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志强,志强,醒醒啊,别丢下我们娘儿俩啊!」「爸爸,爸爸!」深夜里,裹着白布的病床旁,一对母子悲痛欲绝。酒后驾驶,使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

  一个月后……西子湖畔的凉椅上

  「妈妈,妈妈」那女子盯着泛波的湖面,竟没有听见儿子的叫喊。男孩拉了拉她的衣袖,才使她回过神来。「妈妈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女子笑了笑,却掩盖不住眉头的那一丝忧伤。她叫徐若兮,是X市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他叫小军,市X市中学一名初一学生。丈夫的后事都已处理完毕,丧假也即将结束翌日,X市中学……一辆白色的POLO缓缓驶进学校的停车场车门打开,一只白色的高跟鞋『吧嗒』一声落下,穿着肉色的丝袜的小腿随后落入门卫老李的眼睛在阳光下,丝袜泛着一丝白光,笔直纤细的小腿没有丝毫赘肉老李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听说这徐老师的丈夫出了车祸,都一个月没见着这女神了,老李恨不得马上冲上前去抱着那小腿品尝一番。「徐老师,听说您家里出了点事,您现在还好吧。」「恩,还好,谢谢关心了。」瞥了一眼老李那猥琐的神情,若兮立刻加快脚步离开了停车场。

  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下课本和资料。马上就要上课了,临走前,若兮端起镜子,准备补补妆。清澈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的皮肤透着些许婴儿的粉嫩,薄薄的嘴唇如玫瑰花瓣般鲜嫩欲滴。若兮还是以前的若兮,只是那脸上,多了一丝寂寞和悲伤。

  嘈杂的教室里,男学生们明显比以前要躁动得多因为,他们的美女班主任马上就要回来了。「叮铃铃铃」伴随着上课的铃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一身白色的职业装,乌黑的长发披落在双肩上,平添了几分柔美。「同学们好,老师不在这段时间里,大家有没有认真地学习?马上就要中考了,希望大家不要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回到课堂,若兮仿佛忘记了丧夫的悲伤,在她眼里,只剩下了这群马上要中考的学生们。

  45分钟很快过去,刚回到办公室,就看见一个胖胖的身影闪了进来「哎呀,徐老师,好久不见啊,听说了您丈夫的事,我感到很悲痛!」他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姓王,叫得胜。「谢谢主任关心了。」若兮厌恶地瞟了一眼这肥硕的胖子,转而又去整理资料了。见这美人儿不搭理自己,王胖子也没趣地唏嘘了几声就走了。走出办公室的门,王胖子又回头看了看正忙碌着的若兮,眼中闪过一道淫光。

  「小美人儿,你马上就是我的了~ !哈哈」

  回到家里,发现上初二的小军早已回家,正在房间里写着作业经过这次变故,原本调皮捣蛋的小军也变得懂事多了。经常帮忙做家务,扫地,拖地,洗衣服,也让若兮欣慰多了。看到妈妈回来了,小军立马冲到门口,又是给妈妈拿包,又是拿拖鞋的。若兮摸了摸儿子的头,小军也顺势依偎在妈妈的身上,眼睛却飞向了若兮穿着丝袜的小腿和双脚。「妈妈,我来给你换鞋吧。“ 也不等若兮说话,小军就拿来一张椅子,让妈妈坐下。自己也蹲在地上,双手抬起妈妈的右腿,准备解高跟鞋上的扣子。看着眼前那薄如蝉翼的丝袜裹着的白皙的小脚,小军呼吸变得沉重了起来,手脚也变得迟钝了起来,一时间竟解不开那扣子。若兮看着儿子那痴痴地模样,也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解开了鞋子的扣子。

  这时,小军才如梦方醒,急忙递上拖鞋。露趾的拖鞋包不住那五颗晶莹剔透的脚趾头,脚背上依稀能看见一根一根的青筋,在丝袜里头显得格外地朦胧,诱惑。换好鞋子,若兮起身向卧室走去,小军这才站起来,眼光却落在了母亲的背影上。「唉,这孩子也像他爸一样迷恋我的丝袜和腿啊。」坐在床头,双手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膝盖,看着床头的结婚照,眼里,掩饰不住的哀伤。若兮是个爱穿丝袜的女人,衣柜里,各种各样的丝袜数不胜数。

