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情色笑话 >
晚上八点半,早睡的人恐怕已经上了床,可是,金玉莲却要外出,金玉莲很不情愿的却又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金玉莲的心情,十分沉重。

    自己要去的地方,是本市的一家高档酒店,凤栖阁酒店。

    凤栖阁这个名字,金玉莲十分喜欢,美丽的凤凰栖身的楼阁,听起来既浪漫,又温馨,凤栖阁酒店是本市高档酒店,装潢很豪华,有档次有品味,当然,价钱也不菲。

    金玉莲曾来这儿喝过喜酒,一桌喜酒的价钱要四千八百元钱,相当昂贵,像自己这样的工薪阶层,是吃不起也住不起的。

    出租车很快就将金玉莲送到了凤栖阁酒店的大堂门口。

    站在上百万元的豪华旋转门前,金玉莲忽然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忽然变得犹豫起来。

    自己来凤栖阁酒店做什么??

    金玉莲一路上不断的问自己,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回答自己。

    自己是来凤栖阁酒店睡觉的,是来睡觉的,是来陪男人睡觉的,只不过,那个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周庆,而是,另外的一个男人,程杰。

    金玉莲忽然苦笑了一下,其它女人,或许有可能背着老公到酒店和别的男人偷情,而自己呢,公然的,堂而皇之的来酒店和别的男人睡觉,毫不惧怕老公的责难,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因为,是自己的老公周庆,让自己来和别的男人睡觉的。

    令人难以理解难以相信的原因。

    男人,一个男人,竟然会把自己的老婆,强硬的推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让别的男人糟蹋自己的老婆。甘心戴绿帽……

    金玉莲忽然有一种苦闷的感觉。

    如此离奇古怪的事情,怎么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老公周庆在家中苦苦求了自己一个星期,金玉莲从最日的强硬反对拒绝的态度,慢慢被周庆的软硬兼施,彻底打跨了。

    金玉莲不得不答应了老公周庆的要求,陪周庆的主管程杰睡觉。

    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自己的老公周庆,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工作五年了,依然还只是一个小职员,最低的工资标准,最差的待遇,甚至连一些新来的员工,也比周庆这样的老员工的待遇要好一些。

    老公的无能,一直让金玉莲觉得十分苦闷。

    想当年,在大学期间,老公周庆与自己,是全校出名的郎才女貌,金童玉女,是很多同学羡慕的一对,金玉莲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自己有一个,很帅,而且还有才华的老公,金玉莲一直坚定的相信,自己一定会幸福一辈子的……

    可是,残酷的现实一再告诉自己,自己向往的幸福生活,并不存在。

    虽然老公很帅很有才华,大学毕业后就考进入了这家全国知名的,五百强的超大型通信网络公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可是,令人觉得奇怪的是,老公在公司内干了整整五年,可他的级别,依然是公司里最低级的,待遇最低,薪水最低,金玉莲始终觉得奇怪,老公周庆每天都没日没夜的苦干实干,他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也做出过不菲的成绩,可为什么,他总是得不到公司的重用??难道,公司高层领导,就这么不识货吗??

    这个问题,同样也是老公周庆一直以来困扰的问题。

    老公周庆劝说自己,只要自己走出这一步,周庆他就可以升官发财,咱家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摆脱困境,摆脱贫穷的生活,金玉莲忽然来了一点勇气,忽然迈进了凤栖阁的大门,走进了大堂内。

    豪华的装潢,金壁辉煌的装饰,再一次刺激了金玉莲,凭什么,自己的姐妹们,可以住高档住宅,吃山珍海味,凭什么她们可以买几万的包包,鞋子,穿昂贵的漂亮衣服,凭什么,,自己就不能呢??

    理由,也同样简单,因为老公没能力,赚不到大钱。

    跨出这一步,说不定,自己就可以帮助老公升官发财,也许,自己家,就可以过上好日子。

    为了将来,金玉莲心一狠,走上了观光电梯,按了一下,22楼。

    说好的房间,是,2208号房间,自己今晚入睡的房间。

    电梯特别快,22楼,眨眼间就到了,金玉莲走出了电梯,走到了2208号房间前,忽然,金玉莲又犹豫了。

第2章 第二个男人

    自己是来和另一个男人睡觉的,自己会被另一个男人玩弄,做夫妻间做的那种事情,但这个男人,却并不是自己的老公。

    自己今年27岁了,金玉莲一直对自己的长相身材十分满意,从日中起,金玉莲的名字就在很多男生之间传播,日中,高中,大学,金玉莲收到过的情书,像雪花片一般多,追求自己的男生,数不胜数,可是,金玉莲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不喜欢像自己的某些姐妹一样,喜欢和不同的男生乱来。

    烂,交,乱搞,尝试不同的男人,并多次被人抛弃,怀孕,堕胎,自甘堕落。

    不,金玉莲可不是那种女人,在金玉莲的眼里,一个女人,应该洁身自爱,一辈子,只要有一个男人,就足够了,真心真意的爱一个人,相依相守一辈子,自己的爱,给唯一的一个男人,这就足够了,即使别的男人比自己的老公更帅,更有才华,更有钱,也不能打动金玉莲的心。

    一个好女人,应该对自己的老公,一心一意,忠贞不渝,海枯石烂也不会背叛老公。

    一想到这,金玉莲的脚步,忽然停在了,2208号房间的门前。

    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与自己的做人原则是背道而驰的,自己,竟然是来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这种行为,是自己所不能容许的。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听老公的话??

