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在到欧洲留学之前就看了很多西方的电影,总以为西方就是那么性开放。后来才知道其实那些都是美国电影的夸张罢了,或者美国就是如此,因为没有去过,所以也无法考证了。

  我所在的城市是个大学城,大学生的比例比较高,年轻的美女很多。刚到的时候正值夏末,美女们都穿的不多,一般裙子刚能遮住屁股,上衣袒露胸部的随处可见,还有绿地上,水边岩石上随处可见的晒日光浴的半裸美女,着实让我大饱眼福。不过日子一长就没有什么新鲜劲儿了,本以为也就这样了。

  可是转机总是出现在不经意间。中国同学总是最容易相识,大家都在国外多少都有些恋家也有些寂寞,芳是我的师姐,但也比我小上一岁,因为性格比较开朗,来的又比较早所以和很多人都熟络,包括不少老外。芳不是特别漂亮的女人,按照中国的标准只能算是中等,不过脸蛋和辣辣的身材都算是外国人喜欢的那种,圆润的翘臀,挺挺的胸部总让人看的垂涎三尺。加上亚洲人的皮肤容易晒成咖啡色,却又依旧细腻,芳这样的特别讨老外喜欢。同学间总有关于芳性放荡的故事在流传,而她又从来不否认,于是就成了想放荡但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机会的人的攻击对象,因为我和她同来自一个城市,就经常替她解围,一来二去我们两个也就熟悉了起来。

  有一天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一个派对,是一群学生组织的聚会,就在她Corridor里。(注:Corridor是指类似国内宿舍单元的样子,大约几个十几个房间公用一个大客厅和大厨房。每个房间一个人住,有自己的卫生间。)没什么理由,冬天来了大家都觉得无聊,所以每到周末这个大学城总是闹哄哄的,晚上九十点的时候满大街都是去参加派对的学生,有些奇装异俗,有些娇艳妖娆,各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就是凌成三四点回宿舍的时候,每个人都是醉醺醺。派对对我来说也不新鲜了,不过因为读书无聊,再者总感觉人在酒后比较放的开,所以就答应去了。

  派对在十点开始,顺道就去芳那里吃饭,有美女做饭,定是要赴约,两个人的饭局定是要带上酒的。于是,我就带了瓶红酒,算是先助助兴。老外一般都在去派对之前和一些,否则作为学生,要在酒吧买醉,开销还是不小的。

  芳开门的时候,我有些呆滞,后来芳和我说当时的我的眼神很色,不过她很得意,因为她穿了一身嫩黄色的T-shirt,不是深V,也没有超短,不过明显没有带胸罩,因为我的看见胸部的激突,头发有点湿,半长的卷发就搭落在在肩上,发上滴落的水把T-shirt的一些地方弄的有些透明。我一点准备也没有,只记得和没有礼貌的上下欣赏了一把。芳浅浅一笑说道:你快进来啊,等什么啊?我一愣,想歪了,不过随即又咽了一下口水,因为当芳转身把我引入屋中的时候,我瞧见她穿了条贴身的瑜伽裤,但是没有内裤的边痕,心想,她是没穿内裤?可又不记得前面露缝啊。不管了先进去再说。

  我随即把红酒放在桌上,环视了一下她的房间,不非常整洁,东西放的都比较随意,大大的书桌上堆忙了资料杂志和化妆品,电脑开着MSN,音乐从iPod dock里泻出,是个老外唱的,我不知道名字。房间有一些化妆品和香水混合的味道。大大的窗口对着一大片草坪,和远处的树林。

  我随口道:你这儿地段可真好,明年夏天我要到这里来看日光浴的裸女。

  哈哈,芳说道,我也在哪儿晒了不少日子,你是不是也要打包一下眼福?芳正拿着吹风机在吹头发,上举的手臂把衣服弄的更紧崩了,乳房和乳头的形状也更明显了,而此时,我也确认了她并没有穿内裤。

  我笑道,你穿的太少了,勾引我呢?

  有勾引到么?芳一边转着头吹头发,一边回答道,我在房间里习惯了,谁叫你正好在我刚洗了澡的时候来?我这就套件衣服。说着她就拿了件长线衫套在的身上,问,这样好了吧?

