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我叫吕晨,生长在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爸爸是公司的经理,妈妈是本地大
学的副教授。也许是继承了爸爸的优良基因,才十五岁的我已经长到了一米七五。
  因为要读书的原因,所以妈妈结婚比较晚,今年已经四十二岁,虽然教学研
究非常辛苦,但是由于妈妈勤于打扮和保养,再加上事业上的风光成就,反而使
她容光焕发、愈加成熟美丽,浑身散发著女性和母性的气息,一米六五的身材不
算高挑,皮肤由于保养得当,依然白皙光滑,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虽然有点发
福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一个成熟中年女性的魅力。
  妈妈是个很敬业的人,平时很少说话,样子很严肃,总是专注于教学研究。
她上班的时候都会穿著正装,和普通公司的白领一样,西服两截式的套装,下身
是及膝窄群,本就丰满的屁股在修身的工作裙的衬托下更加突出,连内裤的痕迹
都印了出来,幸好裙子的布料比较厚,要不连内裤的颜色都会被看到了
  还有一双匀称的双腿,永远穿著丝袜,多情况下都是肉色的,不过最近黑色
丝袜特别流行,妈妈偶尔也会穿穿,穿上黑色丝袜的妈妈显得更加年轻迷人;至
于上衣,则多是素色的衬衫,外头配上西装女式外套或背心,胸部在修身的衬衣
下显得更加丰满,内衣的颜色总是若隐若现,尤其是出汗的时候,整个内衣的轮
廓都印了出来,令人衝动不已。
  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教室,身边的人都会色迷迷地盯著她,妈妈有时候也
很难为情,可是由于工作的原因,妈妈也不方便穿其他样式的服装。
  由于工作的原因,爸爸妈妈长期分隔两地,爸爸的公司业务比较繁忙,一个
月也就回来一两次,为了让我受到更好的教育,所以妈妈把我留大学的附属中学
读书,一来教育质量好,二来妈妈有更多的时间照顾我,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妈
妈非常疼爱我。
  因为妈妈主要是从事研究方面,所以她很少要上课,一周也就三四节课左右
,平时都会去运动馆打羽毛球、去瑜伽健身之类的,生活也过得很轻鬆,这样的
生活让妈妈越发漂亮,看上去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年轻不少,也许这就是上流社
会与普通人群的区别吧。
  也许是由于观念的不同吧,在家裡,妈妈对我从来都不避讳,打扮都比较随
便,一般都是穿著半透明的睡裙,裡面是镂空的,乳房和内裤都可以看到了……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会给正处于青春期的我造成不健康的影响,每当看到妈妈穿著
性感的睡裙时,都很好奇,都想看看裙子裡面到底是什麽样子的,经常会胡思乱
想。
  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会经常跑到浴室拿著妈妈换掉的内衣裤,睡裙来闻,
而且每次都好兴奋,脑子裡面对妈妈都是浮想联翩。事后我也很自责,我知道不
能对妈妈有这种想法,但是总是欲罢不能。
  我经常会找些机会碰碰妈妈的身体,有时候做作业,我故意用手肘去碰妈妈
的胸部,有时候又会用鸡巴去碰碰妈妈的大腿,心裡就有一种莫名的衝动,觉得
好舒服、好满足。
  一次意外的遭遇终于让我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长期以来的想法终于得到了
实现。一天早上有体育课,糟了,忘记穿球鞋去,我急忙跑回家换上球鞋,顺便
上个厕所,奇怪了,厕所门是关上的,莫非妈妈在家,我凑过去一听,裡面传出
奇怪的声音,我想敲门,但是我犹豫了,还是先探听一下虚实再说吧。
  我就偷偷爬到厕所的排气窗去看。
  果然是妈妈,可是眼前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
身著睡裙仰著头靠在牆壁旁,嘴裡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头髮有点凌乱,估计是刚
起床吧,她一隻脚踏在浴缸边,把睡裙掀到腰间,睡衣的肩带掉了一半,露出半
个迷人的乳房,右手握著一个透明的电动棒在她的阴蒂摩擦,发出「吱吱」的声
