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情色笑话 >
母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她的姿色不算很好,唯一的亮点便是那还算不错的身材,母亲平时很少出门,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看电视,算是那种纯粹的家庭主妇,生活空虚而且平凡,几乎没有什么激情。

  「妈!我回来了。」我将大门打开,冲着屋里喊了一句,却久久也没人回答,心中暗自奇怪,不禁抬起手腕,看了看手上的表,表盘上的时钟正好指向着中午十二点,平常这个时候,母亲不是在做饭,但是一边看着韩国肥皂剧一边流眼泪。

  忽然间我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怪异的呜咽声,心下好奇便迈步走至卫生间前,我伸手想要打开卫生间的门,可是门怎么也推不开,不禁暗自骂了一句「破门」,我将头靠近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却隐约的看见一个叉开双腿人影,心底的好奇更是越加的强烈了起来,难道是小姨又来了?脑子里想要打开门看个究竟的想法,越来越浓了,对于怎么打开卫生间的这张烂门,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我用手轻轻将卫生间门向上一提,然后将锁柄反向用力一拧,反锁着的大门便被打开了。

  卫生间门的突然打开,让卫生间里的人影,猛得放出一声尖厉的叫声「啊!」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将头探进去看了一眼,卫生间里的人影却让我感到极其的意外,居然会是母亲。

  「绝儿!快退出去,快退出去!」母亲大声哭叫着,「不要看,不要看!」虽然我很快便从卫生间里退了出来,但是卫生间里的样子,我却看了个一清二楚,母亲全身赤裸着坐在坐便器上,脑袋上戴着一个蓝牙耳机,坐便器的水箱上摆着一个蓝牙键盘,母亲的双腿用力的叉开着,两个脚腕分别被皮制脚铐铐在淋浴水管和低毛巾架上,双手掩在胯间,可是却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那插在她骚屄里的假阳具和屁眼里的肛门塞,几乎被我看了个通透,在坐便器不远处的洗手台上摆着我那台不用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崭新的高清摄像头,笔记本里不时的传出来一阵阵网络色狼们的吼叫声,因为网络延迟的原因,笔记本屏幕上依旧在播放着,几分钟前母亲在卫生间用假阳具自慰的表演影像,听着母亲嘴里那一句句淫荡无比的呻吟声,我心里就不禁升起一种变态的欲望,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变态男,我经常让我的小姨兼头号情人付春香,晚上光着屁股去找流浪汉做爱,把小姨用DV把做爱的视频拍回来,然后放在色情论坛上给别人欣赏。

  良久之后,母亲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着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我,我也牢牢的盯着她的眼睛,语气尽量平静的说道:「爹,应该有知道这件事的权利!」

  「绝儿,求求你不要告诉你爹。绝儿,娘求你了!」母亲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大声的哭求着:「绝儿,娘知道娘做的事情,对不起你爹,也对不起你,可是娘不想让这个家就这样散了,绝儿,原谅娘这一次吧!」「多久了!」我问道「娘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母亲哭着说道「第一次?你认为我会相信吗?那个摄像头是我买回来的,如果不是摆弄了很久,根本不可能熟练的打开,可是我刚才看见的东西,却让我觉得你对这套设备极为的熟悉,就连角度都调得很好,该看见的地方都看得到,而且我不记得我买过蓝牙键盘和耳机。老爹是电脑白痴,这东西是谁买的,不是你还是谁?」我冷冷的说道:

  「母亲,你知道儿子的性格和爹一样,都极度的不喜欢被欺骗!」「最多娘不把你跟你小姨的事情,跟你爹说!」母亲依旧流着泪说道:「原谅娘吧!娘以后再也不敢了!」

  「爹老早就知道我跟小姨的事情,为什么小姨现在很少来家里了,就是因为爹跟我说过,要跟小姨玩可以,但绝对不允许在家里!」我的声音变得越加的冰冷,「所以不要用这件事来威胁我!」

  「绝儿,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娘!」母亲跪在地上哭得双眼通红的说道「接受我!」我沉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母亲听到我的话,不禁神情一怔,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你娘啊!怎么能这样!」