  白色的,黑色的,灰色的,褐色的,肉色的,蓝色的,绿色的……连裤的,长筒的,吊带的,开档的,连体的……丈夫身前也最爱与她穿着丝袜做爱,每次一上床,丈夫都要先从脚吻起,然后是小腿,大腿,私处,小腹,乳房…每做完一次,丈夫都会要求她换上新的丝袜,再来第二次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穿着丝袜做爱,都会让若兮觉得格外的刺激叫声也愈发淫荡,高潮更是一次连着一次。按照丈夫的话说,她就是一个喜欢穿丝袜的淫荡女教师。看着结婚照上丈夫那坚毅的脸庞和对自己的款款深情,回想起丈夫和自己在这张床上的翻云覆雨,双手竟不自觉地滑向了私处,隔着丝袜和内裤揉搓起来。「志强,嗯,嗯,我要你,嗯,志强」……斜躺在床上,双腿呈M型分开小手在伸进丝袜和内裤里,使劲地揉搓着小蜜豆,想象着丈夫正骑在自己身上……高潮很快就到来了。随着那一波一波地淫水浸湿自己的丝袜和内裤,空虚和寂寞随之到来。

  隔壁的房间里,小军呆呆地坐在写字桌前,作业本摊开在桌上,却是空白一片。脑子全是妈妈的丝袜,美脚,小腿,刚刚在妈妈抬腿的瞬间,还依稀看见了丝袜里包裹着的白色蕾丝内裤。想着想着,小弟弟早已一柱擎天,却被裤子挤压得隐隐生疼。拉开拉链,掏出小弟弟,看着那发红的龟头和充血的青筋,左手紧紧地握住了阳具,飞快的套弄着。想象着母亲那包裹在丝袜里的脚趾头,还有那笔直的小腿,隐隐可见的白色内裤……全身一阵哆嗦,乳白色的浊液迅猛地喷出,一波,两波,全滴在地板上,隐约可以闻到一阵腥臭的味道。这时,房间外响起了若兮的声音。

  「小军,出来吃饭了。」飞快的拿纸巾擦了擦小弟弟,连裤链都忘记拉,就奔出了房门。这时的若兮已脱下了上班时穿得职业装和肉色的连裤袜,换了一声棉质的睡衣,光脚踢踏着拖鞋。「来,这是你最喜欢的宫保鸡丁,多吃点,还有青菜……」似乎忘记了刚才儿子给自己换鞋时的失态,此时徜徉在若兮脸上的,满满的是对儿子的爱。小军心不在焉地吃着饭菜,脑子里却挥之不去下午的那一幕。

  刚满14岁的小军从小就对丝袜有着一股特殊的感觉。看着妈妈腿上那一层薄薄的东西,小军很想上去摸摸看,却又提不起胆子,只是在若兮洗完丝袜晾在阳台上的时候才敢上去摸。当然,那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男女之事,更不知道恋物这一说了,只是那感觉,时远时近,难以捉摸,难以言表。

  上星期,在同学家上网玩的时候,小军偶尔看到了一篇叫做「丝袜淫娃女教师」的文章,文章里爱穿丝袜而不穿内裤的淫荡女教师,她那对丝袜深深迷恋的儿子小军突然心里就有一股火窜了上来,随着情节的发展,那淫荡的女教师在办公室里对陌生男人的口交,在教室里给班里学生的特殊服务,在敬老院里和一群老不死的群交还有在公车的自慰情景,无不震撼了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军,胯下那平时只能尿尿的小弟弟也不知为何地慢慢地硬了起来。

  当他正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同学小方走进了房间,一看小军那样儿,瞬间明白了咋回事。在小方的指引教导下,小军奉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这书我看了N次,看一次射一次,真他妈太鸡巴爽了,我要是有那样的老娘,这辈子连媳妇也不讨了,诶,小军啊,我怎么发现你那老妈和这书里的骚娘们儿有点像啊,那身段,那腿儿,那丝袜,啧啧……」方正沉浸在无限的YY中,却被小军一声「滚」给打断了。「他妈别打我妈的主意,不然有你好看的。」提起裤子,小军头也不回地出了小方的家门。

