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一天下午,李志明在水塘钓鱼。他是个三行工人,四十岁了还未结婚。今年失业人数多,他也经常不够工开,而钓鱼正当他全神贯注的时,忽地一声巨响,不远的地方水花四溅。他上前一看,一个女人在水中挣扎。李志明马上脱去鞋和上衣,上身赤膊,再脱去长裤,跳入水中。向那个女人游去。十几年前他游水偷渡来港,他的泳术是一流的。

  几经辛苦,他才将女子救上岸,她已经晕倒了。此女子约二三十岁,五官端正,身材丰满。看她似没有呼吸,他急忙解了她的衣钮,解了胸扣,取出胸围,为她做口对口人工呼吸的急救工夫。一会儿,女子便有了呼吸,使他大喜。

  他坐在草地上,喘看气,看她脸色逐渐红润,湿了的衬衫贴着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奶子随呼吸起伏着,他的心也剧跳起来 悄悄拉开她的衣服,目睹一对豪乳如两座火山耸立,他的小家伙立即变成巨型大炮。他不能自制的手按在她的豪乳上摸捏,像一团团烈火烧遍他全身 他忍无可忍了啊 死就死啦 他不顾一切剥了她的裤子,分开两腿,压在她身上。大奶子的热力和弹性使他的阴茎如毒蛇般冲入她阴户内,强大的冲力刺激了她,她醒了,尖叫起来,马上按住她的口,她疯狂挣扎,大奶子如巨浪向他打来,使他几乎窒息。

  如十几年前在游泳偷渡时一样,这巨浪几乎将他打晕。他奋力用两手握住巨乳,下身强力磨擦她的阴核,她的骚动也越来越小我不会死,一定会到香港 他抱着当年偷渡来香港的信念,全速奋立前进。她的呻吟变为无意义的呼叫,咬着他的耳朵是大鱼咬他吗?疼痛之下,一看是她,一对豪乳被他力握着。两眼闭上的她,那湿了的长发,鼻孔粗大的呼吸,脸红如喝醉了酒他的阴茎,被紧夹在她的阴道内,在连续的狂抽猛插你,他终于狂热地射出精液她的呻吟声惊醒了他,刚才 是他的性幻想而已。他一脸羞愧,马上穿回长裤,女子真的醒来了,她略慌张地赶紧戴回胸围“小姐,你不要误会,刚才我是为了救你。

  ”多谢你,先生。“但她哭了她叫张彩蝶,二十六岁。丈夫本是地盘判头,她是车衣女工,有个四岁大儿子,一家三口本很快乐的。但三个月前,丈夫在工业意外中死亡了。两个月前,她也失了业,所以要自杀。说到这里,她想起了儿子,马上想要回去,李志明于是送她回家了。

  在以后一个月内,李志明去探了张彩蝶几次,她亡夫的死亡赔偿要一年才有,而她埋葬亡夫用光了钱。志明每次都给她一两千元,她都坚持签欠单给他,志明热心带她去申请公援金,想不到遭受有关人员的鄙视和质问,彩蝶一怒之下离去。

  半个月后的下午,李志明在他的天台木屋躺在床上吸埋。张彩蝶突然到访,身穿性感热裤和吊带低胸红色衫,紧束的短裤令下体的坑道浮现,一对豪乳摇曳生姿,像两个火球。他有点惊异,一个良家妇女怎会打扮得像个鱼蛋妹?

  她将几千元一次还给他,说她中了六合彩二奖。秋天的下午仍颇热,她说要洗澡,借用了他的浴室。五分钟后她出来,身上一丝不挂, 用一条毛巾单手掩住酥胸,但 盖住很少,两只雪白浑圆的大奶子仍然露出了三分之二,粉红色的乳蒂就像炸弹的引爆器。当她一步步走近时,一对豪乳便起劲地跳动,向他抛过来。俩人彼此相对时,巨乳化作两个大火球,烧得他全身发滚灼痛你?他又惊又喜。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闪光如黑夜的猫儿想捉老鼠般,既光彩又水汪汪,是极淫荡的眼光。她那潮湿的嘴唇,欲语还休。突然间,她的双手垂下,毛巾跌于地上,一对大奶子如坚实的炮弹头一弹而出,准确打了中了他,他跌坐床上。她再迫近,雪白的大腿光滑幼嫩,大腿尽头处,有丰盛的毛发,饱满的小丘,更有神秘红嫩小肉洞。

  一切尽在不言中。他被她推倒床上,衣服被她剥光。当她伏在他身上时,她身上的热力早已使他的大炮翘首向天。大奶子的弹力马上促使他把大炮对准了目标,当潮湿的小嘴狂吻他时,大炮已变成无坚不摧了。随看她大力的一坐,他的阴茎便完全进入她体内。她淫笑和扭动,使大奶子狂抛,长发在空中飞舞,使他马上有射精的冲动。