  「你在视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如果那一天你的视频被我看到吗?那跟我的要求有什么区别!」我厉声说道:「有些事情做过就不能回头了,如果听我的,就算被爹发现了你的行为,你至少还有我,如果不听我的,只要被爹发现,你就会失去这个家庭,失去爹跟我!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罢我便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一个人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的忐忑一点也不亚于母亲,从我内心来说我也不想让这件事让爹知道,因为我也同样爱这个家,就算母亲选择不接受,我也不会把这件事跟爹说,但是我依旧还是说出了刚才那番威胁味实足的话。

  「绝儿,只要你不告诉你爹,娘什么都答应你!」母亲对这个家庭的爱,最终还是战胜了她心底里的伦理道德底线。

  因为有小姨的前例,小姨是一个比母亲更古板更注重伦理的女人,但是现在却依旧被我调教得淫媚而放荡,已经从内心突破了道德底线的母亲,绝对比小姨要更容易调教。但我并没有急着去占有母亲的身体。

  「娘,我也爱这个家,相信我,我们的生活不会有变化的!」我伸手将母亲搂在怀里,然后轻声安慰着母亲:「小姨家现在不也过得很好吗?小姨父不是比爹更小心眼,也更细致吗?爹的粗疏性格,只要我们小心一点,他发现不了什么的!」

  「如果你爹发现了,娘就只有去死了!」母亲喃喃的说道「娘,不要说傻话,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现的,相信我,相信你的儿子!」我自信的说道母亲紧紧的搂着我,我可以感觉到她的不安和发自内心的害怕,不禁出声笑语道:「娘,你的前面真大,小姨的比你小多了!而且型状也不是那么漂亮「「那是当然的,你小姨才32D,我可是34G,差着两个尺码呢!而且你老妈的东西是完美的碗状,那些小姑娘都没你老妈的好看,一个个不是长长的,就是小得可怜,根本没你老妈的好看。」母亲原本满是泪水的脸上,听到我的话,不禁露出一阵得意,我知道母亲这辈子最得意的就是她的这对34G的大奶子,这个秘密是我小时候听父母的墙根听出来的,那个时候,爹在床上总是会称赞母亲的奶子,母亲大多数时候都是用当之无愧的语气来确认这件事情,年纪渐大之后,自然也就搞懂了这些话的意义,现在用这种事情来逗母亲发笑,自然是最好的话题。

  原本就有些阴沉的天空中,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搂着母亲的腰,任由母亲胸前那对型状完美的大奶子紧紧的贴在我的胸膛上,可是我的眼神却在看着窗外的小雨,神思不禁飞到了那个有着我童年记忆中的铁路小站和那列穿行在大山之间的小火车。

  「老林,你又腰疼了!」爹的同事老贺看着用手叉着腰的爹,有些不忍心的说道:「你也真是的,儿子都那么大了,而且还挣得那么多,也不知道回家享享清福带带儿孙!我儿子要有你儿子一半本事,我早就退了,不都快六十了,还在这该死的地方开这小火车!」

  爹笑了一笑,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虽然他对于我跟小姨的事情很不开心,但作为父亲,我以刚刚不到23岁的年龄就爬上了市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在整个国内都是最年轻的科级干部,加之现任的市委书记原本就是由市委组织部提上去的,市委组织部可谓是他嫡系中的嫡系,所以我靠着这个强势无比的市委书记,把这个干部科科长干得可谓是风声水起,对于领导不重视的那些人,可谓是想提谁踩谁都能起到一定作用。

  父亲和母亲的年纪相差很大,父亲已经快要六十岁了,母亲却还只有三十九岁,当年已经接近四十岁的父亲娶了才一心想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母亲,那一年母亲十五岁。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在男女性事上,父亲已经渐渐的力不从心了,可是母亲却正值虎狼的年纪,母亲会有这种事情出现,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当夜,我这辈子第一次占据了父亲在床上的位置,看着母亲光着身体躺在我身边,我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淡淡的罪恶感,可是旋即就被母亲那对巨大的奶子把我的罪恶感击得粉碎,这对奶子实在太迷人了。

  「娘,跳一段甩奶舞给我看吧!」下午我搂着母亲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看了整整一下午母亲的表演视频,其中最经典的便是母亲从网络上的学来的甩奶舞,母亲跳的甩奶舞远比原版的要好看很多,对男人的诱惑也更强。

