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家庭乱伦 >

(一)

  全裸初尝试尽管政府已推动多年的教改,但是学生们的升学压力却不减,就读国三的女儿,即使现在都快一点了还在苦读着。看着她卧室透出台灯灯光,从书房走出的我想泡杯燕麦给她当消夜,补补身子。

  悄悄走近女儿房间,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透过门缝稍稍瞧了一下,竟然发现女儿全身赤裸,没错!女儿竟然一丝不挂的坐在书桌前读着书。震惊之余,想着大概是课业沉重的压力,让一向乖巧的女儿选择夜深人静全裸苦读来释放,於是我打消泡燕麦给她喝的念头,又悄悄的走回房睡觉年纪大了,即使是假日也於七点就自然醒,起床进浴室盥洗后,就去客厅打算看个新闻。

  经过女儿卧室时,不知道期待着什么似的朝她卧室看了一下,晚上睡觉一向敞着房门的女儿,今天依旧,只是……有别於以往的,躺在床上的女儿竟然……竟然还是全裸!

  突然驻足於女儿房门外,看着女儿那发育良好的身躯、光洁的脚丫子,最喜欢在寒冬时塞进我热呼呼的掌里取暖,足控的我也乐於边看电视边轻抚着她的脚丫;接着映入眼帘的是女儿稀疏的阴毛,此时似乎向我宣示着女儿已经长大;再来是纤细的腰身,一向以为女儿太瘦了,直到这时才发现其实不是瘦,而是原本婴儿肥的身材被拉长而显苗条最后,我的眼光不自觉地停留在女儿的胸部,粉红色的乳头,还有些许陷在乳晕中,看起来极待开发似的。看着看着,突然惊觉不知何时女儿已经醒了,正笑吟吟的望着我,望着她色迷迷的老爸。

  「你……你醒了啊?」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说着。

  「是啊!爸,早安。」「早安,小安。」对了,忘了介绍女儿的名字叫做小安。

  接着我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新闻记者正以高八度的声音报着八仙尘爆灾情,不懂,明明是这么多人受难,怎么记者先生小姐们似乎各个显得很兴奋似的?由於外面的浴室需经过客厅,没想到起床盥洗的女儿,竟然就裸着身子经过我面前走去浴室。

  盥洗完,女儿维持着全裸,就这样走到客厅来,若无其事地坐在我身边。

  「哇,想不到只是去玩,竟然也会遇上这么惨的事。」「是啊,还有一百多人命危呢!」我瞄了一眼全裸的女儿:「我说小安啊,爸不反对你在卧室全裸或者是裸睡,但是在客厅,至少也要穿个什么吧,这样实在……实在不太好吧?」「爸,干嘛这么古板啦?小时候我们不也经常一起洗澡,小安身上的哪一片肌肤您没瞧过的呀,怎么这下反而害羞起来了?」「那是小时候呀!」「小时候我是您女儿,难道长大了就不是吗?」「这……」「对了,我给您看样东西。」说着,小安又全裸着一蹦一跳的回到房间,然后捧着台笔电出来。回到客厅的小安并没有坐回我身旁的位置,而是整个人塞进我怀里,坐在我腿上。

  「爸,您看。」坐在我腿上的小安打开了笔电,一堆外国的裸男裸女瞬间出现在萤幕中,看起来并不是我偶尔逛的色情网站般,应该是天体家庭,或者是某种天体聚会吧!萤幕中男女老少虽然都没有穿衣服,却都自然地玩着球、弹着乐器,甚至游泳、烤肉以及登山健行。

  「爸,这就是国外风行的天体家庭。」「可是我们在台湾,天体还是算违法的呀!」「在户外虽然是违法,那我们在家裸体就好呀,在家裸总不违法吧?」「好吧,你想裸就由着你噜!」「不,爸,我是希望……希望您也一起……一起在家天体。 」「嗄!这……不太好吧?」显然女儿已经打定主意,当她将笔电放在茶几上之后,就回头帮我脱下早已因抱着全裸女儿而紧张汗湿的背心,接着,女儿脱下我的短裤,最后还没打算放过我,继续将我身上最后一条内裤给脱下。