    事情,还要从一周前开始说起。

    一周前,老公周庆的死党,何欢,又升官了,从一名主管,升为了小部门经理,年薪高达三十万,这家大型通信网络公司的待遇,其实是相当不错的,普通的员工,七八万一年,但一个主管,就有十五万年薪,而一个小部门的经理,就有三十万年薪,大部门的经理,就有五十万年薪,而公司的副总,则有八十万年薪,老总,只是市公司的老总,就有一百多万年薪。据说,省公司的老总,年薪在三百万以上。

    换而言之,只要能在公司往上爬,升官升上去,收入自然不会低。金玉莲全家的生活,立马可以得到改善。

    何欢是周庆的同学,也是自己的同学,周庆与何欢两人,是同时考进这家大公司的。五年了,何欢从小职员,变成了年薪三十万的部门经理,而自己的老公周庆,干了五年了,还是最基层的小职员,七八万一年,这,是一件很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在金玉莲的眼里,何欢各方面的能力,都比自己的老公周庆差得太远了,凭什么何欢可以升上去,而周庆却不行呢??

    上周六晚上,何欢请全部门的职员吃饭,庆祝他当上了部门经理,那天晚上,他十分高兴,三十万一年的收入,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当晚,何欢喝得有点高了,吃完饭还带大伙儿去了KTV猛喝,自己的老公周庆,实在忍不住问了何欢,一句最不该问的话。

    “咱俩老同学了,同时进入公司,但为什么,你可以当上部门经理,我却不能呢??”

    何欢意味深长的悄悄在周庆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金玉莲注意到,当时老公周庆的脸,立马就变了。

    回来之后,周庆就变得十分激动。

    周庆告诉了自己,一个惊人的事实。

    “欲升官,先献妻……”

    这个秘密,何欢一直没有告诉周庆,这显然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那晚是酒喝多了,实在忍不住了,才抖出了这个秘密。

    真没想到,这何欢现在升官发财,原来是贡献出了自己的老婆。

    “何欢还说,像你这样的美人,如果肯陪领导睡觉的话,我升官升得,一定比何欢还要快,还要高……”

    金玉莲被周庆的话惊呆了。为了升官发财,就可以将自己的老婆,贡献出去??

    那和做*的女人,有什么区别?陪任意的男人睡觉,赚得钱还要多呢……

    可周庆却否定了自己的话,做*的女人,是吃青春饭的,是陪无数的男人睡觉的,而且,也只能赚几年的钱,可是,自己就不同了,只要陪屈指可数的几个男人睡觉,周庆就能升居要职,而且,一旦周庆上位,钱就大把大把的进帐,工资是可以一直领到退休的。

    金玉莲几乎被周庆的话气呆了,在他的眼里,很明显,钱已经比她这个老婆还要重要的多了。

    自己的老婆,只是一个可以随便供别的男人玩乐的物品,升官,发财,赚大钱,才是他最看重的事情。

    一想到这点,金玉莲又是一阵难过,自己的老公,已经变了,比起今晚的这个程杰来,好像差了很大一截……

    啊,金玉莲突然想到,今晚自己来陪睡的男人,是周庆的主管,程杰,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第3章 温柔似水

    一想到程杰,金玉莲忽然有些心动,情不自禁的想要伸手敲门。

    程杰是周庆的主管,今年三十岁,程杰很帅,而且很有风度,温柔体贴,谈吐得当,是一个难得人才,他们这家通信公司,确实是人才辈出,是一个大公司应有的风范,精英如云,想要在这家大公司出头,确实很不容易。

    程杰经常请部门的同事吃饭,确切说,是他的下属,周庆就是他的下属,所以,自己也有幸跟着吃饭,在饭局上,金玉莲认识了自己老公的主管,程杰。

    第一次认识时,金玉莲就注意到,程杰的眼睛,总是在自己的身上瞄来瞄去,他的眼神,总喜欢盯着自己饱满的胸脯看,虽然程杰有些色迷迷的,但总体来说,程杰人还是不错的。

    他很欣赏自己,总是时不时的赞美自己。

    很明显,他对自己很有好感,对自己也特别热情,体贴,金玉莲甚至觉得,他比自己的老公周庆,对自己还要好。

    唉,可惜了,如果没有遇到周庆,说不定,自己有可能会和程杰好上了。

    金玉莲起日坚决不同意和别的男人睡觉,直到,老公周庆说出了程杰的名字,金玉莲这才有所妥协,和这么帅,这么有魅力的男人睡觉,自己好像也不算吃亏。

    周庆曾说过,要想升官,首先要评上优秀员工,只有优秀员工,才有资格竞选主管岗位,五年了,周庆在这家公司工作五年了,从未竞选过主管,就是因为,他从未评上过优秀员工,如果,自己可以陪程杰睡觉的话,那么,今年程杰就可以向上推荐周庆为优秀员工。那他才有竞选主管的可能。

    金玉莲曾否认这样的行为,升官发财,赌赂领导,何必要找自己的妻子呢?可以送钱,送礼,送小姐,,但周庆完全否定了,人家是领导,还差钱吗?小姐谁还不会找?花钱可以得到的东西,别人都不稀罕,再说了,这家公司的领导,就好这一口,你看,何欢的老婆,长得也不怎的,可人家就喜欢玩他的老婆,,何欢能上去,这就意味着,我也能上去。

    老公升官发财的欲,望,那副为求功名不择手段,连自己的妻子也愿意舍去的嘴脸,突然让金玉莲觉得非常反感。

    要不是他的软硬兼施,自己根本就不会来,他与程杰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金玉莲突然伸手,按了一下门铃,担心听不到,又敲了一下门。

    “谁??”门内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程杰的声音。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同样的,金玉莲的心,也有些激动……