  自从那以后,小军看若兮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愈加地炽热,好像要「吃了她」。若兮却没有丝毫发现儿子的变化,在她看来,儿子的确对自己的腿和丝袜有点迷恋,但仅仅是刚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子正常的反应而已,况且,自己的美腿,哪个男人看了不流口水的。

  吃完晚饭,当若兮洗完碗出来,小军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有点脏的地面,若兮决定把家里打扫下,趁着小军不在房间,就先打扫他得房间吧。当若兮拿着拖把走进小军的房间,顿时一股浓浓的味道扑鼻而来有点腥腥的,很浓郁。

  果然,在书桌下,若兮发现了那「罪证」。看来儿子长大成人了,若兮有点欣慰,可手却伸向地面,占了一点放到鼻子前「啊,好久没闻到那味道了」闻着儿子的处男精液,左手情不自禁地伸向了下体,「啊,我的小妹妹好想吃啊!」「妈妈!」客厅里突然传来儿子的叫声,若兮猛然间醒悟,这可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东西』,不禁为自己的想法而深深自责。手在衣服上随便擦了擦,就走出了房门。「妈妈,你在打扫房间吗,我来吧,你累了一天就休息吧。」说完,小军就抢走了手中的拖把认真地拖起地来。看着儿子愈发的懂事,若兮眉间的忧伤也慢慢地淡了。晚上九点钟,回到卧室,若兮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这电脑自丈夫离去后就再也没有动过,里面还存有许多丈夫下的A片。曾几何时,两人一边看着A片一边做爱,丈夫经常学着片子里的姿势来干自己。一边看着电脑里的春宫图,一边看着镜子里自己主演的春宫图,那种刺激的感觉难以言表。打开浏览器的收藏夹,发现里面有个叫sexinsex的网站,顺势点了进去。不消说,这肯定是丈夫以前经常上的网站了。

  看着那一条条时而正经,时而淫秽的栏目,若兮产生了一种期待感,却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什么。当页面拉到文学区的时候,鼠标停了下来。以前和丈夫一起看过A片,却从来没有看过H文,毫不犹豫的,若兮点下了〈都市校园区〉。看着那一个个淫秽得不能再淫秽的标题,若兮竟没有丝毫的羞涩和胆怯,反而产生一股莫名的兴奋。〈丝袜淫娃女教师〉,看着这个蓝色的标题,有一股魔力牵引着若兮点下了这个标题。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鼠标的划键不停地往下划,私处也渐渐地湿润了。她,是个女教师。她是个爱穿丝袜的女教师。她,是个爱穿丝袜不穿内裤的女教师!口中呢喃着,也不知道是说那文章里的女主角,还是在说自己。欲火渐渐从私处蔓延到了全身,若兮索性脱掉了睡衣,最后嫌内裤碍手,直接脱了内裤赤裸裸地坐在了电脑前。

  手指在蜜洞里一进一出,扑呲,扑呲的,大量的爱液涌出,流到了靠椅上。突然,若兮发现少了什么东西,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丝袜!对!就是丝袜。打开衣柜,若兮选了一条肉色的连裤袜,坐在床头,就穿了起来。右手伸进袜筒里,卷起裤袜,绷直的脚尖顺势穿了进去,拉到膝盖处,然后是另一只脚。裤袜很快就穿好了,站起身子,看着镜子里全身一丝不挂除了一条连裤袜的自己,若兮突然发现,这样的自己才是最美的。这一夜,若兮自慰了三次,最后直接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若兮悠悠醒转,一看床头的闹钟,竟然已经过了7点!

  学校的早自习7点半就要开始了!若兮急忙起床,手忙脚乱地在衣柜里找起了衣服,这时,她才发现自己下身只穿了条连裤袜,要脱了它,再穿上内裤,再穿上丝袜?不,来不及了!若兮直接套上了套裙,下体只看得见一条裤袜的缝线。心急火燎地赶到学校,却发现停车场里面的车位都已经满了,只有一个门卫室问口的位置还空着。若兮无奈地停好车,一打开车门,老李那矮小的身子立马就迎了上来。”早上好啊,徐老师,今天怎么这么迟啊,您吃了早饭没啊?“若兮可没空理他,拿起手包就往教学楼赶。却不想走得太急,手包‘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老李见状,立马快步上前,作势要帮若兮捡手包,却醉翁之意不在酒,目光射向了蹲着的若兮的裙下。”咦?那骚货没穿内裤?“正欲再次确认一下,若兮却已站起身子,头也不回地朝教学楼赶去。只剩下老李站在原地,回味着刚才的那一抹春光。