音。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身体,她的阴毛非常的茂盛而且黝黑,呈倒三角的
形状密佈在肚子下方,阴蒂和阴唇在浓密的阴毛下若隐若现,有点深山藏古寺的
感觉,仔细一看,哇,原来妈妈的阴部是那麽的精緻,阴唇粉嫩,阴蒂也长得很
水嫩精緻,加上刚刚溢出的爱液,更加显得漂亮迷人。
  妈妈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和深度,「唉唉唉……好舒服啊,啊啊,我要到了。」
  也许是妈妈认为家裡没人,再加上那麽刺激,所以她肆无忌惮得叫著,殊不
知我正在偷看她精彩的表演。
  「哦哦……用力点」妈妈似乎在假想著跟谁做爱,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妈
妈再次加快了速度,用左手用力的搓著那块膨胀起来的阴蒂,屁股来回推动,看
了她已经快要高潮了,果然没过一会儿妈妈累得瘫坐在马桶上面。
  此时她的阴道已是一塌糊涂,阴毛都被打湿了,贴著皮肤,洞口附近都溢满
了爱液,阴唇和阴蒂都乱得一团糟,头髮和衣服都有些凌乱,看起来真是令人兴
奋……我当时就好想衝下去干她一次。
  中午放学回来,我发现妈妈容光焕发,早早地就已经准备了午餐。这时她已
经换上了白色的薄衫,和白色的短裤,因为天气很热,我光著膀子,穿著短裤靠
在妈妈身旁,妈妈的乳房隐隐地在我眼前晃动,原来妈妈没戴乳罩,所以,白白
的内衣几乎成了透明装,弄得我心裡咚咚直跳,真想伸手过去抚摸妈妈那对诱人
的乳房。
  想起刚才她在厕所那副淫荡的样子,我的小鸡鸡又硬了起来……
  一连几天,我脑子裡面总是浮现著妈妈自慰时候那股淫荡的摸样,有时候自
己受不了就会跑到厕所,拿著妈妈的内裤或者内衣闻著,包在鸡巴上面打飞机,
然后射到上面,再用水洗掉……
  我的生活越来越颓废,成绩也一落千丈,妈妈也开始注意到我的精神有点萎
靡,再加上成绩的下降。妈妈开始著急了,问我原因,我也糊弄过去了,她也无
可奈何,只有叫老师多多关照,妈妈平时也限制了我的上网时间,放学之后都会
给我补课。
  由于妈妈和老师的帮助,我的学习有了进一步的提高,但是这样,我也有了
更多的机会接触妈妈的身体,平时教我做作业的时候,我都会有意无意得用手碰
碰她的奶子,或者当她弓著背的时候,偷看她的奶子,要不就是从背后用小弟弟
碰她的屁股,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
  我的理性的堡垒渐渐地被欲望攻破,我好想要乾妈妈。
  放暑假了,由于我的期末成绩不错,妈妈带著我跟他们学院的老师一起去海
滨区旅游,我们一行二十人,有男有女,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师,一路上,我
发现那个张教授总是色迷迷的看著妈妈,不过妈妈并没有理睬他。
  张教授是妈妈学院的领导了,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头有点秃,有点啤酒
肚,整个人红光满面的,一看就知道是当官的。
  到目的地之后,已经是晚上了,大家都比较累,吃晚饭之后就休息了,为了
节约,我就跟妈妈住一个房间,不过是双人房。
  第二天,大家一起到海滩就享受阳光和海滩,女的老师都穿著比基尼,男的
都是泳裤。从更衣室出来,我目光就被妈妈给吸引住了,那些教授也不例外,色
迷迷地看著妈妈,还大学教授呢,还不一样是色狼。
  原来妈妈穿著泳装是那麽的迷人,我还是头一次看到,白皙的皮肤嫩嫩的,
根本就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应有的皮肤,她身上穿的泳装比较保守,是连著一起
的,小腹被遮住了,丰满的乳房露出了一半在外面,就像两座小山丘矗立在高原
之上,又像两个充满弹性的小皮球,就要从衣服裡面蹦出来似的,修长的美腿,
三角裤下整个屁股的轮廓都印了出来,显得更加翘……
  随行的那几个男老师更是色迷迷地盯著她的双乳,就想一口把它吃了,看著
那对翘起的屁股,我真想过去后抽她,我想不仅是我,身边的那些人也是如此…
  游泳的时候,我总是刻意的靠近妈妈,假装游泳技术不好,抱著妈妈,妈妈
出于对儿子的关心,也扶著我,我趁机吃她豆腐--用手碰碰她的胸部,或者用
鸡巴顶著她的翘臀……
  因为是游泳,而且加上我们是母子关系,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歹意。然而
那些随行的老师们因为我的缘故,也没未能佔到妈妈的便宜,个个都气得要吐血
了。大家心照不宣,他们也没有办法。
  在沙滩上疯狂了一天,衝浪,游泳,打水球……大家都累得半死,而且被晒