  我说,嗯,否则我老占你便宜,问心有愧啊。不过说实话,你的身材真好!随即不等她回答我就想转移话题,于是说道,饭呢?我饿了。

  芳放下吹风机,拿了一些保养品就去要浴室,说道,饭菜都好了,在厨房里,你去拿一下吧。

  我答应着就去厨房把饭菜搬到房里书桌上,期间遇到几个老外寒暄了几句不说,没一会儿,芳就从浴室里出来问道,我做的还中看么?芳做了一个鸡汤,拌了一大腕蔬菜色拉,简简单单,轻轻爽爽,很和我胃口。

  我道:嗯,看似非常好吃。只是这红酒买错了。

  芳说:没关系,喝我的吧,我有一瓶白葡萄酒,将就啦。

  夜就这么开始了。

  两个人很快就吃饱了,不过酒还剩不少,于是一边喝着,我们一边随心聊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说到了感情。

  芳问,你在国内有女朋友么?还是已经结婚了?

  我说:我当然结婚了!看她有些吃惊,随即道,怎么可能,本来有个女朋友,但是听说我要花钱出国而不是买房子,和我吹了。我想啊,出国的经历错过了也许就错过了,房子什么时候不能买啊,你说呢?

  芳浅笑道,女人嘛,总希望安定一些。不过我也理解你。

  我说,你呢?不恭维的讲,国内一定有很多人追你吧?

  芳平静的说,嗯,不过为了出国攒钱,我被人包养了一年,这不钱钱够了,去年就出来了。说完,她喝光了杯中的酒,取瓶要到。我也赶紧一饮而净,把酒杯递给她。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的把这样的事情说出口。

  我说,人各有志,有所牺牲有所得到,最无奈可怜的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连牺牲都不知道为了什么。看她挤了挤鼻子,微微点头,我继续说:我不反对,不过也不知道,更是理解你的选择。谁叫好老爸不是每个人都能挨上呢,让我们干杯,为了自己追逐的梦想!

  酒在撞击的杯中晃荡,在台灯的照射中分外显的温馨。不等她开口,我接着说,我的女朋友,哦,不,前女友和我是同学,人很漂亮,身材差你一点,不过也不赖,跟我也有两年了我劝她出国,可是她没有这心。也许我这是误了她两年,不过我想她一定能找到懂得好好珍惜她的人。嗨,女孩子,就改找比自己打的男人,至少4岁,哈哈哈。

  芳噎了一口酒,道,也不一定,养我的那个,大我六岁,本说是要娶我的然后一起出国的,后来时间久了,我看穿了,所以干脆分手早点出来。芳还想说什么,可是被敲门声给打断了。

  芳站起来去开们,也许是酒精的刺激,那婀娜的背影一下子就让我头脑发热起来,下面也渐渐硬了起来。芳打开门,客厅里已经响起的音乐一下就涌了进来。原来已经有不少人在客厅里聊天喝酒了。敲门的是一位我们都认识的中国同学来借红酒开瓶器,房间不大,所以她一眼就看到了我在,也看到我们正在吃饭喝酒。我站起来走过去说了声你好。她笑的有点诡异,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随口问,今晚你也参加嘛?她说是的。这时芳拿来开瓶器,于是她说了声谢谢便关门走了。

  房间到门的过道很窄,一边的衣架还挂满了衣服。芳关了门,转身想回书桌边,但我没有动,挡住了她。四目相望,都是经历过的,也不用多说什么。我随即上前一步,把她逼到了门前。我一手搂着芳的腰,一手扶着她的头直接轻吻起脖子来,也呼吸着女人的香。

  芳很自然,双手搂抱着我的肩仰着头,很享受的样子。我不是新手,所以很照顾脖子,锁骨和耳朵,时不时的也碰一下她的嘴唇。我没有摸她的胸部,但是小弟弟已经高高翘起,应为裤子不是很紧,顶到她。她似笑非笑的说,等等,你顶到我了。我没有搭理,只是继续向她耳朵呼气,并轻重有序的照顾她每一寸已经裸露的肌肤。

  她的皮肤真好。

  没过多久,她便娇喘起来,胸部的起伏也渐渐变大。只听芳说,让我把裤子脱了,都湿了!说着她便退去了瑜伽裤,然后就来解我的皮带,并把手伸了进去。轻轻的在我耳边问,想要么?