    自己,竟然来酒店,和另一个男人,睡觉,做爱。

    金玉莲的脸,微微一红,说实话,除了自己的老公,自己还没有尝试过,别的男人……

    “是,我。”金玉莲小声说道。

    呼,门突然开了,开得很快,这说明,程杰等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高大帅气的身影,出现在门后,西装革履的程杰,露出了一个笑脸,一种,,成功男人的,得意的笑脸。

    “呀,玉莲,你来了啊,快请进。”程杰非常有礼貌,他打开门,伸手轻拉着金玉莲的手,带进了房间,并温柔的关上了门。

    平,门关上了,金玉莲的心,突然震了一下。

    自己很不情愿做这样的事情,让另一个男人,触摸并进入自己的身体,也不愿意和另一个男人发生关系,但突然之间,金玉莲又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刺激激动的感觉。

    还是那句话,和这么帅气又有才华,又风度翩翩的程杰发生关系,自己也不算吃亏。

    金玉莲被程杰拉进了房内,房间很大,不是普通的标准间,应该是个套房。

    空间很大,很透气,但金玉莲却显得有些紧张,有些胸闷,胸口不断的起伏着,金玉莲注意到,程杰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胸脯看,他好像很喜欢看自己的胸。

    他一直很想看透自己的胸脯,这一次倒好,他可以彻底的,清楚的看个够。

    一想到别的男人,将会像自己的老公周庆那样对待自己的身体,彻头彻尾的,毫无保留的,金玉莲忽然又变得紧张起来……

    毕竟,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啊,我,我。”

    “呵呵,不要紧张。”程杰突然伸手搂住了金玉莲……

    金玉莲顿时一惊,整个人忽然向后退了一大步,但是,程杰却扑了过来。

第2章第二个男人

    ;自己是来和另一个男人睡觉的,自己会被另一个男人玩弄,做夫妻间做的那种事情,但这个男人,却并不是自己的老公。.

    自己今年27岁了,金玉莲一直对自己的长相身材十分满意,从日中起,金玉莲的名字就在很多男生之间传播,日中,高中,大学,金玉莲收到过的情书,像雪花片一般多,追求自己的男生,数不胜数,可是,金玉莲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不喜欢像自己的某些姐妹一样,喜欢和不同的男生乱来。

    烂,交,乱搞,尝试不同的男人,并多次被人抛弃,怀孕,堕胎,自甘堕落。

    不,金玉莲可不是那种女人,在金玉莲的眼里,一个女人,应该洁身自爱,一辈子,只要有一个男人,就足够了,真心真意的爱一个人,相依相守一辈子,自己的爱,给唯一的一个男人,这就足够了,即使别的男人比自己的老公更帅,更有才华,更有钱,也不能打动金玉莲的心。

    一个好女人,应该对自己的老公,一心一意,忠贞不渝,海枯石烂也不会背叛老公。

    一想到这,金玉莲的脚步,忽然停在了,2208号房间的门前。

    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与自己的做人原则是背道而驰的,自己,竟然是来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这种行为,是自己所不能容许的。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听老公的话??

    事情,还要从一周前开始说起。

    一周前,老公周庆的死党,何欢,又升官了,从一名主管,升为了小部门经理,年薪高达三十万,这家大型通信网络公司的待遇,其实是相当不错的,普通的员工,七八万一年,但一个主管,就有十五万年薪,而一个小部门的经理,就有三十万年薪,大部门的经理,就有五十万年薪,而公司的副总,则有八十万年薪,老总,只是市公司的老总,就有一百多万年薪。据说,省公司的老总,年薪在三百万以上。

    换而言之,只要能在公司往上爬,升官升上去,收入自然不会低。金玉莲全家的生活,立马可以得到改善。

    何欢是周庆的同学,也是自己的同学,周庆与何欢两人,是同时考进这家大公司的。五年了,何欢从小职员,变成了年薪三十万的部门经理,而自己的老公周庆,干了五年了,还是最基层的小职员,七八万一年,这,是一件很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在金玉莲的眼里,何欢各方面的能力,都比自己的老公周庆差得太远了,凭什么何欢可以升上去,而周庆却不行呢??

    上周六晚上,何欢请全部门的职员吃饭,庆祝他当上了部门经理,那天晚上,他十分高兴,三十万一年的收入,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当晚,何欢喝得有点高了,吃完饭还带大伙儿去了ktv猛喝,自己的老公周庆,实在忍不住问了何欢,一句最不该问的话。

    “咱俩老同学了,同时进入公司,但为什么,你可以当上部门经理,我却不能呢??”

    何欢意味深长的悄悄在周庆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金玉莲注意到,当时老公周庆的脸,立马就变了。

    回来之后,周庆就变得十分激动。

    周庆告诉了自己,一个惊人的事实。

    “欲升官,先献妻……”

    这个秘密,何欢一直没有告诉周庆,这显然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那晚是酒喝多了,实在忍不住了,才抖出了这个秘密。

    真没想到,这何欢现在升官发财,原来是贡献出了自己的老婆。

    “何欢还说,像你这样的美人,如果肯陪领导睡觉的话,我升官升得,一定比何欢还要快,还要高……”

    金玉莲被周庆的话惊呆了。为了升官发财,就可以将自己的老婆,贡献出去??