得像黑炭一样。晚上大家在下榻的酒店吃饭,为了庆祝这次愉快的旅游,大家都
要举杯同庆,我也已经十五岁了,再加上那些老师的热情相劝,妈妈也就不说什
麽了。
  妈妈不胜酒力,喝了一杯就脸色绯红了,看起来更加迷人,而张教授老是趁
著妈妈夹菜的时候偷窥她的豪乳。可是没过多久妈妈就吃完了,「小晨,你吃完
可以出去玩玩。」说完,然后回房休息。
  不久张教授也上楼去了,大家继续吃喝,我则跑到电玩城去,哎哟,刚才洗
澡的时候忘记带钱了,于是跑回去问妈妈拿钱,我打开房门,因为我们是两个人
住,所以开了一间套房,外面一层是客厅,裡面是卧室,进入客厅之后,我怎麽
听到房间裡面有嬉笑声。
  我顿时缓住脚步,轻轻地推开门,只见一个男人压在妈妈身上,是他,是张
教授,只见他解开了妈妈的几粒衣钮,用鼻子在妈妈的胸前闻著,用舌头在妈妈
的胸罩的蕾丝边上蹭著,一手握著另一边的乳房,一隻手在妈妈的上下抚摸著,
一隻脚则插在妈妈的双腿之间来回搓动。
  张教授抬起头,把舌头放进妈妈口中,与妈妈的舌头热烈地吸吮,我在门外
都能听到他们交换唾沫的声音。我顿时万念俱灰,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真没想
到平时端庄贤淑,为人师表的母亲居然如此淫荡,跟同事做出如此苟且之事,我
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衝进去扁他们一顿,可是我还是忍住了。
  他在妈妈脸前脱下了裤子,将肉棒插进妈妈口中,平日高雅温柔美丽端庄的
妈妈两手抱著他光光的屁股,将他的阴茎含在嘴裡,使劲地吸吮著,他两手抱著
妈妈的脑袋,把大屁股使劲地前后耸动,将大鸡巴往妈妈的嘴裡捅,妈妈的嘴裡
发出「呜呜……」的声音,张教授将妈妈的裙子拉起了一点。
  我越来越兴奋,从门缝望去,妈妈的半裸衣著,加上几分酒意显得更加有魅
力,更显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看来至少有35D的美乳令人垂怜三尺。脚上
是一双搭扣袢的白色高跟皮鞋。白色的衬衣。鲜红的指甲,半撩起的裙摆下露出
雪白的粉臀,原来是丁字内裤,好淫荡。
  白色的吊袜带吊著透明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在妈妈蹲下时使本已丰满
的大腿更增丰盈的感觉。妈妈这时站起身来脸上笑著把上衣解开露出裡面的半罩
杯的有雪白色的蕾丝乳罩,将胸罩拉下一点,刚好把妈妈的乳房托住,更增丰硕
,粉红色的乳头显了出来,并把裙子拉上腰际,把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也脱下。
  张教授笑著在妈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妈妈就坐在床沿上,由于
妈妈坐的方向正好对著门口,隐秘的阴户叫我们看了个清清楚楚,虽然已经四十
多岁了,但是她的阴户依然很精緻。只见妈妈的阴户微微发红,浓密的阴毛成倒
三角状,隐隐见到裡面粉红色的阴道。
  张教授一手挽起一条妈妈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凑在妈妈的阴户上面伸出舌
头在妈妈的阴户上舔了起来,刚开始妈妈还只是被动地让他玩弄,但是妈妈已经
好久没有这样被人抚摸了,加上正是虎狼之年,怎麽会受的了这样的挑逗呀!她
也禁不住地仰起头,披肩长髮散在床上,嘴裡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好
让张教授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
  他一边舔著一边将中指插入妈妈的阴道裡来回捅著,不一会只见妈妈想必兴
奋起来了,妈妈嘴裡哼著「我要,嗯嗯……」张教授抬起头跟著妈妈狂吻,手却
不停反而更快地在的穴裡捅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一手握著粗大的阴茎在妈妈的穴口上磨著,一手用拇指和食
指把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分开。妈妈则用两个胳膊肘支著床铺,仰著头,披头长髮
垂挂著肩上,张教授一挺腰,那麽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妈妈的穴裡去
了。
  妈妈一咧嘴「哦」叫了一声。
  只见他前后推动屁股,双手握著妈妈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后抽送起来。
