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家庭乱伦 >

我有一个舅舅,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到老婆,外婆很着急,听人说可以花点钱到云南、贵州那边买一个,外婆动心了,拿出自己的老本,又找亲戚朋友们借了一些,凑了三万块钱,让舅舅去贵州买一个,舅舅也想成个家,就同意了。

  这时候我正在市里实习,等我实习完从学校领了毕业证回家,舅舅的婚礼都办完了,舅妈正是从贵州买来的,才十几岁,我便称呼她为小舅妈。

  小舅妈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留着长头发,眉毛很浓,英气勃勃的很有个性的样子,嘴唇薄薄的,大概是因为生长在云贵高原上吧,肤色有点黑,黑里又透着点高原红,显得很健康,这时候她来我们这还不久,见到生人有点怯生生的,直到听到我是她的外甥,才笑了,要我喊她舅妈,还说没想到这麽早就成了长辈,都有外甥了。

  小舅妈叫李莹碧,是苗族人,不过这和我们的故事没甚麽关系,我们还是叫她小舅妈吧。我这时候虽然在学校毕业前举办的人才交流会上找到了工作,但因为是新上的生产线,厂房还在建设当中,用人单位也不着急让我们去,便在家中暂时安顿了下来。

  老爸老妈都在外地打工,家里就我一个人,外婆便经常要我去吃饭,一来二去的,和小舅妈也熟了,大概因为年龄相近的关系,小舅妈对我特别亲近。

  我经常问小舅妈一些贵州的风土人情,小舅妈便跟我说,她家在一个深山里,不通公路,如果要出山的话就要走好几天,家里特别穷,还有一个哥哥,也没娶到老婆,她以前也梦想着有一天要走出深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没想到这麽早就实现了,还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我听出小舅妈的话里有一丝黯然,毕竟她才十多岁,还是一个花季少女,现在却要到一个人地两生的地方,嫁给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做老婆,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她家人想要我舅舅手里的三万块钱。我想,嫁到这里来,一定不是小舅妈自己的意愿。

  不过这一切既然已经发生,舅舅和外婆又都对她还不错,小舅妈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安心地在我们这里住下来。我们这里的条件相对小舅妈的老家要好得多了,没过多久,小舅妈脸上的高原红便慢慢褪去,肤色白得多了,也出落得越发楚楚动人。

  在日复一日的日常接触之中,我发现小舅妈似乎对我有了一种异样的情愫,眼神看着我的时候似乎在放电,看电视的时候也会故意坐到我身边,有意无意的用她柔软的乳房在我胳膊上蹭。

  一开始我还没感觉到,觉得是不是苗族的姑娘就是这麽热情奔放的啊,後来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小舅妈也用她的小脚在桌子底下摩擦我的小腿,还夹菜到我的碗里,特别热情的叫我多吃一点,我才觉得不对头,小舅妈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我有些沾沾自喜,毕竟在小慧那里我的爱情是失败的(详情请见拙作《我的前桌是天使》),小舅妈喜欢我,不管怎麽样都能给我增加点对女人的信心。可是又觉得她这种爱情有些不妥当,毕竟我是她的外甥,她是我的小舅妈啊,虽然我跟舅舅不是很亲近,不过外婆对我还是很好的,上了小舅妈给舅舅戴一顶绿帽子总归是不大好吧。

  我还在犹豫,不知道该怎麽拒绝小舅妈,小舅妈已经开始得寸进尺。因为舅舅还要工作,外婆也还有地里的农活要忙,因此在家待业的我和小舅妈有了更多单独相处的机会,这时候小舅妈就露出了她的色女本色,一下子钻到我的怀里,然後在我脸上狠狠的吧唧了一口。

  软玉温香在怀,佳人又毫无顾忌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我拒绝的话便说不出口,小舅妈又闭上了眼,缓缓送上了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炙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一下子就让我的心乱了。

  一双玉臂缠住了我的脖颈,小舅妈的脸与我的脸近在咫尺,两片红唇微微张开:“小鱼,吻我!”我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一时便被情慾冲昏了头脑,狠狠地含住了那两片红唇。

  甜美的津液不断进入我的口中,我粗糙的舌头和小舅妈滑腻的丁香小舌纠缠着,勃发的情慾很快让我的小弟弟坚硬起来,昂首挺胸地裤子里点头。

  小舅妈感受到了我的坚挺,挺翘的香臀在我的下身缓缓蠕动着,用臀缝摩擦着我的肉棒。隔着裤子,我肉棒上的热气似乎仍然散发了出来,让小舅妈浑身酥软,气喘吁吁。

  吻了一会儿,小舅妈挣脱我的怀抱,然後蹲在我面前,隔着裤子抚弄着我的肉棒,说:“小鱼,想让舅妈帮你亲亲麽?”