  老实说,假日或者夜深人静时,我也会逛逛成人网站,而且刚刚抱着全裸的女儿时,除了紧张而汗湿背心外,阴茎早就因受刺激而勃起,所以当女儿脱下我的内裤时,勃起的窘样当然就赤裸裸的呈现可女儿只是摀嘴笑了一下:「爸,您头一次在女儿面前全裸,而且面对着发育良好的女儿,有着男人的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您不用觉得害羞啦!」『是啊,女儿的好身材,即使和尚看了也会勃起吧?』我如是安慰着自己。

  就这样,周末上午,父女俩全裸着坐在客厅看新闻,而且好像平常般讨论着八仙气爆,评论着蓝绿谁可能当总统很快地,时间接近中午。

  「爸,您饿了吗?」「嗯,那我们穿衣服去街上吃吧!」「不啦,小安今天想吃麦当劳。」「好啊!那我们穿衣服,我载你去吃。」「不如这样,我们叫外送好了。」小安就是铁了心,让我最后能穿回衣服的希望也破灭。

  很快地对讲机响起:「你好,麦当劳欢乐送。」小安按了开门钮,阻止了起身想去卧室的我。一会,小安就这样全裸的去开门,没想到外送员是个女生,似乎还认识小安的样子。

  「哇!小安你真的在家里全裸喔!」「不只是我喔,我爸正全裸在客厅看电视呢!」「嗄!你爸?」外送员探头进客厅,看到也是全裸的我,此时我窘到真想钻个洞藏住自己。

  「伯……伯父好。」「你好。」这什么情形呀?

  「对了,怡君,你要不要也加入我们?」原来麦当劳的外送员叫做怡君,跟我前任女友同名。

  「可以吗?」怡君似乎对全裸也很感兴趣。

  「你等等,我问一下我爸。」小安从门后探个头向我:「爸,怡君想加入我们耶,可以吗?」「人家不是在上班吗?小安你就别耽误人家了。」其实我有点动摇。 呵呵!

  「伯父,没关系,其实我因为假日没地方去,今天原本是休假的。」不可思议的,怡君竟然边说边进门。 当小安关起门后,怡君就在客厅,有如进人家房子要脱鞋子般自然,就在客厅脱下了麦当劳红色制服,接着,边跟小安聊着,边脱下了内裤。

  「小安,麻烦帮我开一下胸罩的扣子,这件真的很难开。 」「喔,好。」就在小安解开怡君的胸罩之后,家里原本突兀的全裸父女俩外,又多了个裸女。相较於刚发育的小安,怡君阴毛较多,且显然修剪过,胸部也较盈握的小安大了不少,目视约有C罩杯吧!在这样的刺激之下,让我已经勃起的阴茎更是一跳一跳的。

  「哈,小安,你爸勃起耶!」「是啊,毕竟我爸第一次从事天体活动呀,有生理现象也是正常的。况且怡君你身材那么好,连我都不禁羡慕呢!」说着,小安伸出狼爪摸向怡君的胸部。

  看着两人全裸的嬉闹,让我口乾舌燥的。哈哈!

  「爸,那我们来吃汉堡吧!怡君说这餐算庆祝爸头一次,她请客。」「喔,好,吃饭吃饭。」我吞了口口水,裸体的坐在餐桌前,面对着全裸的女儿小安,以及今天头一次见面就全裸相见的麦当劳外送女服务员怡君,啃着一向不爱吃的微温汉堡。我不是在做梦吧?呵呵。

  (二)

  射精在女儿手上有时候,即使做梦也感觉很真实,昨晚我就梦见了跟女儿全裸在客厅中看电视、评论蓝绿,甚至还有年轻貌美的麦当劳女外送员全裸加入。

  今早醒来就闻到了煎蛋的香味,大概是女儿在厨房吧!盥洗后到厨房一看,全裸的女儿正忙着煎蛋、煎火腿。嗯,什么?原来这不是梦,因为女儿可是活生生的全裸在厨房里忙着,跟梦境稍有不同的是,女儿还多穿着一条围裙。

  「爸,早安。」「小安早。」「爸,您忘了昨天我们天体家庭的约定。」「嗄?」是啊,昨晚在梦境里,不是,是昨天的确答应了小安,以后在家要陪她,陪她过天体生活。我进房脱下衣物后,全裸到客厅看电视,很快地,小安端了香喷喷的火腿煎蛋以及热豆浆到客厅来并坐在我身边。新闻主播依旧以高八度的声音报导着八仙灾情,但是却看得我口乾舌燥的,不是因为气爆灾情,而是身边裸体的女儿。