  由于马上就要开始早读了,教学楼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学生们都坐在教室里等着早读的开始。高跟鞋‘吧嗒'’吧嗒‘地敲击着地板,突然,”诶呦!“一脚踩空,若兮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脚踝也扭到了。这时,”叮铃铃铃“早读的铃声响起了。若兮坐在台阶上,轻轻地揉着自己受伤的脚踝。”咦,徐老师,您怎么在这?您受伤了?“若兮抬起头,发现是自己儿子的好友小方,也不知道为何开始早读了还在这。若兮勉强地翘起嘴角”嗯,老师刚上楼梯的时候扭到了脚踝,你能帮我一下吗?“看到心中的女神此时痛苦的模样,小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前,蹲在台阶上,”老师,我帮你揉揉脚吧,也许会好的快些。“也不等若兮作答,小方就捧起了若兮受伤的左脚,脱了高跟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揉了起来,目光却死死地盯着若兮的小脚。若兮受伤的是脚踝,而小方却在脚掌心轻轻地按了起来。由于疼痛,若兮的五个脚趾头不停地扭动着,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在丝袜的硬衬下显得异常得诱惑。若兮并没有察觉自己脚上的目光,反而开始享受起小方给自己的按摩。小方的按摩很不错,力道一下子重,一下子轻地落在脚掌上,那种疼痛中带着舒适的感觉立马传遍了全身,下体也渗出了一点点淫水,差点就要舒服地呻吟出来了。突然,若兮想到自己今天下体没有穿内裤而只穿了裤袜,万一让小方看到,那自己的形象就全毁了,想到这里,也顾不得什么舒适了,猛地一下子就把脚伸了回来,穿进高跟鞋里,并且并拢了双腿。正沉浸在若兮丝袜脚的魅力中的小方猝不及防,下巴’吧嗒‘一声被若兮的脚给踢到了,隐隐生疼。”老师,怎么了,是我按得不好吗?“小方一脸的无辜和郁闷。”不是的,小方,现在已经是早读了,老师要去教室了。“说完,若兮忍着疼痛,扶着扶梯,向上攀去。小方看着若兮背影,突然拍头”哎呀,刚才忘记看徐老师里面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裤了,亏了亏了,唉……“后悔也晚了,只得带着遗憾往教室走去。却不想,这平日里端庄的女教师,下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裤,连裤袜也不是那种裆部加厚的那种,只有一条细线。

  待到若兮艰难地走到办公桌前,早读的下课铃已经响起了,无力的靠在椅子上,若兮竟有点怀念刚才小方给自己揉脚时的那种感觉了,那种时而重,时而轻的感觉,就像是肉棒在自己的蜜穴里抽插一样。真想现在一根肉棒给自己的小妹妹止止渴啊。由于行动不便,若兮便和别的老师换了课,把上午的课换到了下午,然后趴在办公桌上,昨晚的疯狂高潮和今早的事故,让若兮感觉很累,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胖子的身影出现了办公室的窗外。若兮可是王胖子心中绝对的女神,从若兮刚调到这个学校开始,若兮便成了王胖子心中唯一想要推倒的目标,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始终没有找到好的机会,若兮也是准时上班下班,连办公室聚会,学校的新年酒会也不参加,王胖子只能看却摸不着,心里不知有多着急。前不久,刚听说若兮的丈夫出了车祸,王胖子就一阵兴奋,他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目标马上就要实现了。于是乎,王胖子有事没事地就往若兮的办公室跑,想要亲近一下,却老是碰了一鼻子灰。这天,算准若兮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在各自的教师里上课,王胖子就兴冲冲地跑来了。