  我点点头,说:“好啊。”

  小舅妈便拉开我的拉链,扒下我的短裤,霎时,一条粗大的肉棒便弹了出来,差点打在小舅妈娇嫩的粉脸上。

  “哇,好大呀!还这麽硬!”

  看见我的已经充分勃起的巨大肉肠,小舅妈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然後又惊又喜地握住了鸡巴的根部,结果她发现一只手根本握不住,两只手握上去还露着一个油光发亮的大龟头呢。

  “是吗,还好吧,也不算很大。舅舅没有这麽大吗?”我假意谦虚着,心里却为自己的本钱洋洋得意。

  “他没有你这麽大,也没有你这麽硬,毕竟都三十多岁的人了,工作又很辛苦,以前没老婆的时候打手枪又打得太多,他现在根本不行,插进去没两分钟就射了,弄得不上不下的,都满足了我,哪像你这根热气腾腾的大肉肠啊,让人看了就想吃。”小舅妈说完,伸出丁香小舌,开始舔弄我的龟头。

  原来是舅舅已经满足不了她,她才这麽饥渴地勾引我啊,好,就让外甥来满足你吧,不过在外甥为你服务之前,你先用你的樱桃小嘴来帮我消消火,就像刀郎歌里唱的,用你那薄薄的嘴唇,带给我无尽的销魂!

  小舅妈已经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柔软的小舌头在我的马眼上舔着,温软的嘴唇包着我的冠状沟和包皮系带,然後,我的肉棒在小舅妈嘴里渐渐深入,直到再也含不进去,小舅妈的头开始上下起伏,甘甜的津液涂湿了我的大半支肉棒,有些顺着暴露的青筋淌到了鸡巴根部,然後继续往阴囊上顺延。

  “哦……小舅妈……你含得我的鸡巴好爽……是谁教你这麽伺候男人的啊?”我被小舅妈含得有点受不住,那温软湿热的感觉太让人兴奋了。

  “还不是你舅舅啦,每次射了之後就让我帮他舔,舔得多了,就知道怎麽弄了,怎麽样,小舅妈伺候得我的乖外甥舒服吗?”小舅妈吐出我的龟头,娇媚的说。

  “你的外甥的确是满乖的,乖得都让舅妈吃我的大鸡巴。”我在心里兴奋地想:“舅舅肯定想不到,他辛苦调教自己老婆的口技,却白白便宜了我,哈哈!”

  我按着小舅妈的头,让她不要停,看着我又粗又黑的巨物在小舅妈嫣红的嘴唇里出没,我心里兴奋极了,特别有成就感,想不到这麽轻易的就俘获了一个极品人妻的芳心。

  吞吐了一会儿,小舅妈紧紧握住我鸡巴的根部,用力的撸动,不让已经流到阴茎海绵体内的血液回流,我的龟头被胀得越发大了,像一个紫色的鸡蛋,被小舅妈的口水沾湿,发出特别淫靡的亮光,棒身上青筋毕露,细微的血管一条条地爆起,像无数条蚯蚓一样,缠绕着我的鸡巴。

  我只觉得我的阳具被胀得像要爆炸一样,小舅妈也感觉到我的兴奋,她边吮吸我的龟头边抬眼用娇媚的眼神看我,我脸上舒爽到极致的表情显然让她也很有成就感,小舌头裹着我的龟头吮吸得更用劲了。

  “对,就是这样,哦……用力吸……好爽……把我的子孙全都吸出来……哦……灵魂也不要了……你也吸去吧……啊……你怎麽这麽会吸……你白骨精转世吧……啊……要死了……受不了了……要爆发了……全都给你……你外甥的亿万子孙全都给你……啊……射了……”我被小舅妈的烈焰红唇和丁香小舌吸得语无伦次,没过多久,就忍不住在她的小嘴里爆发了,浓浓的精液带着我无数的子孙喷射在小舅妈销魂的唇齿之间。