  我想,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于是说,不想。接着我们两都坏坏的笑了起来。

  芳说,你坐到床边去,我想把你的手绑在床架上。我心里想,难道她还好这口,不过随即就答应了。我敢哪个男人都没有可能在生理冲动的时候对芳说不。

  不一会儿,芳就把我的手绑在了床架自上。我色迷迷的看着她问,然后呢?

  芳没有回答,又去拿了一个眼罩把我的眼睛罩住。我刚想问为什么,又止住了,因为芳把我的裤子脱了,并用舌头舔了起来。芳的口交很是出色,套弄与轻舔交替的刺激着帮帮硬的小弟弟。这时,芳问,你做了很多次了吧,怎么龟头这么黑啊。

  我说,我承认我是做了很多次,不过主要是因为做过环切术,龟头不敏感,每次都要做很久才能射,所以。。。芳没有回答,只是一味的将龟头吸入吐出,并用舌头轻轻的在龟头上划着圈圈,叫人好不舒服。不一会儿我就有很强烈的想射的感觉,芳有经验,感觉到我想射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说,你等等,我去拿点冰块。

  我心里暗爽,心想,这妞,什么都会啊!门开门关,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小弟弟传来一阵冰冻,射精的冲动一下子就没了,芳含着冰块继续帮我口交了,我说,你好厉害!哪里学的?其实我心里想她原来在国内不是做鸡的吧,否则怎么业务这么熟练。

  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我要坐上来了。我听了是一阵兴奋,赶忙说,好啊好啊!说着,就感觉芳帮我带上了套。原来这妞自己备套啊,看来说她淫荡的事是真的。随即我的思路就被打断了,因为冰冰的阴茎已经被火热的小穴给包住了。小穴不是那么的紧,不过很湿,我的小弟弟不大也不长,不过龟头比较大,耐力比较足,又想到芳应该有很多性经验,也就没有多想。

  上下的震动开始了,因为我喝了点酒,又带了套,所以没什么很强的敏感,想是大概原来和芳做的男人比较粗壮吧。

  芳用手扶着我大腿,一上一下的让我的阴茎出入着自己的身体,有时候也死死的抵触者我,前后左右转圈的磨蹭耻骨。凭我的经验,女人这应该完全放开了。于是我说,芳,解开我的手,让我到上面来操你。芳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着重复着运动着。想来她因该是喜欢这样的姿势把,反正我也省力,便没有坚持我的要求。

  大概过了十分钟吧,我感觉阴道慢慢开始收缩了,对阴茎的压迫也越来越强了。而且阴道内,应该是G点吧,也明显突了起来,因为每次插入的时候都感觉龟头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很是刺激。本来芳没有很大的叫床声,不过这个时候也开始嗯,嗯,啊,啊的叫起来了,呻吟声是那种成熟放纵型的,很是刺激。我想没有男人不喜欢听到女人赞美自己的性功能强的,而最好的赞美便是迷失自我的叫床声了。

  虽然眼睛被蒙着,但还是可以想象芳现在散乱着头发,迷离的眼神,上下乱闯的乳房,加上每一下冲击阴道时发出啪啪的响声,无论如何也是一部高质量的色情短片。正想着感觉阴道一阵收缩,伴随着芳大叫Oh,My God, Fuck, OH~~ My God 的叫声,我知道,她高潮了。

  没有什么比第一次做爱就让女人高潮的事情更能让男人满足的了。我说,芳,解开我的手,该我了。随即芳取下了我的眼罩。

  眼前一亮,脑中一片空白。因为我看到芳坐在我的身边,而在我身上的女人确是艾玛,来自瑞典的美女(那真是金发碧眼的美女,难怪希特勒都对瑞典的人种特别青睐)。她全身赤裸的坐在我的身上,因为刚刚高潮过,艾玛脸和脖子都红红的,头发很是凌乱,乳房上有一些齿痕,正有些不好意思又很满足的看着我,她说,真抱歉,没想到会高潮。一边说一边在用卫生纸擦她流出的体液。

  我看看芳,看看艾玛,心想,不管你们搞什么鬼,可我还没有射呢,不能就这么完事了。于是我道:艾玛,想再来一次吗?我还没有来了!艾玛看看我,又看看了看芳,鬼鬼的笑了起来,随即就又慢慢的上下晃动起来。因为刚才高潮过的关系,艾玛的下面特别的敏感,所以她动的很缓慢。叫声也大了不少。

  我的兴奋点一下子下去了不少。于是就问,芳,你这是帮我开洋荤呢?