  志明赶快推开了她,忍了一会儿,他将她推跌仰躺。在她下跌在床的一刹那,两只大奶子抖动如上钓的大活鱼。他马上又压向她的裸体,阴茎又迅速塞入阴道内。

  他狂吻她的脸颊、她的双眼、她的鼻子、她的小嘴,两手抓捏胸前大豪乳,阳具大力挺进。而她也挺腰向上迎合他的抽送,两人的汗珠迸出了,润滑了全身,而她的两只大奶,也因汗水的湿润而在他胸前滑来滑去,像两条大鱼般,随前两人急速的呼吸和心跳,他咬住一只豪乳,手握另一只,直至兴奋到极点而射出精液。她也像发羊吊般全身抽搐抖动,直至他射完精才平静下来李志明醒来时,她已不辞而别,此后他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找不到她。有一次找到,她却冷冰冰说以后要和他一刀两断了, 在自卑感之下,志明也死了心。但有一天,他在深水涉看见她进入一幢大厦,他给看更五十元,查问之下,知道张彩蝶在楼上一个单位内做妓女在震怒和气愤之下,他上门找她,彩蝶开门见是他,大吃一惊想关上门,却被他强行入内。她入房,坐在床上吸烟,他冲入去指责她,要她脱离火坑。她说丈夫伤亡赔候金暂时拿不到,申请公援又被侮辱,找工作又没人请。而且,她已惯了这样的生活,不能再回头了。志明大怒之下,脱光衣服,将几百元放在一旁,存心侮辱她。

  但是,她发出冷笑,也脱光衣服。她那无言的冷笑,刺伤了他,好像地说∶”你 是想和女人上床而已 ]他的怒火熄了,为了证明他并不是好色之徒,他的阴茎下垂了,他企图穿回衣服。但她抛开他的衣服,以炮弹般坚硬而巨大的乳房磨擦他的身体。他坐着,而她站着他的对面,一对大奶子在她身体的抛动下,在他面前跳动不已,并且,豪乳更在地嘴上来回磨擦。他终于忍不住含住她的大奶,阴茎也硬了。他被推倒躺在床上,但他努力克制,小东西又软下来,但她的嘴随即吞下了他的阳具,在魔术师的吹弄下,又坚硬如铁了。快停下 “他大叫,但却力不从心。她趁机骑在他身上,一坐便吞下整支阳具。在她的阴户忍尿般吸啜下,阴道的热力熔化了他,且越吸越紧,像狗儿性交似的扯不出来了。她嘴角的淫笑,使他无法抗拒,大奶子的抛动和她的叫床声更使他轻易射了精 其实彩蝶对他不像一般客人,她尽情投入,她也有了高潮 但她却故意以得胜的冷笑说道∶”今天就算阿姐送的,以后别再来了,你这穷鬼 李志明穿回衣服,一脸羞愧。但他临走前说∶“你知道我为甚麽会硬,会射精吗?因为我仍然爱你 ]他突然流泪,掩面而去。张彩蝶也伏在床上痛哭,她已上了淫媒的当,要做够两年才能回复自由,否则他们威协要将她毁容,及杀死她的儿子。若不是因儿子一场大病,她也不至于会做妓女的 李志明并不知道彩蝶的苦衷,他自此借酒消愁,无心工作,但他仍时常想念彩蝶。以前他知自己穷,配不起她,现在她沦落风尘, 是一个卖肉的女郎,反使他产生了新的希望。但是,她已反脸无情了有一日,他在半醉下,被一个年青而大乳房的妓女拉上楼。入房后,他急不待剥光了她的衣服,她是张彩蝶 张彩蝶跪在沙发上,屁股向天,回头斜眼看他,发出淫贱的媚笑。他伏在她身上,两手向她腋下捏着两个大乳房,死命的摸捏着。她初时笑淫,继而尖叫起来。他用一只手握住阳具,对准她的肛门全力塞入去。她痛极而惨叫,不断挣扎,两只倒挂的大奶乱摇晃。他又全力冲刺,大奶摇动更甚。两人都出汗了,他的汗水流向她的背,再流向豪乳,混合她的汗水。乳房在疯狂动中,满地是水。

  [彩蝶,你想做妓女,我就插爆你她惨叫,挣脱逃走,被他抱起,大力扔在床上。他飞扑比上去,阳具全力冲入她的阴户内,她叉尖叫,痛得额上冒汗。他两手力捏乳房,但因汗水太滑,就改用口去咬,大力咬下去。她惨叫,看着张彩蝶被析磨得死去活来,他发出变熊的笑声,兴奋得向她的阴道里疯狂射精。