  小舅妈没有把我的精液吐出来,也没有急着咽下去,而是用舌头在嘴里搅拌着,还张开嘴来让我欣赏,红红的小舌头泡在乳白色的精液里,看起来淫荡极了,小舅妈含含糊糊地问我:“小鱼,你要看舅妈把你的精液吞下肚去吗?”我又惊又喜,想不到小舅妈已经被调教到不介意吞男人精液的地步了,真是淫荡啊,赶忙点点头,说:“好啊,我要看,肯定诱惑死了。”小舅妈又用舌头舔了嘴唇一圈,然後咕噜一声,把我的精液和子子孙孙们一起吞了下去。

  没多久外婆就从地里回来了,这时候我和小舅妈正老老实实的看着电视。外婆年纪已经很大了,眼神不大好,不然她一定会发现我一脸满足的样子,而小舅妈嘴角还有一丝丝精液白色的痕迹。

  ****************************************************二、恋奸情热

  我喜欢上了和小舅妈偷情那种刺激的感觉,不过我们真正亲热的机会并不多,因为同村还有几个从云南贵州那边买来的媳妇都偷偷跑掉了,这里毕竟不是她们的家乡,虽然生活比她们的家乡要好一些,但这些外地来的媳妇们还是没甚麽归属感。外婆很紧张,怕小舅妈也会跑掉,那就是人财两空了,所以她总是紧紧地跟着小舅妈,不给小舅妈一个人独处的机会。

  因此我和小舅妈只能偷偷的玩些暧昧,比如在和外婆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在她的视线死角偷偷的牵手啊,趁外婆去厨房喝水的时候紧张的接吻啊,在吃饭的时候在桌子下面搞些小动作啊,虽然没有真的做爱,但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比真正的做爱还要刺激,这种心理上的刺激比肉体上的刺激还要有意思一些。

  接着机会终於来了,一天,外婆淋了些雨,然後就觉得有点不舒服,头很痛,还有点低烧,舅舅去上班了,我和小舅妈扶着外婆在床上躺下来,给外婆弄了条湿毛巾敷额头後,小舅妈忽然说她有些尿急,要去上厠所,外婆等她走後,急忙叫我跟着小舅妈,免得她趁机跑走了。

  外婆家的厠所和杂物间在一块,里面堆着大捆大捆的玉米秆和叶,我刚走进杂物间,小舅妈火热的身子便贴了上来,门关住从里面扣上之後,我们两炙热的嘴唇便粘到了一起。

  我的心里砰砰砰地跳着,和自己的长辈偷情还真是刺激啊,我的心都快从胸口里蹦出来了,小舅妈也一样,我可以听到她剧烈的心跳声,我们热情如火的拥吻着,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我的手这时候攀上了小舅妈坚挺的胸部,虽然年纪不大,但小舅妈的胸部还是很有料,也许是舅舅努力的按摩,所以她才能长这麽大吧,不过现在,她是我的了,我用力的按着,揉着,捏着,感受少女那一份独有的温软和坚挺。

  “啊……小鱼……你揉得舅妈有点痛……不过好舒服啊……轻一点……轻一点舅妈会更舒服的……”小舅妈在我耳边轻轻地喘着气,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

  我一手揉着小舅妈的奶子,一手就向她的胯间探去,小舅妈解开腰带,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裤子里,我用力地向下伸去,先摸到浓密的阴毛,然後就摸到了那条肉缝,肉缝里湿淋淋的,我用力的往里面挤去,但怎麽也挤不进去,小舅妈两腿分开了一些,我才摸到了肉缝里柔嫩的阴唇。

  我的手指在阴唇内面轻轻的滑动,很快就沾到了淫水变得更湿了,小舅妈扭着身体,两片阴唇闪躲着我的手指,嘴里不住的说着:“痒……不要摸那里……痒……又痒又舒服……”