  芳说,你很厉害啊,弄的我的痒痒的想试试呢。

  我说,那来呀,让我亲亲你的乳房。

  芳也很大方,一下子就脱去了身上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了我的面前。芳的身材真是没话说,乳房很是紧致,翘翘的乳头并不粉嫩,但是长在这样一对标志的乳房上,谁也不会在意这个。芳向艾玛对视了一下,一转身,便背对着我,两腿趴开分跨我的身体两侧跪了下来。于是她整个翘臀便面对着我,我一下就兴奋了起来。以前也不是没有玩过3P,只不过从来没有和这么标志的两个美女同时玩过,更何况我还看到芳的腰际有两个大酒窝般的凹陷,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女人不可多得,一般是淫女的标记,而且很有可能会潮吹!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吹潮的,只有充分开发过,而且身体很健康,体力很好的女人才行。芳会吗?我憧憬着。

  这时候,芳和艾玛面对面着,艾玛享受着我的阴茎给她的刺激,似乎她已经从前一个高潮中缓过神来了,动作的幅度也慢慢大了起来,小嘴微张,似乎想要含什么东西似的。而她的两个手正在摸芳的乳房!而芳也在捏艾玛的一个乳房,并用嘴在吮吸着另外一个。我一下子明白艾玛的乳房上为什么会有齿痕了,原来是芳咬的。两个荡妇,干死你们!我心里暗下决心。要是能征服这两个骚货,今后着一年多就不用老是找五兄弟解决问题了!

  想着想着,小弟弟越来越硬,我想龟头也因为充血而涨的很大。尽管在艾玛的洞里有些不够大,但是刺激G点是一点都没有问题的。

  不一会儿,艾玛的呻吟声就盖过了房间里的音乐声。还好外面派对的音乐非常响,因该没有人能听见(听见了大家也理解!)。我看着芳的屁股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很是激动,于是说,芳,想要我帮你舔舔么?芳用行动回答了我。她把屁股网我的脸上放了过来,我伸出舌头便舔了起来。芳的私处很是光洁,想来阴毛是被刮去了。阴唇的颜色毫不撒谎的告诉我芳很有性经验,这时私处微张,早就淫水泛滥,湿的不成样子了。我用尖抵住芳的阴蒂,并用舌苔去触碰阴道口。这一招是一位高人传授的,以前都是在69的时候用,每次都能让女人不能自已,每每当女人失去神智的时候,我就说服她们帮我口交到吞精,屡试不爽。这次也不例外,没有几下,芳的呻吟声也开始大了起来,说道,你真了解女人啊。

  我没有理睬,因为嘴巴正忙着。因为舔阴的关系,鼻子也就离开芳的菊花比较近。它有张有合,似乎期待着什么,闻上去也只有沐浴露的味道,绝无异味。大胆一下,我就用鼻子 去碰了菊花。芳随即发出啊的惊叫,屁股也抬了起来,道,别,别碰。

  我问,没有试过?我不信,看样子就被开发过!其实我这也是乱说。

  芳道,有过,不多,不舒服。

  我说,就舔舔,不进去。

  芳没有回答,但是慢慢的把屁股放了下来。默认了我的提议。于是,我就开始顺着阴蒂一直舔到菊花,并轻轻的在阴道口和菊花处用舌尖顶顶。心想,等你神智不清的时候再提要求。

  这时候,艾玛伸手去把桌上的酒瓶拿了过来,顺着自己和芳的脖子就倒了起来,有一些还混着芳的体液流到了我的嘴里,感觉很是享受!一下子屋子里就充满了白葡萄酒的芳香,身上的两位美女的肌肤也因为酒水分外晶莹,门外劲爆的音乐更是让这场面越发的淫荡。