  李志明清醒起来,仔细看清楚时,她并不是彩蝶,而是个泰国妓女。她向他索取两倍价钱,志明付了钱,想起彩蝶,竟然哭了 圳唔”不舍得钱就不要来 “泰国妓女用不纯正的广东话说着。她看了看乳房上的牙齿印,大声呼喝赶他走。

  李志明更想念张彩蝶,要救她出火坑,他在她做生意的地方流连。有一日,他看见彩蝶和一个青年在街上行走,志明走近,拉着她的手说∶”彩蝶,快跟我走她大吃一惊,看了青年一眼,赶他走,又说不认识他。青年问志明想怎样?志明说要带走她,又扬言报警,青年请他上楼谈判。彩蝶向他打眼色,叫他快走,但他却随他们上楼。当关上大门时,青年向志明拳脚交加,打至他口鼻出血,又用木棍打他,使他受了重伤,倒地不起 张彩蝶哭若跪地求情。哼 她好像是你的男人 但我警告你,你不要想逃走,否则我就用刀划花你的脸面,杀你的儿子,打死你的男人 “那青年凶神恶煞地说。张彩蝶恐惧地摇着头,青年一手扯着她的头发,拉她站起来,另一手解开了她的衣钮,掏出她一只大奶子,摸捏了几下,皮笑肉不笑地点上一口烟,突然将烟灼在她的乳房上,她大声惨叫,痛哭起来。青年走后,彩蝶看若奄奄一息的志明,想起了自己和儿子的安全,她不敢报警,为了使志明死心,她决定死。她死了,儿子自有人照顾,而他也会死心。她取出刀片想割脉,但志明说∶”你死了,我也不想生存 他晕倒了。她终于打九九九报警,将志明送入医院,而控制她的姑爷仔也很快被捕了,她不用再出卖肉体了。她天天去看他,照顾他。半个月后,李志明出院了,但却找不到张彩蝶,他灰心失望。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想起她儿子就读的幼稚园。去到时,果然见她刚送儿子入内,他上前捉住她的手。她挣不脱,终于投入他怀中。志明带她回家,向她求婚。彩蝶又惊又喜,但说已有了心上人。他强吻她,剥去她的衣服,她虽然挣扎,但仍被脱光了衣服。此刻,他已压在她身上,捉住她两手向后反按了。她紧握两拳忽问∶“你想做甚麽?她出尽全身之力,一对豪乳份外结实。他轻吻她的乳蒂,吸吮着,她羞红了脸,两手也松了。于是他放了她的手,两手摸揉一对豪乳。她侧着脸不敢看他,假装生气地对他说道∶”我真的告你强奸,你不怕吗?为了你,我死也不怕,怎会怕坐监 她大为感动,阴户的淫水不断流出,于是他的阴茎轻易滑了进去。看,我已强奸着你了,还告我吗?好,我就起来打电话 “她支撑看要起来,几次都被他压躺下去,最后她两手打他的背,却被他抱得更紧,全力挺进着。她喘若气将打他的手抚摸他的背,逐渐地紧抱着他。当她忍不住呻吟时,她两手的指甲也深深陷入地的背肌内,她叫道∶”我好舒服哦 但很快她又叫道∶“哎哟 不要这麽大力啦 我受不了啦 我死了 李志明看着她满足的淫笑,更努力地插。她又叫∶”不要再插啦 我要死啦 我死给你看了,哎呀 但是,她的嘴却在狂吻他的嘴,而她却全身发冷般抖动,两脚大力磨着床板,最后向上交缠住他的双脚。在这一交缠中,阴茎更深入了,他磨着她阴核,使她高潮叠起,最后,他在她阴道的深处疯狂射精。他躺下来,拥抱着她,用毛巾为她抹去易上的汗水,抚摸她的乳房。她也替他擦拭湿淋淋的阳具。他笑着问∶“你肯嫁给我吗?]彩蝶喘息了一会道∶”你不嫌弃我做过妓女,我还敢嫌你吗?而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但我很穷,又住木屋。总不会饿死吧 当然不会。“志明很高兴,但忽然问∶”你曾经说有爱人,他是谁?我先问你,你有没有第二个女人有。我曾去找一次,是个泰国女人,因为她两个乳房和你一样大,哈哈 那你去找她了 不要玩我了。你那男人是谁?我不告诉你。他压在她身上说∶“你再不说,她笑道∶”看你怎样迫法?他将阳具塞入她阴道内∶“讲不讲?不讲。他两手在她腋下,腰间搔动。她笑得全身震颤,摇动的乳房又被他抓着。他迫视看她,她闭上了眼道∶”我正在让那男人强奸 你这头蠢猪。于是,她张开了口,迎接他的热吻。一会儿,她反骑在他身上问道∶“你还会去找那泰妹吗?如果会呢?我就给厉害你看 她大力一坐,吞没了他的阴茎,但在他摸捏大奶子之下,她全身软了,伏在他的身上,两人又热吻起来,现出满足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