  打开办公室的门,王胖子就往若兮的座位上望去。”咦,人呢,那娘们儿这节没课啊!“王胖子又张望了,却由于若兮的座位在办公室的最里边,任王胖子怎么点起脚尖,也是看不到的。本来还想趁这个时候来个二人世界,却没想到……唉,王胖子走出大门,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快要走过办公室的时候,王胖子不死心地透着窗户往里一瞟。这一瞟,却发现一缕乌黑的长发披落在办公桌旁,”哈哈,总算被老子给找到了,我说人哪去了,原来在这啊!“王胖子再次推开大门,轻手轻脚地走到了若兮的位置旁,只见若兮正斜着身子,右手托着头,安静地趴在桌上,露出了半边脸。长发自然地洒落着,粉红色的嘴唇随着呼吸而微微颤动,看得王胖子只想马上咬上一口。正当王胖子沉浸在这一幅睡美人的画面中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脑子中蹦了出来。王胖子自以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却也对自己的想法不禁沾沾自喜。想罢,王胖子轻轻地喊了两下:”徐老师,徐老师。“见若兮没有反应,便飞快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新买的iphone4,打开照相功能,往若兮的胯间伸去,这时候若兮由于斜躺着,双腿紧紧地并拢,王胖子连拍了几张,却只能拍到白花花的大腿。正准备放弃回去的时候,不想天助王胖子,若兮早不早晚不晚得挪动了下身子,变成脸朝下地趴在桌子上,那双腿也随之分开。此情此景,差点让王胖子兴奋地大叫起来,立马掏出手机,对着若兮的胯下狠狠地拍了几张,也不检查下拍得质量如何,便飞也似的跑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猛灌了一口凉水,却依然难以平复自己激动地心情。”哈哈,今天赚大发了!这骚娘们儿穿得是什么内裤呢?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灰色的?还是蕾丝的?雕花的?镂空的?抑或是丁字裤??想到这,想到这,王胖子飞快地掏出手机,打开了图片资料库,这一张,是大腿,这一张,还是大腿,这一张,还是大腿,这一张!!!王胖子突然坐直了身子,这!这!

  !这!!!只见图片上依稀可见两片肉,淡淡的褐色中带着些许粉色,一条粗线从两片肉中穿过,不偏不倚,好像有一颗豆豆被粗线给挡住了。“不愧是老子花了大半个月工资买的高级货啊,这照片,拍得真他妈清楚!”过了好一会儿,王胖子慢慢平静下来,自己手里有这宝贝,那骚娘们儿还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不过,要怎么玩儿这个骚货呢?

  太简单就没意思了!王胖子得意地躺在老板椅上,表情时而紧绷,时而淫荡,还不时地用舌头舔了添自己的嘴唇。而若兮此时正趴在桌上做着美梦呢。一觉醒来,发现已经临近中午了,若兮直起身子,伸了伸有点酸痛的腰。这时,小军也走进了办公室,准备和妈妈一起去食堂吃饭。

  见状,若兮拿起手包,就站了起来。“哎呦!”若兮这才想起自己的脚还伤着呢。

  “妈妈,你怎么了?”小军见状立马上去扶住若兮,“哇,好软!”来不及享受这快感,小军这才发现自己的大拇指正摁在妈妈的胸上。若兮却对这突如其来的侵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挽着儿子的手向食堂走去。

  打好饭菜,找了个位子,母子俩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小军,最近的有没有认真地上课啊?学习要抓紧点,别动歪脑筋。”由于小军的功课一向不错,若兮对儿子也比较放心,只是象征性地叮嘱了几句。“还好吧,反正就那样,妈你就别担心了,我自己有数的。”看到儿子自信的表情,若兮也感到很欣慰,丈夫不在了,儿子就是自己心里唯一的牵挂了。

  此时,学校附近的电信移动厅里,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一进门就大声嚷嚷:“小姐,快点帮我办一张新的电话卡,急用!”此人不是王德胜王胖子又能是谁,拿着新的电话卡,王胖子迫不及待地把新卡换进了手机。

  “嘿嘿,有好戏看了!”手机一开机,王胖子就输入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选了一张照片,“扑呲”,一条短信就发了出去。

  这时候,若兮还在食堂里和小军一起吃着午饭,“嘀嘀嘀”手机传来了一声铃声。“唉,可能又是诈骗集团发得诈骗短信吧。”若兮心想,也就没着急掏出手机来看。此时的王胖子正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心思却飘到了远在食堂的若兮身上。

  这娘们儿看到这照片有什么反应呢?是恐惧?是羞涩?抑或是恼怒?王胖子得意地YY着。却不想都回到了办公室,那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没收到?只要是个人,收到这种短信都不会没反应吧?”