  妈妈的双脚夹著他的肥腰,妈妈微微眯著眼,「哦哦……嗯嗯」嘴和鼻音混
合成的呻吟声,不时还伸出小舌头舔著嘴唇,一副淫荡的陶醉样。
  这时张教授两手搂著妈妈的小细腰,低头看著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鸡巴使
劲地驰骋在妈妈的肥穴裡,妈妈则眯著眼,双手抱著他的脖子。两人操了一会,
两人的交汇处发出「滋滋」的声音,阴道裡溢出了乳白色的淫水,黏在张教授的
阴茎上。
  这时候他将鸡巴从妈的穴裡抽出来,翻过妈妈的身体,妈妈则像只母狗一样
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屁股,张教授又将阴茎从后面操进妈的穴裡,干了起来,他
把妈妈的白衬衣拉下到臂上,一双丰乳在胸罩的托上一晃一晃的,像两个掉在树
上的柚子,他一手一个,咬著牙使劲捏住妈妈的乳房,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著妈
的穴。
  张教授趴在妈妈的身上,贴著妈妈的身体,伸长脖子,伸出舌头亲著妈妈雪
白的粉颈,吮著妈妈的耳垂。
  「哦哦,好爽哦」妈妈轻声地叫著。
  此时张教授大概是收了妈妈的刺激,在妈妈的后边操了不知多少下之后,突
然加了速度,嘴裡越叫越大声:「哦哦……」
  妈妈用力向后推,配合著他,「用力点,不要停,哦哦……。」
  他越听越兴奋,抓住妈妈的屁股使劲操,大概操了十多下,他大吼一声,抱
紧妈妈,然后趴在她身上,屁股抽搐了几下,妈妈的嘴裡也发出舒服的叫声,夹
紧双腿,抽搐了一会儿……原来妈妈也同时高潮了,她累得趴在床上,气喘吁吁
,披头散髮……
  我虽然看的很过瘾,但是我更是气急了,用手机把他们做爱好的狼藉景象拍
了下来。
  经过这件事情后,我对妈妈的看法大大的改变了,原来在我心目中神圣优秀
形象已经完全破碎了,恨之入骨,我决意要报复他们,为我和爸爸讨回一个公道
。思前想后,我决定找自己初中时候的哥们儿阿龙帮忙,阿龙初二的时候就辍学
了,在外面混,现在混得不错,后面还跟著一帮小弟。我只好坦白的跟他说清楚
了,还把照片给了他。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大家兄弟一场。我先帮你搞定那个姓张的。」
  阿龙带了一个弟兄,在张教授的刹车上做了手脚,结果张教授在学校门口撞
车了,虽然不是很重,可是头部被缝了好几针,左手也骨折了,总算有报应了。
  週末,因为妈妈不用上课,阿龙带著一个小弟来到我家。
  听到敲门声,妈妈打开家门,「你们找谁?」
  「找你啊,黄教授。」
  看到他们流氓样,很反感:「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离开。」
  「别急,你应该认识这个吧?」
  说著,阿龙拿出我偷拍妈妈和张教授做爱的图片。
  妈妈顿时惊呆了「你们想干什麽?我要报警。」
  「干什麽?呵呵,你身为大学教授,居然背著老公和他人厮混,外遇,你报
警啊,最多我被关几个月,你就不一样了,这些照片一曝光,你就身败名裂了。
」说著,他们进入我家,把门关上。
  「你们到底想怎麽样?我求求你不要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什麽都答应你」
妈妈边说边哭。
  「这是你说的,可不能怪我们啊。」
  阿龙用淫荡的眼光在妈妈的身上「走」了一遍。
  因为家裡没有外人,所以妈妈穿得比较随便,半透明的黑色睡裙,裡面居然
没有内衣,只穿著内裤(大概是由于睡觉的原因吧,所以连内衣都没有穿),几
乎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乳头明显的贴著内衣显露出来,高翘的屁股,整个S型
身材都显露无遗,再加上高高盘起的髮髻更是将熟女特有的高贵和风韵表现得淋
漓尽致。妈妈也注意到了阿龙他们的眼神不对劲,两腮立刻红了起来,用双手遮
住胸部。
  「黄教授,害羞什麽啊?背著老公跟同事干都不怕,现在反而害羞了。」说
著阿龙伸手过去抚摸了妈妈的脸部。
  妈妈一把推开他的手,「你走开。」
  「哎,那麽多人都干过了,还在乎我一个吗?不给我也可以,那我就去跟你
儿子说,要不跟你老公说,再或者拿你的学生看看,平时人人尊重的黄教授就是
这样为人师「婊」的」。
  妈妈顿时瘫软在那裡,泪流满面。
  阿龙一把抱过她,疯狂地在她脸上狂吻,左手隔著她的睡衣戳著她的乳房,
妈妈边哭边想挣扎,但是阿龙力气过大,而且迫于淫威,所以也无力反抗了。啊
龙的小弟在旁边也是跃跃欲试,可是老大不发话,他也不敢动啊。此时妈妈已经