  女儿来到客厅边盯着电视,边脱下围裙:「啊,气爆已经两个人死亡了,真可怜。 」「是啊,小安你要是跟同学约去玩,还是少去类似的地方,让自己涉险。 」「爸,您放心啦,你女儿懂得照顾自己。来,吃饭吧!」感觉女儿有意无意地瞄了一下我的下体,是的,即使经过昨一整天的训练,这时候裸体面对女儿,我的阴茎依旧勃起,此时阴茎正怒指着女儿。

  我用筷子夹起火腿蛋,喝了一口豆浆,口乾舌燥的感觉算是舒缓了些。此时门铃响起,「大概是怡君来了,我去开门。 」小安说,难怪她准备了三分早餐。

  「伯父好!」果然是怡君,一进门她在玄关脱下了鞋子,接着就来客厅坐下,坐在小安的右边盯着电视,彷佛在自己家似的边脱着上衣,小安如同昨天般帮怡君解开胸罩背后的扣子。

  「谢谢!这件胸罩真的买错了,这么难脱,还贵不隆冬的。」怡君接着脱下裙子,然后看了我一眼又脱下了内裤:「小安,你爸今天还是一样勃起喔!还没习惯。 」「哪有人这么快就习惯呀,更何况多了一对大奶诱惑我爸。」说着,小安又伸手摸向怡君的胸部,这次怡君较无忌惮地回摸小安,『我可不可以加入呀?』内心这样OS。

  三个人吃完了早餐,小安端了空盘去厨房洗,客厅剩下我跟怡君。

  「伯父,小安说今天想去南庄您买的那个农舍过一天乡下的天体生活。」「嗄,是这样喔!」「小安没跟您说喔?她说南庄那边没什么人烟,应该挺适合天体而不会被检举。 」「也是。」原来小安都计划好了,计划今天的天体生活。

  洗好了餐盘,三个人在客厅里看了下电视后,小安下命令般的说:「爸、怡君,那我们出发吧!」小安仅准许我穿一件衣服,於是我挑一件长T,长度刚好盖住屁股以及勃起的阴茎;小安跟怡君也只穿着长T,素色长T丝毫掩不住两人好身材,怡君的激凸更是明显。 就这样一行三人全身只穿一件长T,搭电梯来到地下楼的停车场。

  也算运气好吧,一直到抵达地下室都没遇到邻居,只有车子开到出口时,一向好色的警卫老张似乎看出倪端:「诚先生出门呀?」老张虽然跟我打招呼,眼睛却盯着女儿小安以及怡君胸前猛瞧,难道他看出了她两胸前的激凸?

  「是啊,带两个小朋友去南庄渡个假。」「你女儿长好大了。」长大?难道是指小安的胸部吗?

  「我们不也是老了。」车子很快地驶离市区,窗外的景色也由水泥丛林变成了一片地油油的森林。

  南庄很快就到了,小安以及怡君很开心地下了车,并将身上唯一的一件T恤脱下丢在车上。

  「哇!果然在郊外裸体跟家里感觉不一样,好自由自在喔!」怡君开心的嚷着。

  「爸,您也快加入我们吧!」於是我也脱下了身上仅有的T恤,全裸地加入了小安、怡君的全裸行列。

  话说这南庄,其实只是块农地,台湾人传统有土斯有财的观念下,我也跟着买一片农地,在农地上头盖了一间木屋农舍,平日虽也曾带小安来渡假,可是这次除了多带一位妙龄美女怡君,甚至一行三人还全裸。

  虽然只是假日才会来的小木屋,里头也是有个大冰箱,即使过个两天足不出户的生活也足以应付。看着全裸的小安以及怡君忙进忙出的,挺着根大阴茎的我也跟着帮忙;很快的,烤肉炉具算是就定位,小安跟怡君也铺好了餐桌,於是开始我升火烤肉,怡君忙着帮忙腌肉片、串香肠,小安则是坐在我身边帮我擦擦汗什么的。

  裸体是很爽的一件事,尤其在两个妙龄裸女面前全裸,但是裸体烤肉可就有点辛苦了,挺起的肉棒朝着前面的火源一直烤,那种滋味让我体验到身为香肠的辛苦。哈哈!