  我的手指往上了一些,找到阴道上方那颗充血突起的阴蒂,轻轻地按压着,摩擦着,小舅妈更受不住了,身子软得站不住,靠在门上大口的喘着气,脸色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小鱼,你爱舅妈吗,舅妈好爱你,好想和你在一起。”小舅妈轻声地说。

  “嗯,我也爱你,小舅妈你简直诱惑死了,我好喜欢这种和你偷情的感觉。”我说。我说的是实话,和小慧的爱情失败以後,又回到了家乡,我也渐渐的把小慧放下了,但对自己的自信心一下子没那麽强了,是小舅妈的示爱,让我又找到了对女人方面的信心,我对小舅妈很感激。(关於我和小慧的故事,请看拙作《我的前桌是天使》)“嗯,我也喜欢,来吧,小鱼,今天舅妈把身体完完全全的交给你,让你尝尝真正做男人的滋味,你一定会喜欢的。”小舅妈说完,把自己的裤子彻底的脱掉,扶着门,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让我从後面插入。

  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了,以前和小慧做爱,也老用这个姿势,看着小舅妈雪白挺翘的屁股,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翘起来了,我赶忙也解下自己的裤子,抱着小舅妈圆月一样的翘臀,把大鸡巴塞到臀缝里,找准位置,屁股一挺,扑哧一声,便插了进去。

  小舅妈的阴道好紧啊,里面湿漉漉的,又非常的柔软和暖和,我插进去之後几乎舒服得不想动,小舅妈双手扶着门,屁股一耸一耸的,开始套弄我的肉棒。

  快感像海浪般一波一波地从我们结合的地方传来,我也忍不住开始挺动自己的鸡巴,随着我的挺动,结实的腹部和小舅妈的翘臀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而阴道里又有咕滋咕滋的水声和摩擦声。

  小舅妈的阴道真是一个极品美穴,把我的肉棒夹得紧紧的,里面还不断的蠕动,无比的舒爽,舅舅真是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如此极品的美女,单从年龄来论,我和小舅妈才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啊。

  我都有些嫉妒舅舅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好笑,毕竟现在在享受这个极品美穴的可是我啊,虽然我只是她的外甥,可是我的大肉棒有机会进到这个美肉洞里,而且还是她的主人主动邀请我进去的,我应该知足了吧?

  我把着小舅妈的屁股,奋力操乾起来,小舅妈被我操得不断呻吟:“小鱼……你是处男吗……怎麽这麽猛……这麽会操啊……啊……要把小舅妈操死了……小舅妈的淫逼要被你操穿了……啊……顶得好深……我好爱你……我不做你舅妈了……我做你老婆好不好……”

  我心里想:“我早就不是处男了,小慧、莉莉、艳艳、还有燕子,我都操过四个女人了,怎麽老是会被人认做处男呢,难道我长得就像处男?”听着小舅妈的呻吟,心中一动,笑道:“是啊,就是要操穿你的淫逼,你的名字不是就叫做莹碧麽,真是名如其人啊,果然够淫荡,勾引自己的外甥来操逼,说,外甥操得你爽吗?”

  “爽……好爽……外甥操得淫逼好爽……可是我不要做你的舅妈……你带我走吧……我做你老婆……让你天天晚上都能操我……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小舅妈娇喘着说。

  我心里一沈,小舅妈还真的想跑,也是,让她一个才十几岁的花季少女,就这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给舅舅做老婆,又不是自由恋爱,她不想跑才怪了,如此一来,她对我的爱情也得打个问号,她不会是觉得我比较单纯,所以故意勾引我,想让我协助她逃跑吧?

  我心里一下凉了半截,如果是别的甚麽人,我绝对会协助她逃跑,可是她是我舅妈啊,她跑了我外婆怎麽办,老人家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舅舅成了一个家,马上就等着抱孙子了,如果这时候新媳妇跑了,她老人家的身体怎麽受得了?

  我机械的操着小舅妈的淫逼,心里极速的思索:“我该怎麽办,该帮助小舅妈吗?我又能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和她在一起後又该怎麽面对自己的亲戚朋友?……”

  想了一会儿,终於打定主意了,我不能帮她,一方面是因为外婆,另一方面也因为我根本没可能和她在一起,不然我怎麽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啊,如果我那样做了,那不是抢了自己舅舅的老婆?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我估计小舅妈肯定也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她根本没想过要和我在一起,只是想利用我帮她逃出去,就这样她还口口声声地说爱我,没想过这麽做我必须承受的後果吗?