是涕泪满面,阿龙的手渐渐地又上往下摸,他把手深入妈妈的睡裙裡,想扣她的
阴部。
  妈妈由于羞耻感和本能吧,妈妈用力反抗,「不要,你不可以这样,我比你
们大那麽多,你这是强姦。」
  这时由于反抗剧烈,阿龙被退到一边,这时阿龙气的一巴掌打到妈妈的脸上
,妈妈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动也不动,只是不停的流著泪,他整个人压著妈妈的
身体,用力剥开妈妈的睡裙,丰满的双乳映入眼帘。
  「哇,黄教授,好丰满的奶子啊,皮肤又那麽白嫩,保养的不错嘛?好的东
西就是要让大家享受啊,要不岂不是暴殄天物了吗?」说著,阿龙淫笑著。
  双手揉搓著妈妈的豪乳,嘴巴贪婪的吸允著乳头,他慢慢的退下了妈妈的睡
裙,蕾丝的透明内裤裡,浓密的阴毛已经明显的暴露出来了。
  「哈哈哈,那麽阴毛都那麽茂盛,还说你不淫荡。」阿龙不管三七二十一,
用手在妈妈的阴蒂上快速揉搓。
  「哦哦,轻点,不能那麽粗鲁……求求你」妈妈哭著求他。
  阿龙根本不理他,反而加大力度直接把两根手指伸到妈妈的嫩穴裡面加速抽
动,使劲地抠挖妈妈的肉穴,妈妈既痛得直喊助手,在沙发那裡挣扎著,同时又
非常兴奋,淫水四溅,发出「潺潺」的水声,阿龙的整个手掌都湿了。
  到了妈妈这个年纪了,对性的渴望应该是最强烈的,因为爸爸长期不在,妈
妈的性欲无法得到满足,经过啊龙的这番挑逗,即使是自己很不情愿,但是她的
身体确实很需要性的满足,说白了她就是一个很欠干的女人。
  「开始爽了吧?骚货。起来,让大爷我爽一爽。」
  在阿龙几分钟的强力抠挖下,妈妈已经是全身虚脱了,说著,阿龙脱掉裤子
,楼主一条粗黑的大鸡巴,至少也有十五厘米长,她一把抓住妈妈的头髮,拉过
来。
  「帮我吹喇叭,听到没有。」说著他把那个黝黑的鸡巴强行塞入妈妈的口中
来回抽动著。
  妈妈嘴裡发出「呜呜」的声音,流泪一直留著,想反抗,可是无奈阿龙的手
一直按著她的头,明显是把妈妈的嘴巴当做肉穴来操了。
  他胯部耸动越来越快!大鸡巴在我妈被塞得满满的嘴裡一出一进,而且每一
次插入都是尽可能地插到最深处,以至于我妈不时地被噎著似地咳嗽著,把那大
黑肉棒从她嘴裡吐出来,然后阿龙再次把它插进去……
  大概过了五分钟这样,阿龙狂吼一声,紧紧地抱住妈妈的头部,他射精了,
妈妈则用力地往后,想把他的鸡巴吐出来,这时,一大堆精液从妈妈的嘴裡漏了
出来。
  「呜呜……」妈妈抽噎著,整个人也几乎要崩溃了。
  阿龙的鸡巴也疲软了。
  「你还愣著干嘛,该你了。」阿龙吩咐他的小弟。
  「谢谢龙哥。」
  这个混蛋像个猛虎下山一样,立马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撑开妈妈的双腿,
屁股一挺就插了进去。
   「哦」,妈妈叫了一声。
  「哇,好过瘾啊!大哥,这个婊子的肉穴好紧,好暖和啊」他像饿狼一样拼
命地向前衝,屁股不停地前后推动。
  妈妈由于刚才阿龙的挑逗,小穴已经是爱液横流,与阴茎摩擦没多久就发出
了「噗滋…」的响声,真是动听啊。在他猛烈的攻势下,妈妈的开始抑制不住了
,反应越来越强烈,渐渐沉醉了,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身体开始扭起来,媚态百
出啊。
  「骚货,爽了吧,还装,我操,操,哦。」说著继续加速,好像在百米衝刺
一样。「干,骚货……」这时他抱起妈妈,换了个姿势,把妈妈压在牆壁,右手
抬起妈妈的大腿,屁股依然如此快速的手插著。
  在这持久的衝击下,妈妈的理性城堡被完全攻破了,一浪接一浪的快感使得
她不自觉的抱著那个男人的腰部,把自己的屁股向前推动,迎合著他的抽插,她
的阴道也情不自禁地吸允著他的肉棒,阴道强烈的包裹感觉和爱液的温暖征服了
他的肉棒,没过多久,他再次加快衝刺的速度。
  妈妈也感觉到了他快要射精了,想要推开她,可是他力气实在太大,妈妈这
时心急如焚,急忙说「不要射在裡面,这样会怀孕的……」
  此时已达高潮的他根本顾不上那麽多,一阵哆嗦,「哦哦……」,紧紧地抱
住妈妈,屁股用力往前顶住,死死不放,似乎想要把他的精液一点不剩地射入妈
妈的子宫裡。
  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趴在妈妈的身上,此时的妈妈也几近虚脱了,疲惫
的身躯从牆壁旁边渐渐的滑了下来,蹲在那裡,她的阴毛被爱液和精液的混合体
弄得湿漉漉的,此时少数精液也渐渐的退出她的阴道……
  此时阿龙疲软的鸡巴再次勃起,看著妈妈疲惫的身躯,眼睛裡都快冒出血来
,他抱起妈妈,让她趴在沙发那裡。