  艾玛说,芳,松开他的手,让他帮帮你。给他你的自慰棒。把那个套给我。

  我心想,原来芳还有自慰棒,可是艾玛怎么会知道?难道她们经常。。。又一副淫乱的场面浮现在我的眼前。芳嗯了一身,转身把我的手了开来。又从床头柜里取了一根Lelo Liv交给了我,并向我看了一眼,似乎是在说:我把身体交给你了,你要把它弄High哦!又拿出带浮点的套交给了艾玛。这个可恶的淫女,尽然觉得我的龟头给的刺激还不够!

  我把Liv慢慢的推入到芳的阴道里,因为前戏充分,没有遇到一点阻力,直至根部,想来子宫颈也应该被顶住了吧。芳后仰了一下头,重重的出了口气,想来是期待阳具的插入已经很久了。Liv 的刺激还是比较强了,一下子,芳的娇喘就盖过了艾玛,屁股也扭动的更加厉害了。而艾玛也给我的小弟弟换上了浮点避孕套,坐了进去,开始自我刺激起来。这样一来,我一个手拿着Liv刺激着芳的阴道,一只手,在芳的菊花周围转转圈圈;艾玛一方面享受着浮点和龟头双重刺激,一方面用手去触摸芳的阴蒂,另一方面和芳一起相互吮吸着对方身上的白葡萄酒;而芳也用手在触摸艾玛的阴蒂,同时更是不住的在揉搓自己的胸部。至此芳的性欲算是被充分唤起了。

  芳一边享受着我,艾玛和自己给自己的刺激,一边大声的喘气,断断续续的叫道,操我啊,好爽。。。操我。。。用力操。。。阴道好满啊。。。用力操。。。我也很久没有经历这么放纵的场面了,又因为芳说的是中文,我努力的让Liv能够安慰到她淫穴里每一寸地方。

  我们三个人就这么震动着,大概有五分钟多一些吧,艾玛第一个忍不住了,大声的说道,我要来了。。。操。。。更猛的操。。。要来了。。。我也感觉到她的阴道迅速的收缩,比第一次还要紧,G点也是激突着被龟头摩擦着。随着艾玛的一声尖叫,她软软的向后倒去,摊在了床上,大口喘气,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好爽,操,真棒。

  我有点郁闷,本来好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可是现在又一下子没有小穴夹了。谁知道,芳看到艾玛高潮瘫软下去以后,一下子就把Liv拔了出来,把身体往前挪了挪,扯掉了避孕套,拿我的阴茎对准阴道口,并扑哧一下坐了下去。这一下可刺激不小,没带套的真切感觉真是好,而亚洲女人的小穴也紧一些,暖暖湿湿滑滑的包围着阴茎感觉真是说不出来舒服。回想起来,这也算是除了前女友以外第一个不带套做的女人。芳上下震动着,并回头和我说,干我。。。狠命干。。。我喜欢。。。男人用力干。。。还有。。。啊。。。还有。。。啊。。。Liv也。。。啊。。。啊。。。。

  既然芳都这么说了,我没有必要手软。于是我用力合着她的震动,挺了挺腰,好让阴茎插的更里面。而Liv也。。。的意思分明是要我用它插什么地方,而现在她背对着我,只有菊花可以插了!于是我命令道,芳,把屁股撅起来。芳明白我要干什么,用手扶着我的膝盖把屁股翘的高高的,又说,抽屉里有润滑剂。我心想,好么这骚货,什么都有,伸手便从抽屉里摸出了一瓶Durex Play。我一边给Liv涂着润滑剂,一边欣赏着芳骚样。她缓慢的摇动着臀部让阴茎在身体里搅动,而菊花也慢慢的张开,特别是她还回头看着我涂润滑剂,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我正好也在性头,一点也没有给她休息的意思,Liv涂好润滑剂以后,我没费什么力的就把它送到了芳的直肠里,而在阴道里的小弟弟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Liv的存在。就这样,芳又开始了往复运动,不过这一次刺激她的确实两根棍子了。