    那和做*的女人,有什么区别?陪任意的男人睡觉,赚得钱还要多呢……

    可周庆却否定了自己的话,做*的女人,是吃青春饭的,是陪无数的男人睡觉的,而且,也只能赚几年的钱,可是,自己就不同了,只要陪屈指可数的几个男人睡觉,周庆就能升居要职,而且,一旦周庆上位,钱就大把大把的进帐,工资是可以一直领到退休的。

    金玉莲几乎被周庆的话气呆了,在他的眼里,很明显,钱已经比她这个老婆还要重要的多了。

    自己的老婆,只是一个可以随便供别的男人玩乐的物品,升官,发财,赚大钱,才是他最看重的事情。

    一想到这点,金玉莲又是一阵难过,自己的老公,已经变了,比起今晚的这个程杰来,好像差了很大一截……

    啊,金玉莲突然想到,今晚自己来陪睡的男人,是周庆的主管,程杰,,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第4章好刺激

    ;像一头狼一样,迅速扑向了小羊。

    金玉莲一时紧张,完全没有看后面的东西,刚退了一步,突然,扑通一声,摔了下去,下面的东西很软,啊哦,自己竟然退到了床,上。刚想爬起来,可这时,程杰已经一个饿虎扑食,扑到了自己的身上。

    程杰的个头比老公周庆要强壮一些,体重也更重一点,像一个大麻袋倒了下来,瞬间把金玉莲压得爬不起来。

    “啊,不,,”金玉莲突然发出了一声哭腔。虽然金玉莲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知道来凤栖阁是来做什么的,可是,程杰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发生关系的迫切的举动,还是令金玉莲十分害怕。

    毕竟,他是另一个男人。

    金玉莲除了自己的老公以外,还没有让第二个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这一次,,,

    “啊,怎么了,怎么了?”程杰趴在金玉莲丰满的身体上,忽然看见金玉莲两眼一红,脸上显出了一副悲苦的表情,顿时吃了一惊。

    呜,呜,,金玉莲感到有些委曲,金玉莲不想让别的男人触摸自己的身体。可程杰已经强行的趴在了自己丰满的身体上。

    “别,别这样。”金玉莲的反应让程杰有些紧张,自己毕竟不是在找小姐,自己现在身下所压的女人,是自己的下属的老婆。是个良家妇女,还是一个美女。

    程杰见金玉莲的反应有些激烈,心里很清楚,金玉莲是一个好女人,不是那种会乱来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密接触,显然让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但正是金玉莲的反应,更让程杰有一种,迫切占有金玉莲的野心。

    花钱都得不到的东西,才是好东西。

    程杰其实早就对金玉莲垂涎三尺了,第一次看到金玉莲的时候,程杰的心就动了一下,好美的女人,金玉莲的五官清秀可人,大大的眼睛小巧的玉嘴,白嫩的肌肤,飘逸的长发。苗条的身材柔软无骨,可她的胸脯,,一想到她的胸脯,程杰就想流口水,金玉莲瘦弱的身体,却有一对惊人的大胸,像两只皮球似的挂在胸前,真难以置信,世间竟有如此绝佳的美女子。

    程杰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可像金玉莲这么美,身材这么出色的女子,还真是少见。

    程杰做梦的时候,都希望可以搂着金玉莲的身子一起睡,这个愿望,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愿望竟然还越来越强烈了,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程杰终于等到了机会,自己终于有机会,一亲香泽了。

    金玉莲躺在床,上,自己正趴在她丰满柔嫩的身体上,好爽,但是,金玉莲似乎有些不情愿,这会影响到自己与她,后面的举动的。

    “怎么了?”程杰伸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金玉莲的粉脸,轻轻的擦拭她即将流泪的双眼。

    “我们,,不要,,行不行?”金玉莲带着哭腔说道。

    自己那没出息的老公,强硬的逼迫自己来陪领导睡觉,金玉莲心理一百个不愿意,金玉莲甚至天真的希望,程杰可以放过自己,就当是,两人已经做过了。

    “呵呵,”程杰阴险的笑了笑,一只美羊就在狼的嘴边,想要劝说狼不吃羊,这个难度,恐怕有点大。

    程杰早就想要得到金玉莲了,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了,程杰是不会错过的。

    身为人才济济的大通信公司的主管,绝非泛泛之辈,眼看就要到手的果实都采摘不到,一定会被人嘲笑的。

    程杰缓了缓,这是最后的一道难关,越过这道坎,前方,就是胜利,现在的金玉莲,还没有垮过她心里的那道坎。

    要好好开导她。

    “不急,我们慢慢来。”程杰说道。

    金玉莲诧异的看着程杰,不知道他所说的,慢慢来是什么意思。

    突然,程杰凑了上来,低下头,轻柔的亲吻金玉莲的脸。

    啊,金玉莲全身一阵紧张,这个吻,好舒服,好刺激,金玉莲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老公周庆,最后一次吻自己的脸是什么时候了。

    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自从两人结婚,工作之后,老公周庆没日没夜的专心工作,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公司内出人投地,但他的全力付出,并没有任何成果,反而,将美貌如花的老婆,彻底的冷落了。

    生活的压力,使一对新婚夫妻应该有的那种愉悦感,彻底的打垮了。

    两人甚至,很久才做一次爱。

    那种甜蜜的感觉,金玉莲很久没有品尝了。

    程杰的吻,忽然唤起了金玉莲某种刺激的感觉,他的吻,好爽。

抗无法抗拒

    ;不可否认,程杰也是一个大帅哥,不但帅,而且很有魅力程杰应该会是很多小女生倾心的帅哥,金玉莲以前一直认为,程杰应该会有很多的女朋友,但事实上,程杰连女朋友都没有,三十岁了,还没结婚。=5=2=0=0=小=说=[****]

    用程杰自己的话来,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其它的同事背后说,程杰的眼光很高,一般的女子,根本就不入程杰的法眼,他的眼光奇高,不是美女不要,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美女。