  「不要啊,我实在不行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妈妈哭著说。
  他抱著妈妈的小肥腰,提起那个粗黑的肉棒开始衝击著妈妈的阴道,发出「
啪啪……」的声音,由于刚才性交时爱液和精液的润滑,插入很顺利,所以妈妈
也没有什麽痛苦,反而是感觉到刚才的那次性交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阿龙粗大的阴茎让她的阴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感,阿龙控制著抽插的节
奏,九浅一深,而每次深入的时候都顶到了妈妈的子宫口,妈妈被他这样的挑逗
弄得春情荡漾,生理上的需要出卖了她的理性和道德,嘴裡越哼越大声,阴道内
部再次分泌出大量的爱液,被压抑著的情欲终于爆发出来,屁股不断的往后推,
彷彿要阿龙插得更深点。
  「哈哈,贱货,想要了吧?啊……哈哈哈」,阿龙故意放慢抽插的速度,偶
尔停顿一下,性欲高涨的妈妈那裡受得了这样的挑逗。
  妈妈扭著屁股,往后顶,「我要,我要……」。
  「骚逼,求我啊,我操死你。」说著,阿龙翻过妈妈的身体,抱著妈妈的双
腿来了一招老汉推车,用他粗大的肉棒开垦著妈妈的阴道。
  妈妈从未被如此粗大的阴茎插过,欲罢不能,双腿紧紧的夹著阿龙的腰部,
「哦哦,嗯嗯……」阿龙次次都抵达妈妈的花心,再加上激烈的摩擦著妈妈的阴
道壁,没多久妈妈就达到了高潮,淫水四溅,浑身酥软,可是阿龙强压著他的精
关,就是不射精,继续抽插著……
  高潮过后的妈妈想要停止,可是阿龙并没有管她,一次又一次的衝击著她的
花心,在这猛烈的攻势下,妈妈本来已经消失的欲望再次被勾起,阿龙每次的冲
击都把妈妈推到了高潮的边缘,让她欲罢不能,快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后
阿龙大吼一声,精关一开,爆射到妈妈的阴道裡,浇灌著妈妈那乾涸的子宫。
  妈妈也达到了她前所未有的高潮,紧紧的抱住阿龙的身体,也不管她到底会
不会怀孕。短短的十几分钟,接二连三,跌宕起伏的高潮让妈妈享受到了人生最
大的性乐趣。
  他们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下午,最后在啊龙的威逼之下,妈妈说出了她出轨的
实情。因为爸爸长期不在家,处于虎狼之年的妈妈长期得不到满足,迫于道德观
念的束缚,她只能用自慰来解决自己的性欲。
  一次午休时间妈妈在她自己的办公室休息,性欲高涨她用电动棒自慰,正巧
碰到张教授正好有事没有回去,到办公室找妈妈,碰巧被他发现了,平时就对妈
妈有企图的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他威胁妈妈,并强迫妈妈跟他做爱。
并以此要挟妈妈,妈妈迫于无奈,只有经常陪他做爱,有时候是趁著大家午休在
办公室做,有时候到酒店开房间,甚至有时候到野外、公园……
  傍晚,我回到家中,看到妈妈打扮得极其性感,准备要出门,「妈妈,去哪
儿呢?都到晚饭时间了。」
  「学院晚上有会议,我得马上去开会,今晚就不在家吃饭了。」
  妈妈神色有点慌张,我知道她肯定在说慌,估计是为了今天的事情要去找张
教授商量。
  「开会,今天不是週末嘛?还有会议?」我质疑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问那麽多。」妈妈显得不耐烦,但是我看得出她
心裡的不安。
  我心裡很不爽,「去开会需要穿得那麽性感吗?」我大声说道。
  「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妈妈说话,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妈妈生气的说。
  我知道她是在故作镇定。
  我火冒三丈,「是去开会,还是去找那个张教授偷情?」
  妈妈生气地一巴掌打过来,我拿著她的手,一把推开她。
  「别以为我什麽都不知道,你和他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你还想瞒我到什
麽时候?」我说著拿出那些照片扔到她面前。
  妈妈顿时面如土色,一语不发。
  「说啊,怎麽不说了?这些照片是哪裡来的,你背著我和爸爸去跟你同事偷
情,你作何解释,我心裡尊重的,为人师表的妈妈就是这麽下贱的女人。你枉为
人妻人母,为人师表。」我大声吼道。
  妈妈泪流满面,低著头一言不发,整个人都愣在那裡,不知所措。自己的丑
事已经曝光,而且是在自己儿子面前,自己的形象,地位几乎已经荡然无存,此
时换了是谁都会崩溃的。