  很快地阴茎烤熟了……呃,我是说烤炉上的香肠烤熟了,小安用筷子夹了一片烤好的香肠给我,却忘了刚烤好还烫呼呼的,我一含到口就吐出来,香肠凑巧就掉到我的阴茎上头「呼~~好烫!好烫!」「爸,有没有烫到您?」情急之下,小安竟然拿起刚刚在喝的矿泉水,朝着我被香肠烫到的大阴茎泼去,随后大概发现这样不妥,又拿起桌上的湿纸巾擦拭着我勃起的阴茎……这样一下子泼水,一下子湿巾擦拭,让勃起一上午的阴茎差点就射了出来。

  「没有关系,其实嘴含过香肠也不是那么烫,吓到而已。」「还说没事,爸您的鸡鸡都烫红了。」小安情急下,正用双手捧着我的阴茎,担心的拿湿纸巾擦拭着,好像在帮我打手枪似的。一旁的怡君见状不禁笑了出来,她对着小安说:「安,男人勃起久了,龟头本来就会红得发紫,你再弄下去,当心你爸爸会……」果然怡君后面的「你爸爸会射出来」还没说完,被折腾的阴茎终於受不了,让我精门一松,几股精液就射了出来。

  小安看到爸爸忽然在自己的手上射精,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意会过来是怎么回事,怡君则在一旁哈哈大笑着。其实最糗的是我好吗,竟然会射在女儿手上,急忙接过小安手上的湿巾擦拭着,没想到一直在一旁大笑的怡君此时竟然接过我手上的湿巾,仔仔细细地擦拭着我刚射精的阴茎,让我很感动,也让刚射完的阴茎悄悄的再度勃起。

  (三)

  女王加入吃完了烤肉,小安建议去距离农舍约一公里的小溪玩,虽然小溪距离农舍约有一公里之遥,不过由於是假日应该不会有人,加上农舍地处偏僻,於是我就答应了女儿。女儿小安开心的挽着怡君的手,两人一蹦一跳的哼着歌,连同我一行三人朝着小溪出发一路上鸟语花香的好不愉快,看着全裸的小安,再看看一样全裸的怡君,还好自己有健身的习惯,即使年届四十,身材依然没走样,除了有一点啤酒肚外。

  不知不觉一行三人抵达了小溪,「哇,好冰凉唷!」小安终究只是大孩子,双足踏进溪水就开心得跟什么似的:「爸、怡君,快过来,溪水好凉快喔!」这处小溪很浅,在小安还小时就经常带她来玩,大小急流她几乎熟透,因此我也很放心的让她下水。虽然抵达溪边,怡君却只是坐在溪边的大石上,仅将一双玉足泡浸在溪水中。

  「怎不下水陪小安玩吗?」我问着怡君。

  「不了,我在这看小安玩就好,伯父可以下水去玩呀!」「没关系,陪你坐坐。」看着怡君裸着的身影,长及肩膀的秀发散在她裸肩上,除了较高外,还真有几分神似我的前女友呢,当然,年轻很多啦!

  「伯父,您真开明耶,愿意陪小安这样全裸。」「呵,就这么个女儿,自小我跟她妈就宠她,什么事都依着她。其实这样全裸也挺舒服的,不影响别人也还好。」怡君看了我一眼,无意地瞄了下我的阴茎:「伯父,您这样子(指我勃着)不难受喔?「「哈,难受倒不至於啦,你不见怪就好。哈哈!」唉,老挺着根硬梆梆的阴茎能不难受吗?

  「伯……伯父,不如我帮您弄出来……」怡君说着一个翻身,半蹲坐在我胯前就直接伸出手来端起我勃着的阴茎,帮我撸了起来。

  我讶异之余,看着怡君红着脸认真的撸着我的阴茎,加上人在溪边,又担心此时小安看见,竟然很快地就有感觉,袭来的快感一波波的,精液就这样直射了出来,全部射在怡君的胸前。

  怡君红着脸抬头看了我一下,随即牵着我的手拉我进入溪中:「伯父,我们一起陪小安玩水吧!」一进到溪中,不知情的小安对我们摇着手,怡君很技巧的以手舀水泼向我的阴茎,小安以为我们在玩泼水战,於是也靠了过来:「好诈喔,自己先玩起泼水仗了。」有小安的加入泼水,刚刚射过精的阴茎很快因冷冽的溪水而消肿,龟头上残留的精液也被溪水冲洗乾净。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怡君刚刚这样做的原因,还是鼓起精神陪着小安玩水。