    可美女毕竟是少数,这也就是,程杰到现在还一直没有女朋友的原因,金玉莲一直以来就强烈的感觉到,程杰看自己的眼神,与众不同,很明显,他对自己很有意思,但是,自己是一个已婚女子,自己已经有老公了。

    金玉莲曾有些遗憾的感觉,程杰其实比自己的老公周庆,还要出色的多。

    真没想到,这种淡淡的遗憾的感觉,今晚,竟然还有弥补的机会。

    程杰趴在金玉莲的身体上,不停的亲吻着金玉莲俊美的脸,金玉莲忽然觉得很舒服,竟然不想抗拒他的攻击,自己的老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热情的亲吻自己了。

    金玉莲很怀念那种幸福甜蜜的滋味,真没想到,在自己的老公的身上,无法体会到感觉,可竟然,在别的男人这儿,体会到了。

    程杰的吻,充满了感情,很显然,他对自己很有好感,他很轻柔,很甜蜜,麻痒痒的触觉,有些让金玉莲受不了了。

    金玉莲微微的扭动了一体,想暂时摆脱一下程杰热情如火的进攻,但是,程杰却突然伸手,按住了金玉莲的肩膀,不让她的身体乱动,金玉莲的身体,被程杰紧紧的压在身下。玉莲突然回忆起,自己的老公,第一次将自己压在身下时的场景。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己与周庆是大学同学,刚开学没多久,周庆就疯狂的追求自己,很明显,自己是相当的鹤立鸡群,在一群女生中显得非常突出,一些新同学立即认识了自己,毫不谦虚的说,自己是个高档次的美女。很耀眼。当然,追求自己的,并不只有周庆,追求自己的人很多,可不知道为什么,玉莲就是对周庆有感觉。

    周庆人很帅,而且很有才华,更难能可贵的是,周庆这个帅哥,他还是比较老实的,自己与其它的男生约会时,其它的男生会时不时的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玉莲是一个很传统,很正经的女生,不喜欢男生对自己乱摸乱碰的。

    凡是会对自己乱摸乱亲的男生,玉莲绝不会和他第二次约会。

    玉莲觉得,几乎每个男生都很色,与自己约会的时候,总想在自己的身上占点便宜,有一次,有个男生趁四下无人,紧紧的将自己按在一棵树上,强行的亲吻自己,还拼命的用手狠捏自己的胸脯,疼得玉莲直想叫。

    这些男生,真的很让人讨厌,他们根本就不是真心对你的,只是想要在你的身上,彻底的发泄,满足他们自己的兽,欲,,把你的身体,当成一种工具,只求自己快乐,丝毫不顾女生的感觉,玉莲很讨厌这样的男生。

    在这些男生中,唯独周庆不是这样的,周庆比较老实,他从来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他很尊重自己,很体贴自己,自己与他在一起,还是挺有安全感的。

    两人相知相恋了四年,周庆都没有对自己提出过姓要求。

    玉莲天真的认为,这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这就是为什么,后来自己与周庆走到了一起。

    直到毕业后,两人在本市租了一个房间,这才正式的,真正的同,居,在一起。

    两人很辛苦的将所有的行李,物品,全都搬进了新居,那晚,两人都很兴奋,相恋四年了,终于,晚上睡在了一起,金玉莲清晰的记得,周庆很迟钝,很木讷的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但那一晚的事情,至今令金玉莲,记忆犹新。

    可是没想到,老实的男人,并不就等于能干的男人,从现在的意义上来说,老实的男人,就是没用的男人,不会赚钱的男人,即使周庆很有才华,也很会吃苦耐劳,但他直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小职员。

    有时候,玉莲对自己的选择也有些许后悔,老实的男人,未必就是一个好丈夫。他很可能就是一个书呆子,一块木头,不懂得人情事故,不会变通,即使有很好的资源,也不懂得该如何应用。

    太死板了,死板的老公与程杰比起来,就有明显的差异,程杰的口才很好,很会表现自己,他不但有才华,而且能够体现出来,所以他就能在公司里升为主管。

    程杰的头脑显然灵活得多了,而且,他这个人,很大胆,金玉莲刚想到这儿,忽然发现,程杰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胸脯上……

    啊,,

久违久的快乐

    ;程杰果然要比周庆主动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上位的原因,人如果不够主动,不懂得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他就注定,一无所获。

    在争权夺势的能力方面,周庆的能力,几乎就是个零,完全没有抗争力,要不是他碰上了自己这样的好女人,恐怕,自己早就被别的男人抢走了。

    现在到好,虽然自己没有被别的男人抢走,可自己的老公,竟然还主动的将自己,推到了别的男人的怀里。

    这样的老公,真不值得珍惜,留恋。

    既然他都这样对自己,那么,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为他保持自己的真洁呢??他的目的,就是让自己陪他的领导睡觉,让他有机会可以上位,这就是他的目的。

    一周以来,金玉莲多次拒绝老公让自己陪人睡觉的想法,可没有想到,自己努力保护的家,努力保护的夫妻关系,竟然被老公,无情的鞭挞,自己不愿意陪别的男人睡觉,自己的老公周庆,还,他还,毒打自己。

    一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事情,金玉莲就想哭,老公像打一条似的,无情的鞭打自己,他曾经说过,自己是他身上的一条肋骨,是他爱惜一生保护一生的女人,可到关键时刻,他竟然,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条,任意抛弃,这样的男人,还值得珍惜吗??

