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家庭乱伦 >

大前年表弟结婚,邀请我去帮他办婚礼,一进门就被一个神似温碧霞的女人的美艳给吸引了,我把表弟拉到一边,逗他说,对方的姐姐嫁人了没,表弟说,哪个姐姐啊。

  我一指,表弟笑了,说那是他岳母。

  那次婚礼,我是男方的主事人,表弟的岳母是女方的主事人,所以我们两人有很多事情要商量,一来二去就熟了,因为在我眼中,她很年轻,所以我就没按表弟的叫法叫她伯母,而是叫她惠珍姐,她倒也很乐意我这样叫她。

  婚礼结束,我们还互相留了电话,她还邀请我有空去长沙玩,联系她,她带我去逛。我当然说好。

  正巧去年去长沙出差,一想长沙还有这样一个美艳的熟女,上火车前,给她打了电话。

  没想到,她一下子就听出我的声音,听说我要去长沙,她在电话里问清我的车次,说要接我。

  出了车站,我正四处看,只见远处有一个带着墨镜,穿着连衣裙的长发女人对我招手,我走上前去,正是表弟的岳母惠珍姐。

  我一看,她今天穿了一件碎花连衣裙,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脚蹬一双淡褐色的高跟鞋,看着非常性感。

  我和她打了一辆车,到了她的住处,她热情地把我让进去,我事先要求说先安排住处,没想到她却说:「到了长沙,就到家了,今天我哪都不许去,就住在这。」

  她说,她女儿自从嫁给我表弟后,她的房间还保留着,他们夫妻过节来看她的时候就住在那里,今天我就住她女儿的房间。

  我一看她这样热情好客,就不再推辞。

  然后我就坐在客厅看电视,她去厨房里忙活,不一会饭做好了,我们边吃边聊,她笑着说,自从她老公前些年死了,女儿又出嫁了以后,她这个家难得有点人气。

  我也开玩笑,说:「惠珍姐还这么年轻漂亮,没有人上门追你啊。」她笑了,说:「女儿都嫁人了,老太婆,哪有人能看上。」我说:「你和你女儿站一起,人家都以为是姐妹呢。」她笑得更开心了。

  饭后,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继续热聊。

  她开始问我的情况,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啊,我当然说没有了,问我喜欢什么样的,我说:「喜欢像姐你这样的。」

  趁她开心,我的手触摸到她的丝袜腿,她也没有反对,笑着看了我一眼,像是对我的行为的某种默许。

  我见她不抗拒更大胆了,一伸手把她搂在怀里,伸嘴就吻上了她的嘴,我的舌技公认很棒。

  我和她一阵舌吻,也把她的心防给完全卸下了,我在耳边轻轻说道:「姐,你真美,我想要你。」

  接着我把她平放在沙发上,分开她的丝袜腿,拉开她的内裤,挺枪插进她的小穴。没想到这熟女的逼里竟然那么多水,我一插进便开始抽插起来,都带着水声……

  我又把她的丝袜脚放到嘴边,开始忘情地舔了起来,她开始轻轻地呻吟起来。

  插了一会,又换了几个姿势,最后以老汉推车位在她的逼里发射了。射完后,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的两条丝袜脚则在我的屁股上摩擦着。

  然后我抱着她去到卧房,两人裸躺着,我摸着她的丝袜腿,她撸着我的鸡巴,然后我说:「姐帮我舔舔吧,我也帮姐你舔……」我们开始玩起了69,过了一会,鸡巴硬了,又架起她的丝袜腿,开始新一轮的抽插……

  这晚我们做了三次,到第二天中午,我们才缓过来,然后,她带我出去转了转,晚上回来,自然又是几番大战。

  最后我离开长沙时,她都有点舍不得,一个劲地说有空一定要再去看她,我当然乐意了,连连答应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