  芳直起一些身体,很满足的呻吟着,啊。。。嗯。。。啊。。。舒服。。。来吧。。。来吧。。。

  在一边的艾玛这时体力也恢复的一些,便坐起来,一周手揉搓着芳的乳房,而一只手帮芳抚摸起芳突出的阴蒂。又和芳亲吻了起来,也时不时的拿触摸芳阴蒂沾满体液的手指插到芳的口中让其吮吸。芳也不示弱,开始揉艾玛的乳房,这场面真是很火爆,两个裸女激烈的舌吻着,一个是欧洲金发白色肌肤的美人儿,刚刚高潮过,红晕未退,体液未干;另一个是古铜色肌肤的亚洲骚人儿,身体所有的洞都被堵住,雯雯的震动马达声从肛门出透出,滋滋的抽插声从小穴口流出,哒哒的亲吻声从口中满出,嗯嗯的娇喘声从鼻腔里溢出。

  不一会儿射精的感觉就开始堆积。伴随着这感觉,小弟弟越来越充血,龟头也来越到。明显的可以感觉到龟头刮阴道壁的粗糙阻力,也可以体会突出的G的大小软硬位置。实在是很久没有这么爽快的操过什么人了!所以我决定不想忍,要操到射!

  因为我不喜欢女上位射精,感觉失去了男人该有的操控,而我也知道,女人也更喜欢抱着男人,被男人压住,被阴茎控制的时候的征服感。所以在要射的感觉就要来的时候,用力推开芳,站了起来,从正面把她抱了起来,靠住墙,把小弟弟再次送了进了芳的阴道。芳似乎了解我的想法,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双腿缠住了我的腰,与我四目相对。我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忍不住亲吻了下去(多年以后,芳说正是这个亲吻让她当即决定跟我一辈子)。

  顺着亲吻,我靠近她耳朵说,我要插到高潮了,你放松,跟着我也来吧。

  芳轻轻嗯了一声,便把头斜靠在了我的肩上。

  芳时不时的和我说,就这样。。。这要舒服。。。我也要来了,就这样。。。Liv慢慢的滑出了直肠掉落在地上,我卖力的干着芳,感觉我们每一寸肌肤都紧靠在一起,从外至里。我让芳放松,让她只去感受阴道被阴茎抽插的刺激,放松腰部,放松屁股,深呼吸,什么都别想,只体会阴道里的的感受。

  芳小声的嗯着,告诉我,好喜欢我的大龟头的摩擦,说她下面麻麻的。。。

  没有两分钟,我感觉我肯定是忍不住了。

  我大声说,芳,我要来了,我操,我要来了!

  芳答:你。。。停。。停。。。,我。。要小。。。便。。。

  我发狠说:骚货。。。拉在床上啊。。。骚货。。。啦啊。。。让它来啊。。。啊。。。

  芳答:啊。。。哦。。。啊。。再来两下。。。再来。。。。

  一个没忍住,快感排山倒海的从阴茎穿过身体冲入脑中,精液一股脑的冲到了芳的身体里面。而与此同时,只听芳大声的喊叫,身体拼命的抽搐,两眼翻白,死命的抱住我,夹住我的小弟弟。几乎是瞬间,哗的一声,一股体液从芳的下面射出,喷的满地都是。就这样反复了三四次,芳才软软的躺在我的怀里,轻声的哭泣了起来。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和她一起躺倒在床上。芳很弱不禁风的样子,死死的搂着贴着我。而此时艾玛,正在床边坐着看着。我一览腰,让她睡在我的另一边。

  后来我才知道,艾玛一直想和中国男人做爱找体验,可是苦于遇到的中国男人即不social也不自信,一直没有什么机会,于是芳安排了这么一出,可是后来她自己也是欲火难压,加入了进来,更另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生平有了第一次潮吹。听艾玛说,我的阴茎并不小,黑人的大,但是大也有不好的地方,其实只要持久,小一点并没有关系。

  不多久,艾玛就出去参加派对了,还戏道,要找个人还要第三次高潮。

  芳一直在我怀里,后来我就睡着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上,芳依旧在我怀里,只不过身上多了条毯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