    程杰的手,再一次摸到了金玉莲的胸口上,金玉莲忽然不想再抗拒程杰了。

    自己的老公,或许应该受到某种惩罚。

    啊,啊,金玉莲发出了低低的叫声,程杰的手力很重,好像是在揉面团似的,捏得自己有些生疼,但奇怪的是,身体的痛苦,竟然削减了心理的痛苦,这反而让金玉莲觉得好受一些了。

    程杰的表情十分开心,这一刻,他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他不停的揉搓着金玉莲的胸脯,这让他变得非常兴奋。

    摸着,搓着金玉莲敏感的胸脯,渐渐的,激起了金玉莲一种久违的兴奋感,自己的老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抚摸过了。

    程杰的触摸,让金玉莲的全身,都有了强烈的反应,金玉莲忽然伸手,勾住了程杰的脖子。

    程杰的眼睛中,闪出了一种,奇怪的兴奋的光芒,他似乎已经感觉到,金玉莲已经彻底发弃的抵抗,他那持续好几年的梦想,忽然马上就有可能实现了。

    摸着摸着,程杰的身体,忽然有了强烈的反应,他就趴在自己的身上,玉莲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的,那根男人特有的东西,忽然像吹了气似的,剧烈的澎大起来。

    像一根硬梆梆的木棍,压在自己的腿上,有些难受。

    和老公周庆的第一次,再一次浮现在金玉莲的眼前,或许,金玉莲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忘记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吧,将一些美好的记忆,替代眼前正发生的记忆。

    搬入新居的那一晚,自己与周庆都很兴奋。

    毕业了,走上社会了,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

    忙碌了一天,将所有的行李物品搬入了出租屋内,那一晚,只有自己与老公周庆两个人,大学四年,金玉莲一直睡在寝室里,与另外的七个女生一起住,有不少女生,早就与男朋友睡在了外面,但自己没有,金玉莲始终觉得,一个学生,还在读书,就和男人睡在一起,这,不太好。

    毕业了,工作了,有收入了,才开始新的生活,这显得成熟庄重一些,也会更珍惜眼前的生活。

    第一次与一个男人爬上,床,,有点兴奋,有点刺激,在寝室中,玉莲经常听别的女生说一些,和男人发生关系的事情,那些事情,听了就让人害羞,但却让人有一种,隐隐的兴奋,刺激,从她们的话中,玉莲感觉到,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睡觉,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每个女人在谈论她们的那些往事时,脸上总是流露出,一种亢奋快乐的表情。

    男女之间的身体结合,或许,让两人同样觉得开心快乐。

    与周庆相知相恋四年了,终于,爱情到了开花结果的阶段了,两人一起租房间,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赚钱,想想都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周庆照顾了自己四年,玉莲觉得,也应该让他感觉一下,一个女人带给他的快乐。

    那一晚,很神秘,也很甜美。

    但两人显然都没有那方面的经验,两人的举动,都很生疏,也不知道该如何做。

    两人睡在一起,周庆像现在的程杰一样,爬到了自己的身上,压着自己

防最后的防线

    ;啊,,金玉莲发出了一声轻叫声。

    程杰趴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的亲吻自己,他竟然还不满足,他还要,,程杰的手一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可现在,他的手,竟然不老实的滑到了自己的胸脯上。

    女人的胸脯是一个很敏感的区域,越大的身体组织,感应的细胞就越多,轻微的触碰,就能够带来很强劲的感觉。

    说来也奇怪,金玉莲知道,自己十四岁的时候,身体就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自己的个子长得很高很快,但身体却十分苗条瘦弱,可是,令她自己都感觉到奇怪的是,自己的胸脯,那两团肉,质,物体,澎涨的幅度,甚至超过了身体增高的速度。

    自己的胸脯大得很快很吓人,衣服顿时显得狭小,紧缩,才十四岁的金玉莲,就不得不去买了一件陪伴自己一辈子的东西,胸,衣。

    金玉莲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买的胸,衣,就是34的,连卖胸衣的阿姨都显得有些吃惊,澎大的东西,并没有让少年时期的金玉莲有多少兴奋,骄傲,相反,庞大的胸脯,反而让金玉莲觉得很自卑,很害羞,玉莲将自己庞大的物体紧紧的包裹着,外面再穿上宽松大号的衣服,尽量将自己这不算小的秘密,紧紧的包裹起来。

    日益增大的物体,并不是紧紧的束缚就可以隐藏的了的,刚上高中,男生们就在私底下议论纷纷,大,奶金玉莲的外号,不径而飞。

    这个外号,让本身就有些自卑的金玉莲,更显得自卑,金玉莲甚至很痛恨,为什么自己的这对东西,会大得如此吓人,它们和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成比例,自己身高一米七零,体重,90斤,腰围只有50cm,可胸围,竟然达到了可怕的,90cm。

    这完全不成比例,自己不会是一个怪胎吧?

    一直到了大学,玉莲的自卑感才有所减弱,因为很多的女生,都开始追求大胸的身材,有些女生甚至不惜化钱去隆胸,金玉莲成了很多女生向往的榜样。

    每当老公周庆亲吻抚摸自己的胸脯时,老公周庆就会显得十分兴奋。

    他非常喜欢拔弄自己的这对东西,这似乎,给他带来很大的乐趣,当然,同样也给玉莲带来很大的乐趣。

    可是,好像,老公周庆已经长久没有抚摸过它们了。

    真没想到,自己的胸脯,竟然被另一个男人,程杰在抚摸。

    “啊,不,,”金玉莲一阵紧张,程杰的大手,紧紧的按在自己这对引以为傲的胸脯上,他还胆大妄为的捏着它们。

    一种被人刺激的强烈的感觉,困扰着玉莲,这种隐隐的难受的感觉之外,竟然还有一种,激爽刺激的感觉。

    可是,金玉莲只想和自己的老公周庆,一起享受这种愉快的感觉,而不是和别的男人。金玉莲强硬的拉开了程杰的手。

    “啊,别紧张,别紧张,我温柔一点,好吗?”程杰说道,程杰再一次亲吻了金玉莲的脸蛋。

    “我们,不要,好不好?”金玉莲向程杰求饶道,双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胸脯,以防止程杰再一次抚摸它们。