  欢乐的时光过得都比较快,在溪边玩着水不自觉就到傍晚了。

  「小安、怡君,该回农舍了,一会天黑就会着凉。」「喔,好。」小安应着,怡君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回程的路上,小安自己一人走在前面,依旧是一蹦一跳的像只裸体的小兔子般,怡君则是傍着我,搂着我的手,一老两小就这样光着身体踏着夕阳返归途。

  晚上的确有点凉,小安建议回屋里看电视,看着她拿出随身碟,插进电视里按着选单,「难得在都没人的地方,我们看恐怖片好了。」小安建议着,也没等我们附议她就按了播放。

  小安和怡君一左一右的坐在我两旁,刚开始还只是一般的坐姿,随电电视剧情的发展,内容越来越恐怖,她俩就不自觉地靠着我,甚至直接搂着我的手臂。

  平时还好,现在可是两枚全裸的妙龄女,害我的阴茎竟然又……哈哈!

  随着电影剧情的高潮,两妹也更搂紧了我双臂,天啊!此时我哪管剧情的发展,四只乳房就这样残忍的紧贴着我,我却只能双臂僵硬的摆直。后来我抽起双臂,顺着剧情更紧张时搂着双妹,小安甚至如幼时般几乎整个人贴着我而坐。女儿呀,再怎么说你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这样贴着老爸……会乱伦的呀!

  突然宁静的门外传来灯光,似乎有车子进来,原本心想大概是住邻近的邻居也来渡假,车子却停在院子前一阵子又驶离,接着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就在脚步声终止后,大门竟然开了。

  「妈,你终於来了。」小安离开我迎上前去。

  没错,进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妻子秀秀。秀秀一进门瞄了一眼正搂着我的怡君,又看了一眼全裸的我们三人,原本以为她会发作的,没想到……「小安,你是怎么说服你固执的爸爸也加入天体的?」没想到秀秀不但没生气,竟然还这样说,於是小安叽叽喳喳的说着如何裸体做早餐,又是如何只穿T恤开车来南庄,又是如何准备烤肉,甚至连我如何被香肠烫到,以及如何不小心射精在她手上都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还好她没瞧见溪边怡君帮我撸管的事。

  「妈,你也加入我们吧!」小安拉着秀秀,於是秀秀脱下高跟鞋换上拖鞋,坐在单人椅上脱下丝袜,接着一件件的脱下衣服,然后就当着大家的面全裸了。

  「好热!你们在看影片喔?刚下飞机就赶来南庄,我先洗个澡去。」秀秀起身走向浴室,走到怡君身边瞄了她一眼,似乎也发现我的阴茎正勃起着。

  「小安,这位是……」「忘了介绍,她是我学姐怡君。」「伯母好。」「学姊?国中学姊喔!」「是啊,她现在念高中,暑假刚拿到驾照,现在在麦当劳打工。」「嗯,你们继续看,我先洗澡去。」当秀秀洗完澡出来,小安就拉着我一起去洗澡:「爸,一起洗啦!从小六起您几乎没陪我一起洗过澡了。」拗不过小安,於是陪她一起洗澡,洗完后轮怡君洗,然后怡君和小安就回房去。

  房间里「小安,你爸似乎有点怕你妈厚。」「不会啊,平常他们感情很好的。」「听你说你爸是个作家,你妈……难道是空姐喔?」「哈哈,我妈是编辑主管(总编辑)啦,我爸的作品都是交给我妈的公司出版。」「酱子啊,那我们睡觉吧!晚安。」「怡君晚安。」             (四)跨越隐形的线傍晚,女儿小安又吵着要和我一起洗澡,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一起洗。小安如同幼时般躺在浴缸中,头枕在我的大腿上,由我帮她洗头。 此时的小安发育得差不多了,看着她粉红色的乳头、稀疏的阴毛,以及从阴毛中微微探头的阴唇,我胯下的阴茎忍不住又渐渐勃起。

  洗好了头,想伸手过去拿花洒,女儿正好回过头来:「爸……」小安刚张开嘴,真的很巧,巧到别说是你了,连我都不相信,勃起的阴茎就在小安喊爸时,就这样塞进她的嘴里。 人的自然反应,当有东西塞进去时会合上嘴,小安也不例外的合上了嘴,这等於是含住了我的阴茎乖乖,这亲女儿含着自己的阴茎,刺激度真的不可言喻,没想到小安也没有吐出来的打算,而是继续含着它,继续帮我口交。