  想明白这一切,我遗憾地对小舅妈说:“不好意思,这个我帮不了你,我不能伤害自己的亲人。”

  小舅妈的身子僵了一下,小妹妹也夹得没那麽紧了,说:“小鱼,帮帮我,我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度过,我不一定要做你老婆的,我可以做你的情人,你想我的时候我就来给你操,没人会知道的,只要你帮我逃走,我就自由了,我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我摇摇头不说话,小舅妈也失望的思索着甚麽,这时候忽然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只听一个声音说:“哎呀,尿急,赶紧到自己家厠所里小个便。”这是舅舅的声音,原来他到点下班回家了。

  另一个声音笑着说:“你呀,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连一泡尿都要留着撒在自己家的厠所里。”这是舅舅的一个工友,也住在附近。

  听着舅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和小舅妈都惊慌起来,我急急思考着对策,甚至都忘了要把鸡巴从小舅妈的阴道里拔出来,要是就这样被发现了,我们两个真是死定了。

  耳听得舅舅就要走到门前,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忙挪动脚步离门远一些,鸡巴仍然插在小舅妈的小骚穴里,低声跟小舅妈说了几句。

  舅舅一推门,发现从里面扣住了,便说:“是谁在里面啊?”小舅妈说:“是我在上大号啦!”舅舅说:“开门,我要进来小便。”小舅妈说:“你是男的啊,哪里小不行,乾嘛非要进来,外面还有别人在,你想你老婆被人看光光啊?”

  舅舅一想还真是,刚刚还被人嘲笑肥水不流外人田呢,於是拉开拉链对着墙角哗哗哗的撒起尿来。他绝对想不到,小舅妈不肯开门的原因是因为小穴里还插着我东亚小小鱼巨大的鸡巴,仅仅隔着一道门,他远赴千里从贵州娶回来的真心疼爱的老婆正在和自己的外甥通奸。

  门外哗哗哗撒尿的声音还在响着,我搂着小舅妈柔软而又僵硬的身体,被这种异样的刺激弄得鸡巴暴涨,忍不住挺着屁股又动了两下,小舅妈紧紧咬着唇,面若桃花,只怕一不注意就要叫出声来。

  舅舅撒完尿,说:“你快点上啊,上完赶紧回去。”小舅妈答应了一声,阴道里却紧紧夹着我的鸡巴,几乎要把我钢铁一般坚硬的肉棒夹断。

  舅舅撒完尿和工友一起走了,我决定赶紧弄,弄完赶紧回去,免得舅舅再起疑心发现我们的奸情就不妙了。

  我挺动着屁股,大力的乾着小舅妈的骚穴,大鸡巴次次到底,每一下都顶撞在小舅妈娇嫩的花心上,小舅妈又被我乾得低声的呻吟起来:“啊……小鱼……不要这麽用力……你要把舅妈乾死了……哦……好酸……好麻……好酥……受不了啊……大鸡巴好热……我要来了……要被自己的外甥操到高潮了……我真是一个淫逼啊……怎麽这麽敏感……啊……要死了……要被操上天了……来了……来了……”

  随着我大力的挺动,小舅妈就像风暴中的一叶小舟,在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上随波逐流,一下被抛上高峰,一下又被扔入低谷,终於,随着她低声的淫叫,她小骚穴里的软肉剧烈的收缩,一股一股的淫水喷了出来,小舅妈被我不间断的操乾操到了高潮!

  我的大龟头被小舅妈骚逼里的淫肉大力的挤压着,再被她炙热的阴精一烫,我再也忍不住了,当然也没有刻意的去忍,我低吼一声,死死抓住小舅妈挺翘的香臀,大鸡巴挺到小舅妈正剧烈收缩的子宫口,喷出了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

  射完精的鸡巴慢慢软下来,我退出小舅妈的身体,小舅妈看着我欲言又止,我说:“你想说甚麽啊,快点说呗,说完要回去了。”

  小舅妈说:“你就算不帮我,也不要告诉你外婆和舅舅他们我想跑,好吗?谢谢你!”