    “呵呵,”程杰笑了笑,笑得很阴险,很诡异。

    “难道,你还愿意,为你的,那个,所谓的丈夫,保持你的,真洁吗?”程杰伸手摸了摸金玉莲的嫩脸。

    他无法摸玉莲的胸脯,就只好抚摸她的脸,玉莲的俊脸光滑柔嫩,特别舒服。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说他?”金玉莲诧异道,凭心而论,自己的丈夫,周庆,人并不坏,会顾家,对自己也好,工作也很努力,只是,他的努力,并没有多大的成果。

    “呵呵,如果我是你,恐怕,我早就看不起,你那个丈夫了。”程杰怪异的笑了笑。

    “为,,为什么?”

    “呵呵,他竟然,会把你推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这样的男人,还是丈夫吗?”程杰有些愠怒的说道。

    程杰的话,像一只大铁锤似的,重重的敲在了玉莲的心上。

    没错,程杰的话没错。

    自己的老公周庆,根本就不是人,为了自己的前途,甘心牺牲自己的妻子,这样的男人,真不是人。

    金玉莲突然觉得好伤心,好难过,周庆,还是那个,对自己一如既往恩爱体贴的老公吗?很显然,他已经不是了,他把自己,像一个物品似的,送到了别的男人的面前,供别的男人享受。

    他已经不在需要自己了,他如此对待自己,自己难道,真的还要为他保护,清净的身子??

    程杰的话显然很有作用,金玉莲的心理防线,忽然失去了作用,金玉莲突然很想哭,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程杰的手,忽然轻轻的抓住了金玉莲的双手,将她的双手,轻柔的拉开了

不同不的滋味

    ;金玉莲感觉着男人的身体的重量,男人比女人要重很多,至少也有一百四十斤以上,才九十斤的玉莲,要承受比自己身体还重的重量。

    可是,很奇怪,紧紧的压迫感,竟然让玉莲有一种古怪的安全感。

    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紧紧的压着,大山可以帮助自己挡住风吹雨打,可以保护自己。

    第一次,周庆与自己都很土,像两只土豹子,完全不知道两人该如何做,爱。

    现在回想起来,想想都令人发笑。

    周庆很紧张,他不知道是该亲自己,还是该先摸自己,他很茫然,而自己,也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做,自己也很紧张,那时候,自己还从未在一个男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身体。

    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程杰,显然比那时的周庆,要老练的多,程杰总是不断的刺激着自己身体上的敏感部位,不一会儿就能激起自己的冲动。

    用术语来形容,这就叫作,。

    晕,怎么自己又被现时的情景拉回了现实?不,金玉莲不想与程杰共享快乐,自己不要现时的回忆,自己,只想回忆,与周庆的一切。

    周庆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颤抖的双手,解自己的上衣,他的手,抖得很厉害,连脱一件衣服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他而言,似乎都十分困难。

    周庆笨拙的举动让金玉莲直想笑,金玉莲拉开了他的手,主动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衣服,只剩下了一件,特大号的胸衣……

    令金玉莲没有想到的是,周庆一看到自己那对丰满的物体时,周庆竟然,两眼都发直了。

    他颤抖的双手,轻轻的伸向了自己的那对物体,轻轻的捏了一把。

    他的表情很奇怪,整个人都在发抖,,现在想想,周庆也真是没出息,面对一个女人而己,竟然,,如此不成大气。

    这种事,本来就应该男人主动些的。

    金玉莲解下了自己的胸衣,两团饱满得如同小山般的白嫩物体一露在周庆的眼前,周庆竟然,流鼻血了……

    呵呵,金玉莲直想笑,那时候,自己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眼前,露出自己珍藏已久的宝贝,可周庆的反应,,却让人想笑。

    金玉莲突然感觉到身体一松,程杰有些粗爆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的胸,围,他甚至是扯下来的。

    野蛮的动作弄痛了金玉莲的肌肤,可金玉莲咬着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金玉莲不想有其它的附加值。

    程杰显然比周庆要老练很多,他的眼睛,像狼一样,紧紧的盯着自己的那对小山,眼睛里闪出了狼一样的光芒,他可没有像周庆那样流鼻血,他很冷静的欣赏着自己的身体。

    金玉莲突然觉得很害羞,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胸脯,但很快,又被周庆轻轻的拉开了。

    除了老公周庆以外,还没有第二个男人,这样凝视自己的胸脯,金玉莲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当周庆擦完鼻血回来时,自己已经很主动的脱光了所有的衣服裤子,乖乖的钻进了薄被子中,周庆看到床边一堆的衣服,似乎也明白了,他立即手忙脚乱的也脱掉了衣服,钻进了被子中来。

    光光的男人的身体,一钻进被子中,就吓得玉莲浑身发达,那是另一种个体,男人的身体。

    玉莲知道男人与女人是不同的,但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

    毕竟,那是第一次。

    程杰见金玉莲闭着眼睛,趁她没有反抗的时候,迅速脱光了玉莲的衣服,缓缓脱着自己的衣服,他一直紧紧的盯着玉莲的身体,欣赏着她美妙的身体。

    玉莲紧紧的闭着眼睛,继续回忆着,周庆有时候真的很笨,他钻进了被子中,轻轻的抱住了自己,玉莲怀念那种,被男人抱着时的感觉,那种感觉,才是最温馨最快乐的,而不仅仅是后面的那些行为。