  王胖子无限纳闷,急忙掏出手机,又发了一条过去。这时候的若兮刚吃完饭走出食堂,手机“嘀嘀嘀”地又响了起来。这次,若兮终于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看来又是一个无聊的诈骗短信了。”若兮也没打开看,又把手机放回了手包里,缓慢地向办公室走去。

  此时的王胖子正不停地自己的办公桌前踱来踱去,心里的焦急溢于言表。都发了两条短信了,怎么还没反应?难道那娘们儿根本不在乎?想到这,王胖子立马换上原来的卡,按下了若兮的号码。

  “喂,徐老师啊,我是王主任啊,今年学校的高级职称标准刚刚下来了,有空的话来一趟教务处,今年你评上的机会看起来很大啊。

  ”这高级职称关系到自己的工资和退休后的待遇问题,可不能怠慢了,若兮“哦”了一声就转头向教务处走去。

  王胖子对自己的觊觎若兮心知肚明,却无奈官大一级压死人,平时也只是无奈地应承着,如果他给自己小鞋穿,那后果就严重了。现在没有了丈夫的收入,若兮只能一人承担起母子二人的全部生活费用,虽然不至于饿肚子,可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看来,也应该去外面做做家教赚点钱了。”

  想着想着,就来到了教务室的门口。刚准备敲门,门就“滋啊”

  一声地打开了,随之,王胖子那张肥脸就露了出来。“徐老师,难得来一趟,快点请进请进。”王胖子这单人的办公室比其他老师的集体办公室宽敞了不少,若兮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王胖子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让外人看了,还以为王胖子是若兮的跟班呢。

  王胖子在身后忙活着,眼珠子却瞟向了坐在椅子上的若兮,此时的若兮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裙子向上掀起了一段,露出了一条白花花的大腿。王胖子在后面看得连口水都快流了下来。若兮背对着他,却能感觉到一股不是很善意的目光笼罩着自己,“这王胖子肯定有什么坏主意,不过这高级职称对现在的自己太重要了,算了,给他看几眼又又何妨。”

  “徐老师,早上我路过你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你趴在桌子上睡觉,是不是最近工作太辛苦了?你还年轻,要多多保重身体啊,身子是革命的本钱啊!”若兮只是应诺着,却不知王胖子的心里正打着另一幅算盘。

  坐了许久,这王胖子却始终不提评职称的事儿,只是绕着一些生活工作上的事儿胡乱扯着。领导不提,若兮也就没有提起这事儿。

  “这王胖子,搞什么名堂!”随之,若兮就起身告辞了。看着那身影慢慢消失,王胖子心想“看来她还没看到短信啊,怪不得不鸟老子!”想罢,王胖子立马又发了一次短信。

  “嘀嘀嘀”,若兮刚走进办公室,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回到座位上,若兮点开了短信。短信中没有只言片语,只有一张照片,一张关于女人胯下的照片,一张关于一个女人没有穿内裤的胯下的照片。“吧嗒”手机掉在了地上,“啊!”若兮瞬间惊出一身冷汗,照片中的女人不就是自己吗?看样子,应该是上午自己在睡觉时被人偷偷地拍下了,可又是谁呢?王胖子!!!想到刚才王胖子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暗示,和那双不断瞟向自己胯下的眼睛,肯定是他没错了!他想干什么?若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顺了顺耳边的鬓发,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这时候的办公室并没有多少人,也没人发现若兮的异样。

  “你想怎么样!”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滑动,按着来时的号码,回了过去。发完后,若兮的脸色愈发地凝重,眉头紧紧地挤到一起,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花板,等待着她的,不知道是什么。

  ’叮咚,叮咚!‘手机铃声终于响起,王胖子立马甩掉手中的茶杯,拿起手机。嘿嘿嘿,想不到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你。”

  “有什么要求才能删掉那些照片?”

  “要求么,当然就是你了!具体要怎么做,嘿嘿,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我会通知你的。”

  放下手机,若兮越来越感到不安,谁知道他会不会提一些非分的要求来玩弄自己,只是把柄在人家手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儿子的未来,豁出去了!