  我沈默了一会儿,实在不想让这个渴望自由的少女太过绝望,便说:“好吧,我不会帮你,但我也绝对不会阻拦你,如果你跑得掉,我祝福你得到你想要的生活。”

  小舅妈说:“我想要的生活就是和你在一起,如果我是你的老婆,我绝对不跑。”我苦笑着说:“那是不可能的。你别多想了,快回去吧,我去帮外婆买点退烧药,也免得舅舅怀疑。”

  小舅妈在杂物间清理自己的身体,我则跑到村里的杂货店买了一板安乃近片,山村里交通不方便,一些简单的头疼脑热的药,杂货店里都备得有,我回到外婆家,喂了外婆吃了两片药,舅舅把我拉到一边,看着小舅妈悄声对我说:“小鱼,下次绝对不要让你小舅妈一个人独处了,因为你和你外婆都在家,我才敢出去工作,我怕你小舅妈会跑,你可得帮我把她看紧了。”

  我看着这个刚刚被我戴了绿帽子的男人,重重的点头,心说:“总算你还没傻到家,知道自己的老婆要跑,你自己把他看紧才是,我可实在不忍心妨碍人家追求自由啊!”

  ******************************************************三、终极大战

  虽然我没有答应帮她,但这小小的挫折阻挡不了小舅妈追求自由的决心,这天,她还是趁着舅舅和外婆不注意逃跑了。

  小舅妈坐车跑到县城,可她读书少,识字不多,本来想坐长途车的,结果匆匆忙忙的,坐上了去市里的汽车。发现小舅妈跑掉了的舅舅赶到县城,刚好遇到了熟人,在汽车站开杂货店的熟人告诉他,看到小舅妈上了去市里的汽车,舅舅连忙包了一辆车,风驰电掣地赶到市里,正好把正要往别的地方跑的小舅妈拦头截住。

  小舅妈被人高马大的舅舅连抢带抱地押回家里,舅舅这次真是怒了,又有点後怕,要真是被小舅妈就这麽跑了,那可真就是人财两空了,他决定要狠狠地教训小舅妈一顿,让她长点记性,记住她是舅舅从贵州花了三万块买回来的,她生是他的人,死也必须是他的鬼。

  舅舅把小舅妈关进房间里,围观的人渐渐的散了,这时的我才得到消息刚刚赶到,看着舅舅紧闭的房门,我很为小舅妈担心,但又不知该如何劝解。

  听着舅舅粗大的手掌拍在小舅妈娇嫩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舅舅怒声道:“我让你跑,我让你跑,今天打死你这个贱货,妈的,我对你难道不好吗,是饿着你了还是累着你了,竟然想跑,跑掉了也就算了,没跑掉那就得狠狠地教训你一顿。”

  小舅妈不断地挣扎哭喊着,连声说着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她一个如花的女子,怎麽犟得过天天做粗活的舅舅呢,只被打的不断呻吟,舅舅打了半天,还是不解气,不过他也累了,也不敢再打了,再打下去小舅妈的屁股就要开花了。

  只听得小舅妈惊恐地喊道:“啊——,你给我打的是甚麽?是毒药吗?不要啊!”我心里又提了起来,不知道舅舅又要怎麽炮制小舅妈了,接着就听到撕扯衣服的声音,舅舅说:“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我知道你想要甚麽,我给你,我给你还不成吗?她妈的我今天干死你!”

  小舅妈惊恐地喊着不要不要,但显然毫无作用,根本挡不住兽慾大发的舅舅,没一会儿就听到两人倒在床上的声音,舅舅喘着粗气,显然已经进到小舅妈身体里,而小舅妈的挣扎渐渐无力,没过多久就开始配合起舅舅来。

  我听见舅舅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骚货,乾死你,今天把你乾爽了吧,我的鸡巴大吗?我乾死你,把你乾死你就老实了,以後就不跑了,乖乖的给我生儿子,妈的,以後你要敢再跑,我就叫全村的男人都来乾你,把你的骚逼乾开花,看看还有哪个男人要你!”