    周庆小心的抱着自己,很小范围的抚摸自己,他的手,让玉莲觉得全身发痒,玉莲一个转身,两人就,深深的吻了起来。

    接吻是件很开心的快乐的事情,其实,玉莲觉得,男女之间,仅仅是抱抱,亲亲嘴,就是最开心最快乐的事情了。

    后面的行为,反而让人不舒服。

    与周庆紧紧的抱在一起,深深的接吻,吻了好一会儿,周庆才又趴到了自己的身上,似乎,他的某个部位,让他觉得还不足够开心。

    他需要,另一种更快乐的感觉。

    周庆笨拙的扒开了自己的双腿……

    就在这时,程杰也脱光了衣服,抱住了玉莲的大腿。

很舒舒服

    『』全站无弹窗、页面整洁、更新快、章节全。是您阅读的理想选择;玉莲的腿,又纤细又修长,程杰小心轻巧的拉开了,玉莲一阵紧张,心里最担心的事情,很快就要发生了。.

    除了自己的老公,还没有别的男人见过自己的私,处,玉莲紧张的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胸部与腹部。

    回想起那一次,想想都好笑,老公周庆钻进了被子中,用他的那玩意儿,胡乱的捅自己的,真搞笑,他完全没有一点经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作。

    不过,自己也毫无经验,也不知道该如何配合他。

    周庆在自己的身上弄了很久,也没有进入自己的身体,反而,将他的那玩意儿给弄痛了。

    想想都好笑。

    纯男与纯女之间,不可告人的笑话。

    周庆一直休息了一两个小时,才再一次对自己发起了攻击,那一次,才终于成功,可是,他的进攻,让自己觉得很疼,很疼,自己足足哭了一个多小时。

    真不明白,这种事为什么会让女人如此疼痛的,说实话,第一次发生关系,一点快乐的感觉都没有,一点也不像其它女生形容的那样。

    除了疼之外,完全没有一点快乐。

    程杰再一次趴到了金玉莲的身上,玉莲知道,程杰要侵占自己了。

    除了老公,还没有男人看过自己的身体,可这一次,另一个男人,还要进入自己的身体,占有自己的灵魂……

    金玉莲突然又想哭了,自己并不是那种,随便乱来的女人,可为什么,自己也会走上他们的老路?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捉弄自己??

    要怪只能怪,自己的老公,太没用了,太没出息了,牺牲自己的老婆,来成就自己的功名。

    玉莲觉得心里好苦,好苦。

    “别哭了,我会很温柔的,我会让你觉得很开心的。”程杰的脸,贴到了玉莲的脸上,温柔的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事到如今,玉莲也无话可说,自己已经被老公送到了别的男人的床,上,就是一只被屠宰的羔羊,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了。

    程杰温柔的拉开了玉莲的手,他的那玩意儿,玉莲已经感觉到了。

    “呜,呜,,不要……”玉莲还是忍不住哭叫道,尝试着推开程杰,自己是有老公的,跟别的男人做这种事,算什么啊?自己和那些做小姐的女人,有区别吗??

    玉莲想要推开程杰,可程杰一把抓住了玉莲的双手,紧紧的按在床,突然,程杰一挺腰杆,用力的顶了进来……

    “啊,,”玉莲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

    自己紧密保护的身体,还是被程杰,给攻占了,屈辱的泪水,再一次从玉莲的脸上,流了下来。

    女人最珍贵的部位,怎么可以让老公以外的男人,胡乱的占领,玩弄呢??这,,这,,玉莲突然觉得十分后悔,自己也真是傻,自己怎么能听老公的话,来和别的男人睡觉呢??

    不可思议,难以理解。

    别的男人,正在糟蹋自己的身体,污辱自己的灵魂,同时,难道不也是在折磨老公周庆的心吗??

    玉莲越想越难过。

    早知道自己会有今天的遭遇的话,那么,当日自己还不如做一个,随便的女生更好一些,随便的轻易的与许多的男生过夜,发生关系,那么,现在自己也不会觉得,如此难过了。

    “啊,,”突然,程杰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叫声,攻占了美女金玉莲的身体,满足了他几年来的愿望,他感到非常开心。

    程杰趴到了玉莲的身上,尽情的发泄着。

    玉莲痛苦的表情,令他十分愉快。

    “乖,宝贝,,不要哭了,开心点,我答应你,今年年底,让你老公周庆,当上优秀员工,好不好??”程杰一边冲击着痛哭的玉莲一边安慰着她。

    “他,真的可以当上优秀员工吗??”玉莲有些木讷的回答道。

    “当然,我是主管,我们组的优秀员工的人员名字,是我指定的,你老公一定可以当上优秀员工。”程杰满足的保证道。

    “优秀员工真有这么好吗??”玉莲觉得,对话似乎可以让自己忘记,程杰正和自己在做着什么事。

    “当然,优秀员工就有两万元钱的奖励,每个月的工资基数,可以提高五百元钱,而且,有资格参加明年的新任主管的竞选,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哦,两万元钱,可以给你买很多的衣服裙子了,省得像你今天这样,穿得这么土,简直就是糟蹋了你美妙的身材。”程杰笑道。

    程杰的话让金玉莲无语,在当今的物质世界中,钱才是最重要的,金玉莲早就想买些漂亮的衣服了,但是,家里的钱,不够。

    金玉莲忽然觉得,自己的付出,牺牲,还是有价值的。

    刚才那种难过的心态,略微好了一些。

    “来吧,宝贝。”程杰说道,他抱住了玉莲的身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