在跟我联系,本来我们就没有感情,也就没了联系,大四我奔波好几个城市,没有精力考虑感情的事。在毕业那天报复性的跟翠打了一炮,把怒火发泄到了翠的身上,我就离开了这个城市到了南方,后来手机丢了,又换了新号,彻底跟她们失去了联系。

  都说大学就是一个操蛋的,留下的只有回忆。大学时代己经慢慢远去,回忆变的模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