  此时,怡君竟然悄悄地也进了浴室:「厚,就知道你们耍诈,父女俩躲在浴室享受着天伦,把我一个人落在客厅。 」怡君边说着,边用她C罩杯的双乳由后帮我洗着背,加上女儿的口交,双重刺激之下不免让我呻吟了起来。我一手揉着小安的奶,另一手则是抠着怡君的蜜穴,突然感到快感一阵阵的袭来。

  就在我即将要在女儿口中射精时,突然有人敲着门:「爸,爸爸。」奇怪,小安不是正在帮我口交吗,那门外喊着爸的人是……「爸,小懒猪爸,起床了,早餐都弄好了。」此时我从床上惊醒,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遗憾着小安帮我口交以及怡君帮我乳浴原来是场梦;另一方面却也庆幸着还好只是梦,否则岂不真的乱伦了?

  「小安,你妈呢?」边走出客厅,我边问着已经就座的小安,小安以及怡君此时仍旧维持着全裸状态,算起来,今天已经是我天体生活的第三天了。

  「妈很早就出门了啊,她说有个稿子赶着交。她把你的车子开走,说傍晚会来接我们。」「这样喔?好吧,吃早餐吧!」「伯父昨晚睡得很香喔,一早就这么有精神。」怡君调侃着我的勃起,还好她们并不知道我刚刚的春梦。小安听了怡君的话,也瞄了我勃起的阴茎一眼抿嘴而笑。

  吃完早餐,三人又回到电视机前,小安挑了部笑料片,大笑之余还倒向我怀里。 后来小安将一双嫩足搁在我腿上,如她幼时般我轻揉着小安双足,怡君看了一眼也伸脚过来,只是小安放足的地方约在大腿中间部位,怡君一伸过来就直接放在大腿近鼠蹊部。随着片子的笑梗,甚至感觉到怡君的脚掌根本是贴着我的阴茎,好像公然在女儿小安面前帮我足交。而小安依旧不知情的看着电视,任凭着我揉着她柔嫩的双足。

  吃过午饭,小安一反常态的竟然穿上一件小内裤,上身虽然还是维持着裸体状态,怡君偷偷的告诉我,原来小安的「那名远亲」来访。 即使是穿上内裤,小安的诱惑度,哈,反而感觉更强烈了。

  原本计划好下午要再访那条野溪玩水的,也因为小安的远亲来访(还听不懂喔?就是俗称的「大姨妈」呀),只剩下我跟怡君前往。路上,我跟怡君没什么交谈,怡君静静地搂着我的手,外人看到了真的会以为是一对情侣,一对全裸的恩爱情侣抵达溪边后,我跟怡君坐在昨天的那块大石上,两人四足在水里晃着,我低头看怡君的双足,发现怡君有着很好看的脚,而且还是希腊脚呢(难怪怡君这么美)!就在我盯着怡君的双脚看时,怡君抬头看我,我回过头看怡君,她竟然闭眼迎了上来。

  无人的溪边午后,我跟怡君这一老一少跨越过那条天体族隐形的线,我吻着怡君,如同昨晚的春梦般,手抠着怡君的蜜穴,怡君也套弄着我勃起的阴茎。 接着,怡君又回到我胯前,这次不是帮我撸管,而是直接将阴茎塞入口中,我挺腰迎合着她,贪婪地将阴茎伸进怡君的口腔深处。

  随后,我抱起怡君,将她放在大石上,打开怡君双腿,怡君配合地将腿张开成M字形,我伸出阴茎,插进怡君湿淋淋的蜜穴抽动着,直到快感再度袭来……事后我跟怡君进入溪中冲洗,体贴的怡君舀起溪水帮我洗着阴茎,冲洗乾净还不忘再含进口中,刚刚经冷冽溪水冲击的阴茎,也由紧缩的状态,因怡君口腔的温暖而解放。

  冲洗完毕后,我搂着怡君步回农舍木屋去,如同出发时一样,我们谁也没说话,那种默契却表达在我搂着她的动作上。怡君紧紧地依偎着我,甚至都到了木屋还不舍分开,进屋后,我才松开搂着怡君的手。

  「爸,你们回来了?刚刚妈有打电话来,大概四十分钟后来接我们。」「是喔?好,我知道了。」三人收拾着小屋,将垃圾打包好,没多久秀秀也到了,我们穿上昨天的T恤一一上了车,告别了这愉快的两天一夜小屋。

  本楼字节数:17731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