  「小坏蛋!」母亲轻轻的捏了我一下,然后便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随意的将头发向后梳了梳,然后便站在床前,伸手按开音响,不多时音响里便来一阵激昂疯狂的音乐声,母亲开始缓缓的随着音乐的节奏动了起来。

  甩奶舞的重点,就在于要把奶子甩起来,但又要甩得好看,甩得有节奏,而不是随意的乱甩,母亲的乐感向来很强,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完美的踩在音乐的节奏上,一对大奶子的甩动与音乐的配合更是极其完美。

  「小坏蛋,硬了没有!」母亲一边跳着甩奶舞,一边淫媚的问道:「再给你看个绝的,还从来没有表演的节目!」

  「硬了,但是我想更硬一点!」我双眼泛着淫光的看着母亲那曲线玲珑的身材说道母亲不知道从那里拿出来一根假狐尾,假狐尾的尖端是一个大号的肛门塞,很明显这东西是用来插在肛门里的,母亲将假狐尾轻轻的往肛门一塞,然后笑着对我说道:「小坏蛋,让你看看什么叫狐精舞!」只见母亲时而盘卧在地,时而却又抚胯狂抖着身体,手指也不时的在她的骚屄里扣弄,一对大奶子更是不断的上下跳动着,原本以为只是装饰的狐尾,却是这舞的最大的绝技要用的道具,只见母亲做了个身线起浮之后,那狐尾便开始,体现出它的作用,狐尾在母亲的控制下,就像张在身上一样,上翘下垂随心所欲。

  母亲把一套狐精舞跳完之后,已经是一身香汗,母亲转身说道:」小坏蛋,娘去洗洗,一身的臭汗!」

  我不禁眼前一亮,淫笑着说道:」娘,把它带进去!」说完指了指桌面上的dv机。

  娘微微一楞,娇声嗔道:」这都拍,你个小坏蛋!」「呵呵,以后不光娘你的洗澡要拍,就连大小便都要拍!」我说道。

  「坏家伙,变态!」娘嘴里说我是变态,但却把dv给带进了浴室,我躺在床上,摁开电视,很快电视上便出现了母亲洗澡的画面,虽然刚才已经把母亲的娇躯看了个遍,但美人洗浴的场面还是让我冲动无比,母亲甚至姑意走到dv前用力搓揉着她的骚屄。

  「骚娘们!」我低声轻骂道。

  不多时,母亲再次回到房间里,她并没有穿衣服,只是用手巾将湿头发包裹了起来。母亲是个极其粘人的女人,穿进我的怀里之后,说什么也不肯从我的怀里钻出来,她胸前那对大奶子始终紧紧的贴在我们的胸膛上,我不禁性欲大盛,将母亲的娇躯翻转过来,狠狠的将肉棒插进了母亲的骚屄里。「绝儿……把娘干死……娘要被你的肉棒……干死……」母亲的淫词浪语不停的从她的嘴里飞出来,让我原本就高涨无比的性欲,变得愈发的强盛。不由得一边操干着母亲的骚屄,一边用力的抽打着母亲的屁股。

  「绝儿……用力打娘的骚屁股……你打得娘的屁股美死了……」「娘……给我生一个!」我说道「生多少……娘都给你生……娘就是你的大骚货!」母亲淫声说道:「绝,用你的大肉棒……把娘的肚子搞大吧……娘要生孩子……生你的孩子……」

  「嘿嘿……我搞死你个不要脸的骚货……」

  我跟母亲操得正高兴的时候,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将动作停了下来,母亲一脸怒气的看着不停乱响的电话,她真恨不得把电话给砸掉,「谁啊!」「春香,是我!」

  「老林!」母亲惊讶的说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打电话来了!」「没什么,家里还好吧!」爹在电话那头关切的问道母亲随手掩住电话的听简,然后轻声对我说道:「绝儿,你继续操娘,我应付一阵就过去了,别影响你操我的屄!」