  大家都沉默了很久,最终妈妈开口了:「我知道是个淫荡的女人,我对不起
你爸爸,也对不起你。」
  「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耻,那你为什麽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轨,去找
那个张教授。」
  「这事也都怪我平时打扮过于性感,张教授对我早起了色心,你爸爸常年不
在家,而我的年纪正是对性需求很强烈的时期,所以平时我只有用自慰的方式来
满足自己的欲望,你可以认为妈妈是个淫荡的女人。有一次午休的时候,学院裡
面都没人,我就在办公室裡自慰,刚好被巡查的张教授碰到了,他当场就强姦了
。后来他总是以此为要挟我,逼迫与他做爱,有时候在办公室、有时候他甚至到
我们家裡来、有时候会在野外的公园、还有上次我们一起去旅游的时候在酒店裡
面……反正我对性也有需要,所以也就没有反抗了,大家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
情人……」说完,妈妈继续抽泣著。
  即便如此,我仍然没办法原来她。「除此之外,你还跟谁偷情过?那些照片
是哪裡来的?」我故意问她。
  「我也不知道那些照片是哪裡来的,今天中午有两个年轻人拿著它来找我,
还把我轮姦了。妈妈现在已经是个人尽可夫的下贱女人了,只求你不要把这件事
情告诉你爸爸,要不然我们的家庭真的会破裂,妈妈求求你了,呜呜呜……」
  「哼,你还真是下贱,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不会原谅你,更不会让爸爸白
白戴著这个绿帽子,还一无所知。」
  「只要你不说,妈妈什麽都愿意答应你。」
  妈妈哭求著,跪在那裡抱著我的大腿。
  看著妈妈一身性感的连衣裙,上身衣服的最近非常流行的交叉式的低胸造型
,乳沟都清晰可见,而下身的裙子则是花式的及膝裙子,整个熟女的气质展现无
遗。我的鸡巴已经不知不觉地勃起了。反正一不做二不休,我早就想上妈妈了,
我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整个人扑上去,压在妈妈的身上。
  「你要干什麽,我是你妈妈?你不可以这样。」
  妈妈试图推开我,可是我并没给她机会,用膝盖分开她的双腿,整个人压在
她身上,一把撕开她的衣服,这是一对挺拔的乳房映入眼帘,内衣只能勉强罩住
一半。
  「你要是不想让爸爸知道你被那麽多个男人干锅,就最好顺从我,更何况,
那麽多人都干过你了,还在乎我一个吗?」我大声的威胁著妈妈。
  妈妈知道再做反抗也是毫无意义了,再说自己也被那麽多人干过了,经历了
今天一系列的打击,她也已经麻木了,放弃了抵抗。我解开妈妈黑色胸罩,贪婪
的吸允著妈妈那两颗粉嫩的乳头,牙齿轻轻地咬著。
  「哦哦……痛痛,轻点!」
  我知道妈妈已经有了反应,她扭动著身躯,阴部隔著裙子与我的鸡巴摩擦著
,真是舒服啊。我的舌头沿著妈妈的乳沟一直往下游走,我要舔尽她的每一寸肌
肤,妈妈在我舌头的挑逗之下舒服地呻吟著,我边舔边用手深入她的大腿内侧,
渐渐地摸向她的内裤。
  哇,此时内裤已经被淫水打湿了一大片了,我用手隔著她的蕾丝内裤揉搓著
她的阴蒂,妈妈的阴蒂迅速勃起,爱液也是分泌得越发激烈,犹如洪水犯滥一般
……接著把手伸进她的内裤,用整个手掌上下抚摸著妈妈的阴部。
  「哦哦……」妈妈发出销魂的呻吟。
  妈妈在我强烈的抚摸下爱液越流越多,我的整个手掌都被打湿了。
  我知道此时的妈妈已经发情了,我站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坚挺的鸡
巴,伸到妈妈的嘴巴旁边,妈妈犹豫了一下,我一把拉过她的头,把鸡巴硬是塞
进了她的嘴裡。
  「哦……」一种前所未有的包容感和温暖让我不禁发出兴奋的叫声。
  妈妈虽然没少给人口交,可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
感,此时我的龟头已经伸到她的喉咙,不停的抽插,每次都深大喉咙,妈妈的胸
口一阵翻腾,伴随著剧烈的咳嗽和发呕,胃裡泛上来的酸水从她的鼻孔喷出,被
呛得上气不接下气,此时正处于兴奋状态的我根本顾不上那麽多,把整个鸡巴都
塞进她的嘴裡,把她的嘴巴撑成了O形,脸颊被涨得鼓鼓的。
  对于有些女人,尤其是像妈妈这样文化素养很高的成功女性而言,羞耻就是
她最强的性爱催化剂,强烈的羞耻感再加上我粗爆的行为,妈妈内心最原始的欲
望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被激发出来,这种欲望从子宫蔓延到她的全身,俘获了她的