  午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下午第一节是若兮的课。来到办公室内的洗手间,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恍惚间却看到昨晚那个只穿了一条裤袜外浑身赤裸的自己。想到这,下体不自觉地渗出了一丝丝淫水。

  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个爱穿丝袜而不爱穿内裤的淫荡女人吗?

  一抹红霞渐渐飘上了若兮的面颊,看着镜子中时而端庄,时而婀娜,时而淫荡,时而柔弱的自己,若兮竟对王胖子的短信产生了些许期待。

  “叮铃铃铃”若兮踩着上课铃声走进了教室。

  “下午我们要进行中考作文的模拟演练,题目是《我为……而活》,文体不限,自由发挥,800字以上,务必要在下课前完成,不然,放学后留下来罚抄作文。都听明白了没?现在就开始吧。”

  宣布完这节课的内容,若兮有点无力的坐在讲台前,今天发生的一切让若兮感到很疲惫。瞟了瞟放在讲台上的手机,有点害怕,却又有一点点的期待。

  “呲呲呲”手机“正合心意”地在讲台上跳动着。

  “又是那个号码,不知道要我干嘛。”

  “现在张开双腿自慰,不照做的话,全学校的人就都会知道你这个只穿丝袜不穿内裤的淫荡女教师了。”

  若兮抬起头环顾了下四周,教室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在伏笔疾书,走廊上不见一个人影。那个人,到底在哪?来不及多想,若兮只得慢慢地分开双腿,把裙子往腰上卷了卷。还好讲台桌的下面是挡着的,不然第一排的学生就全看到这一幅淫荡的画面了。

  此时的王胖子正坐在学校监控室里,原来的保安早被他打发走了,调出若兮所在班级的画面。

  若兮的学校每个教室都装有两台监视器,一台位于教室正中央,另一台在教室正门入口处的天花板上。

  “还在想什么,难道你要让全校都知道你的’光辉事迹‘吗?”

  手机里又传来一通短信,虽然害怕学生发现,却不得不照做。右手缓缓地放下,食指和中指轻轻地贴在私处。这时,若兮才发现自己的私处早已是汪洋一片,蜜液从裤袜渗出,闪着些许光亮。

  “使劲地搓,不高潮你今天就要完蛋!”

  左手拿着手机,看着不堪地威胁短信,右手却不自觉地加快了揉搓的力度和速度。

  监控室的画面里,只见一个女教师大大地张开双腿,及膝的裙子已经往上卷到了腰部,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却在自己的裆部使劲地揉啊揉,看那表情,时而享受,时而痛苦,时而带着一些些的愤怒和无奈,小嘴微微张开,双眼却紧紧地闭着。看着这一幅自己以前只能在脑中YY的画面,王胖子掏出了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棒,使劲地撸着。

  此时的若兮早已忘记自己正处于教室当中,面对着是自己的学生,下体传来的一阵阵快感不断地冲击了脑部的神经。

  “啊……啊……”若兮禁不住小声呻吟了起来。讲台桌下,学生们正埋头苦写,谁也不想放学后还要留下了抄作文,竟然也没人注意到老师的异常表现。其实不然,教室的最后一排,有一道目光正死死地盯着讲台上的若兮,若兮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入了他的眼中。

  快感一波一波地袭来,若兮不禁加快了揉搓的速度,头高高地仰起,好像就要到了高潮的边缘。坐在监控室中的王胖子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撸的速度。

  “啊!”高潮终于来到,弯曲的小腿猛然绷直,连高跟鞋也落在了地上,“扑呲”一声,浊液喷涌而出,王胖子也在这个时候一泄如注。

  也顾不得高跟鞋了,若兮点起脚尖就赤脚落在了地上,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去,想不到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自慰竟然可以这么刺激,这么舒服。过了好一会儿,若兮才回过神来,匆匆地整理了一下仪容,只是脸蛋上的红晕却怎么也散不开去。

  不知道那个人在哪,他有没有看到这个场景。

  “小骚货,今天表现不错,就先饶了你,明天再见吧!”

  手机里又传来了那个人的短信,若兮痴痴地看着,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叮铃铃铃”终于等到了下课的铃声,草草地收起学生的作业,若兮就快步走出了教室。明天,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