  小舅妈没有说话,不过显然也动情了,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嘴里剧烈的呻吟着,那娇媚的叫床声传到门外,让我的鸡巴也慢慢的硬了。

  舅舅大力的狠插,像是要实践他的话,活活地把小舅妈给乾死,乾了好一回儿,小舅妈没事,舅舅反而忍不住了,啊的低吼一声,叫道:“我操,骚逼怎麽这麽会夹,射了,要射了,啊……射死你!”在小舅妈的极品骚穴里射出了精液。

  舅舅拔出肉棒,但小舅妈显然没有满足,紧紧抓着他的鸡巴不放,抓得舅舅疼死了,骂道:“你这个骚货,还有完没完,都射给你了,还不满足麽?”

  小舅妈大声说:“不行啊……我还要……里面痒死了……还要啊……”

  我听见舅舅惊恐地叫着:“快放手,要断了,鸡巴要被你拉断了,妈的,这个药怎麽这麽厉害!”

  接着房门打开,舅舅赤裸着身子往後退,小舅妈却紧紧地抓着他的鸡巴,脸上一片潮红,嘴里只是喃喃的说:“不行……我还要……我要大鸡巴……好痒……我要大鸡巴止痒……”

  我见小舅妈似乎有点神志不清,忙问舅舅怎麽回事,舅舅尴尬地说:“这骚货很欠乾,我给她打了一支兽用的催情针,可能药量有点大了。”

  我往房间里桌子上一看,只见一个针筒旁边摆了一盒药,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氯前列烯醇注射液。我走进去拿起药盒看功能主治,只见上面有一行字写着:主要用於牛、羊、猪等动物的诱导发情、同期发情和诱导分娩及治疗卵巢机能疾病等。(作者注:氯前列烯醇注射液的确是文中写的这个功效,不过这是兽药,作用於人体会发生甚麽反应我也不知道,请狼友们不要模仿,本小说的情节只是作者意淫,请读者们不要当真。小鱼只是刚好知道这个药名所以借来用用而已。)舅舅是在一个大型的养殖场里做工,没想到他竟然从养殖场里拿出了兽用催情药还给小舅妈用上了,舅舅这时看到小舅妈神志不清的样子,也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了大祸,忙问我:“小鱼,你读书多,你快告诉舅舅现在该怎麽办?”

  我没好气的说:“我怎麽知道该怎麽办,我又不是兽医。”舅舅着急起来,说:“那怎麽办?咱村也没兽医啊,而且这事找兽医来也不管用吧?”他还被小舅妈抓着命根子,只疼得直吸冷气。

  舅舅想了一会儿,说:“她这是发情了,不然小鱼你乾她吧,说不定把她乾爽了就没事了,你说对不对?”

  小舅妈听了舅舅的话,似乎得到了提醒,神志也有点恢复了,嘴里喃喃的说:“对对……我可以找小鱼的大鸡巴乾我……小鱼的年轻大鸡巴最厉害了……一定可以帮我止痒……”说着,就放开舅舅已经萎软的鸡巴向我爬来。

  我吓了一跳,我可不敢当着舅舅的面乾小舅妈,但舅舅竟然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拦着我不让我走,小舅妈爬到我的身前,拉开拉链,扒下短裤,掏出我还有些软的鸡巴就往嘴里塞去。

  “唔……小鱼的大鸡巴好热啊……烫手……好好吃……好香……莹碧要被小鱼的大鸡巴乾……小鱼的大鸡巴会把舅妈乾得好舒服……”小舅妈边含着我的肉棒边含含糊糊的说。

  舅舅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时也不急了,站在一旁看小舅妈舔我的大肉棒。

  小舅妈一边饥渴的吞吐我的肉棒,一边把手放到阴部不断地揉摸着,潺潺的淫水不断流下来,流到了大腿上,一道一道的,淫荡极了。

  小舅妈舔了一会儿,把我的鸡巴舔得完全勃起,然後她就忍不住了,调转过身,把屁股对着我,不断摇动着,嘴里说:“小鱼,我的好外甥,快点来乾我,帮你舅妈的淫逼止痒!”