精神和肉体,再想起之前和其他男人偷情,又被两个年纪和自己孩子差不多的人
轮姦,她的羞耻感更是强烈,欲望也随之加强。
  在我的逼问和侮辱下,她渐渐的放弃了自我哦,完全融入性爱中来。她像成
熟的荡妇一样扭动著屁股和身体,享受著我对她嘴巴的姦淫,头髮散乱在脸上和
胸前,脸颊出现性感的红晕,乳头坚挺,乳晕扩大并隆起,胀大的乳房随著身体
的扭动而晃动。
  看著妈妈风骚的样子,我实在受不了,拔出鸡巴,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立
马压了上去,分开她的双腿,腰部一挺,直接进入妈妈的浪穴,「哦」妈妈轻轻
的叫了一声,湿润的爱液和温暖的阴道壁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快感。
  缺少性经验和技巧的我只顾拼命抽插,每次都插到了最深处,几乎每次都碰
到了妈妈的子宫口,就这样连续膨胀了十多下,妈妈的子宫瘙痒难忍,开始狂喷
,我的鸡巴与爱液的摩擦发出了「潺潺……」的声音,我的阴茎甚至小腹都被爱
液打湿了,妈妈则更加夸张,爱液沿著大腿内侧留到了膝盖附近,连床单都被湿
了一片。
  随著我的抽插,妈妈发出了惬意而满足的呻吟,意乱情迷的她动作已经完全
不受大脑控制,而是受子宫左右,她抱住我的后脑,拼命的吸允著我的嘴唇,与
我交换著唾液。我做梦都没想到妈妈会那麽主动的跟我做爱。
  她翻过我的身体,把我压在下面,主动推动屁股迎合我的抽插,我被妈妈突
然的举动感到有点你不知所措,妈妈坐了起来,用手扶住我的小弟弟对准她的浪
穴,坐了下来,一插到底,「哦……」
  然后她慢慢地上下套弄,找准感觉之后,她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抬著头
忘我的呻吟著,我知道她的情欲已经被激发得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在她疯狂的进
攻下,我渐渐抵挡不住,就快要虚脱了,我急忙抱住她,停了下来,大家都已经
气喘吁吁,可是我知道妈妈并没有满足。
  「怎麽了,小晨,继续啊,继续,不要停,妈妈需要你……」此时妈妈的理
智已经完全被欲望给征服了,回到了人类最原始的思想,沉醉在性的享受之中,
忘记了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儿子,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人人尊敬的人民教师。
  妈妈躺在沙发上,我跪了上去,把她的双脚合併压在身体上,被爱液弄得一
塌糊涂的阴部一览无馀,我知道这样的姿势会插得更深,我提起小弟弟一插即入
,继续衝刺。
  「哦哦……爽,好爽啊,继续,小晨,不要停……」妈妈舒服地呻吟著
  阴道发出的衝击声和她动人的呻吟在房屋裡迴响著,形成动人的乐章,让我
欲罢不能,继续衝刺著。
  「哦哦,用力点,小晨……哦哦哦」妈妈扭动著她肥胖的身躯,她夹紧双腿
,阴道有节奏地收缩著,彷彿子宫在吸吮著我的龟头,她紧紧地抱过我,吸允著
我的舌头。
  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感到身体空前地空虚,我也一样,大家抱得紧紧的,
相互配合著抽插,她继续浪叫著,而我仍然在加速抽插,大家都在望著高潮的巅
峰推进,大概过了一分多钟,我终于受不了,马眼一送,精液喷射而出,我抱紧
妈妈,把鸡巴顶到最身处,把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裡面。
  高潮中的妈妈,阴道不自觉地加快收缩,把我的鸡巴夹得紧紧地,生怕它退
出来。高潮过后,大家都累得气喘吁吁,瘫软在那裡,此时阴茎已经从她的骚穴
裡退了出来,两个人躺在沙发上拥抱著。
  「小晨,原谅妈妈,妈妈对不起你们,尤其是你爸爸。你现在已经把妈妈看
的一文不值了,但是希望你不要告诉你爸爸,我不希望他伤心。以前都是妈妈不
好,经不起诱惑,按耐不住自己的欲望和寂寞,抛弃了家庭和尊严去跟其他男人
偷情。就在今天,我还被两个年轻人轮姦了,即便如此,但是我还是觉得很满足
,尤其是刚才跟你做爱,妈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和享受,妈妈是个淫荡的女
人,我不配为人妻母。但是我是爱这个家庭的,我永远爱你们。」妈妈抽泣著,
对我哭诉。
  此时我也无话可说,只有默默地忍受了,祈祷以后不会在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