  我索性就继续操干了起来。

  「嗯……啊……」母亲强忍着声音微微的叫了两声,我的操干实在让她太有性快感了,根本无法做到不叫床。

  「春香,你没事吧!」爹听到母亲的叫声,以为母亲出了什么事情。

  「没出啥事,就是不小心踢到了脚!」母亲回答道:「你在站里还好吧!」「换姿式,用狗趴式!」我用极轻的声音在母亲的耳边说道。

  母亲拿着电话听筒,缓缓的将身体的姿式换了过来,她那浑圆的屁股高高的翘着,我从她的屁股后面,狠狠的将肉棒捅出了她的菊花,痛得母亲不禁大叫了一声「疼死了!」

  「春香,你确定你没事!要不我回来带你去医院看看!」爹关心无比的问道「不用了,老林。你来回一趟挺费力的,我让绝儿给我揉一揉就好了,反正只是脚趾有些疼!」母亲赶忙拒绝道:「你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身体!」「我知道!」爹笑着说道我强忍着笑意,继续操着母亲的屁眼,肉棒也越捅越深,越捅越用力。母亲身体的兴奋感也越来越强,母亲的屁眼出乎意料的紧,比何雨这个年青小姑娘的屁眼都要紧上很多,也让我操得更加舒服。

  「好紧!」我说道「我怎么听见了绝儿的声音!」爹疑声问道。

  「绝儿在帮我揉脚趾,药瓶子盖太紧了。」母亲一个接一个谎言说出来,但爹却一点也没有怀疑母亲的意思。

  母亲这时再次掩住话筒,急声说道:「我的小祖宗,你要操就安静的操,你真想把你爹召回来啊!」我狠狠的捏住母亲的大奶子,然后用力的在母亲的屁眼里捅了几下,捅得母亲直翻白眼,连说话都很困难。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爹,此时正坐在那张破旧的办公桌前,拿着电话给母亲打电话,屋里昏黄的灯光,几乎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可是爹脸上却很幸福,他只要想到母亲,他就会精力百倍,他实在是很爱母亲,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他的儿子正在操他妻子的骚屄,更想不到他的妻子会一边被人操一边接他的电话,而且一个谎言接一个谎言的把他骗得团团转。

  「老林,你也早点睡吧!明儿个咱俩还得上车呢?」爹的同事老贺缩在被窝里说道。

  「春香,我不跟你说了,明儿个我还有早班车!」爹依依不舍的说道。

  正在被我操着屁眼的母亲,此刻巴不得爹挂电话,连声说道:「老林,你去睡吧!小心身体,注意开车!」

  「总算是挂了!你个小祖宗,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爆娘的菊花,差点就露馅了!」母亲心有余悸的说道:「快点接着操,娘的屁眼里痒死人了!」我笑了一笑,然后将肉棒从母亲的屁眼里抽出来,然后整个人往床上一趟说道:「娘,你自己来套吧!!」

  母亲淫声笑道:「小祖宗,娘今天就给你玩一次观音坐莲。」说罢两腿往我身上一跨,然后用手扶着我的肉棒,对准她的屁眼,然后轻轻往下一坐,我的肉棒便捅进了她的屁眼里。

  「看娘不夹死你个坏小子!」母亲淫浪的说道我用手捏住娘的大奶子,凶声说道:「你夹死我,我就捏爆你的奶!」

  「你捏啊!娘不怕!」母亲疯狂的上下起落着屁股,她屁眼里的嫩肉,也不停的随着肉棒进进出出。

  「娘,我真想在你的胯里纹只黄蜂!」我说道:「毒蛇口中牙,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女人屄!娘你的屄这么紧,我都没法想我当年怎么从这么紧的屄里被挤出来的!」

  「臭小子,娘就是因为屄太紧,生你的时候可没少受罪!你要是对娘的屄不好,说不定哪天娘就把你塞回去屄里头去,重新生出来一次!」娘嘻笑着说道:

  「真想在娘的胯里纹黄蜂,你就把娘给操爽了!」没过几日之后,母亲的胯里便真的被纹上了一只大大的黄蜂,这黄蜂几乎覆盖了母亲的整个胯部,我看着母亲胯间的黄蜂,不由得调笑道:「娘,这么听话的纹了只黄蜂啊!晚上奖励你一顿爆操!」

  「要是你爹看见娘胯里的这只黄蜂,他一定气死!」母亲叹息道:「希望他不要发现才好!」

  「晚上的那顿爆操还是算了!」我故意装作后悔的说道:「真不该让娘去纹黄蜂!」

  「你晚上敢不操我!我就死给你看!」母亲听到我要取消晚上的操屄,急声骂道。

  「至于为了挨操,寻死吗?」我故意说道「以前我不晓得操屄这么快活,现在知道了,一晚上不挨操还不如要了我的命!」母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