  我操,不愧是叫李莹碧,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时候我哪还忍得住,管她舅妈不舅妈的呢,操了再说。屁股一挺,大鸡巴扑哧一声就操进小舅妈的淫逼里。

  小舅妈被我顶得身子向前一耸,头颈像天鹅般优雅的扬起,发出哦的一声娇吟,然後往後耸着被舅舅打得通红的翘臀,配合着我操乾起来。

  “啊……外甥的鸡巴好大……撑死了……在老公面前被自己的外甥插入了……啊……好爽……好刺激……这是甚麽感觉……为甚麽别人的就是要比老公的好啊……哦……用劲……乖外甥使劲乾你的骚舅妈……你的骚舅妈是个淫妇……快乾……把我乾死……”小舅妈被我乾得不住口地发出淫言浪语。

  舅舅也被眼前这淫乱的一幕刺激得不行,胯下萎软的大鸡巴渐渐又有了起色,他走到小舅妈面前,说:“真是一个骚货,才用了一点点药,就浪成这个样子,真是欠乾!”说着把大鸡巴塞进小舅妈嘴里,小舅妈也不排斥,含着就吮吸了起来。

  “哦……真是爽……口技越来越好了……不枉我一番费心调教!”舅舅被吸得不断出声赞叹,三两下鸡巴就硬起来了,他看了看我,说:“小鱼,累不,要不我两换下,你来享受一下你舅妈的小嘴,我接着乾她!”

  我当然不能说我早就享受过小舅妈的小嘴了,点头表示同意,说:“好啊,我正好有点累了,换一下也好!”说着拔出肉棒,走到小舅妈身前。

  舅舅又在小舅妈嘴里捅了两下,才恋恋不舍的拔出鸡巴,站到小舅妈身後继续操乾起来,他乾了两下,觉得不太好用劲,便把小舅妈的腿分开一些,说:“骚货,给我站好,腿分开,屁股翘起来,老公乾死你,乾死你这只母猪!”

  “是啊……莹碧是母猪……欠乾的母猪……需要老公这只大公猪来乾我……让我舒服……”小舅妈毫不示弱的反击,只气得舅舅两脚直跳,大鸡巴更用力的撞击。

  我把沾着淫水和舅舅精液的湿漉漉的大鸡巴挺到小舅妈面前,小舅妈看着我笑了一下,一口吞了进去,边吞吐吮吸边被舅舅乾得发出呜呜呜呜的娇吟,舅舅乾了五分钟,两腿绷直,又忍不住射了,小舅妈还没满足,不停扭着丰满挺翘的屁股,嘴里喃喃地说:“还要……还要……”於是我义不容辞地顶了上去,代替舅舅进行丈夫应尽的义务,而舅舅又站到前面,让小舅妈抓着他射了两次的鸡巴吻舔,舔硬了又接着大操大乾。

  就这样,我和舅舅轮流在小舅妈的上下两个洞里抽插,直乾了一个多小时,我在小舅妈泥泞的花径里射了三次,宛如一只发情母兽般的小舅妈才慢慢平静下来,浑身酸痛的沈沈睡去,而我和舅舅,也已经乾得腰酸腿软,头晕眼花,好像被吸乾了所有的精力!

  *****************************************************

        一场大战之後,小舅妈老实了一段时间,几个月後,小舅妈怀孕了,第二年给舅舅生了一个儿子。但小舅妈渴望自由的心从未改变,在以後的几年里,她一次又一次的逃跑,又一次又一次的被舅舅找回来。

  小舅妈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渐渐长大了,开销越来越大,舅舅没办法,只能把儿子交给年迈的外婆带,他带着小舅妈一起去上海打工,那边经济发达,工资要高一些,但见识了大都市的繁华世界,小舅妈更坚持认为自己追求自由的行动是对的,她又一次的逃跑了。

  舅舅已经被这场逃跑与反逃跑的战争耗得筋疲力尽,这次,他没有再去找小舅妈,而是平静地和外婆说:“算了吧,不妨碍人家追求幸福,她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儿子,已经很不错了,把儿子好好的带大就行了!”

  小舅妈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自由,但她好像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幸福生活,我听说,离开舅舅之後,她又交了好几个男朋友,但不是有妇之夫,就是仅仅把她当作玩物,玩腻了便一脚踹开。

  小舅妈现在还是单身,读者朋友们,如果有一天,你在都市里遇到一个叫李莹碧的迷茫女子,那就是我的小舅妈,请你劝劝她:“回家吧,因为家里的老公和儿子还在等待着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