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二零零三年,六月…

  我从T大医学院里毕业。

  经由教授的介绍,毕业后我马上以实习医师的身份进入市内一家很有名的医院。

  我的名字叫傅人杰,今年二十五岁,请今后多多指教。

  穿着白挂袍,脸上摆着谦诚的表情,一一向医院里的同事们打过招呼。

  听说刚从学校毕业的菜鸟们,出了社会工作以后,通常都会接受前辈们一番‘洗礼’,尤其是医生这种竞争性颇高的职业,今后说不定会很难混下去;为了能尽快融入这新的世界,我特地压抑着自己在学生时代狂妄的性格,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哪里哪里,傅医生,以后大家一起努力!

  身为正式聘请的前辈们-其中好几位年纪老的可以做我爸爸-友善的拍拍我的肩膀,笑着对我说道。

  呼…T医院在T市里一直很有名,医生的素质果然够高,看来各个修养都很好…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原本还以为会有某位医生摆出一副欠扁的高姿态,瞪眼对我说道:新来的,以后最好不要给我出错,要不然…看来…今后我就以成为正式医生这条路好好的努力吧!

  这时,我的眼光不知不觉的停留在一位站在角落不发一语的护士。

  好可爱…

  及腰的长发,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娇小身材,见到我的眼光而低垂的小脸颊上害羞的表情,让我一瞬间迷失在她清纯的魅力里,几乎不可自拔。

  柳燕…小护士耸起的前胸上的名牌是这么写的…

    ***    ***    ***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

    坐在办公室里,我停下手中的笔发着呆…

  担任实习医师的工作已经近半年了,凭着个人的努力,工作越来越上轨道,最近许多case都让我亲手治疗;我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相信过不了多久,许院长大概就会正式聘请我了。

  许院长-许茜茹,身为一个大医院的院长,今年才芳龄四十的年轻女人,也是一位极有生意头脑的女强人,从她在前院长退休后接手这家医院后,五年来,T医院在她手里业绩蒸蒸日上,假使她没有继承父亲成为这家医院的院长的话,单纯地做为一个生意人或许会更有钱途吧?

  不过再怎么说,许院长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有点神似叶全真的美丽的容颜,四十岁的半老徐娘,皮肤光滑细嫩的可比十八来岁的小姑娘,难得的是身材保持的完全没走样,丰盈的美臀、修长的美腿,紧紧包裸住全身的办公套装也无法掩饰的雄伟双峰;凭她这番姿色,就算医院倒了,给人包养也饿不死…「傅医生,你在想什么呢?」小娟悦耳动听的声音传到我耳里。

  「啊…不…没什么…」

  我抬头望向小娟,微笑的回道。

  小娟-方秀娟,职位是T医院护士长,今年二十八岁,为人认真负责,工作能力很强,个性…倒是出乎意表之外的非常无厘头,我刚进医院的时候常常以捉弄我为乐。

  不过,近来这种时而被她誂贶到哭笑不得的情况……已经呈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了…上个月在一个乐闹非常的员工聚餐里,纷纷被灌的冥冥大醉的我和小娟,隔天早上,发现我们俩人正躺在某家酒店房间里的大床上,浑身赤裸的交缠在一块儿。

  同样身为成年人,我和小娟迅速从尴尬的场面里恢复过来,酒后乱性、一夜情,在这世代已经不是什么动不动就要死人的大事了;而且我也注意到凌乱的白色床单上除了几根卷曲的体毛外,并没有任何令咱们男性同胞担忧的红色血迹。

  事后两人平静的穿戴整齐,心照不宣的对此事不再提起一字。

  倒是女孩子的心思真如海底针,近来小娟望着我的眼神总是带上那么一点奇怪的味儿。

  呵呵~该不会就这样喜欢上我吧?

  为自己惊人的男性魅力所折服的我,自大地在心里头猜想着。

  「傅医生…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吗?」小娟迟疑了一下,问道。

  「可以啊!」

  「这几天…晚上人家都睡不着…」

  小娟红着脸,慢慢地把护士服脱下,露出穿在里面白色的小可爱,明显诱人的乳沟旁,酸涩的果实隔着薄薄的布料鼓起。

  「傅医生,你能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吗?」

  我的呼吸一下子浊重起来,视线紧紧的锁定在眼前这一对丰满肥硕的奶子;迎合小娟的意愿,挂带起听诊器,慢慢的将冰冷的听头放在她的右胸上。

  「小娟姐,失眠的原因大概是你晚上都睡不好吧?」虽然听不出什么异样,我还是装模作样的说道。

  「最近排泄方便吗?有没有便秘?」

  「没…没有…」小娟红着脸回道。

  「是吗?嗯…身体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看来就是你心理上的问题了…」想了一会,我不忙不缓的下了结论。

  「很严重吗?」小娟急忙问道。

  「嗯…最近…有没有跟男人做爱?」无视小娟脸上的顾虑,我接着问。

  「当…当然没有,自从去年跟男朋友分手之后,我就没有……除了上次跟傅医生…你…」小娟结巴的回答,凝看着我的眼神又多了某种东西。

  「这样子呀…固定的性交,对成熟女性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听到小娟目前没有男朋友,心里一喜的我,又问:「最近想要的时候…你自己都没手淫吗?」「没有…」被露骨的问题羞的满脸通红的小娟,回道:「不‘那个’就不行吗?」「当然不行啦!没有定期性的发泄对身体很不好的…」我摇摇头。

  「是这样子的吗?」小娟担心的说道:「那…傅医生,我现在该怎么办?」脑筋飞快地转了个弯,我忽然耸了耸坚,装做一付毫不在乎的模样:「身体要是没有适当的发泄,再这么失眠下去的话,恐怕会导致内分泌失调而产生疾病喔…」「傅医生~」小娟听闻后,心急的向我嗲道:「拜托您就帮帮人家嘛~~」鱼儿上钩了!

  「可是…」我皱皱眉头,接着装出很为难的样子,说道:「不是我不想帮,只是…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这种事实在是帮不了你呀…」「睡都睡过了,傅医生你还敢说你不是人家什么人…」小娟哀怨的说道。

  「嗯…真的一定要我帮忙?」

  事到如今,我也不再假正经了,直接进入主题一问。

  「嗯!」小娟毫不考虑的点头。

  「好,那…请你把衣服脱掉先…」

  摆出一副正经诚恳的模样,强忍着内心的笑意,我缓缓的说道。

  「就在这里吗?」小娟看看四周,俏脸微红,但见到我坚持的眼神,叹了口气:「好吧…」小娟将护士帽取下,乌黑的长发瀑散至双肩上,白嫩的酥胸随着褪下的贴身上衣蹦了出来,乳峰上两粒粉红色的小圆点在我眼前晃呀晃的,看的我一瞬间热血沸腾,几乎朝小娟的方向仆去。

  「傅医生,不要这样看人家嘛~」小娟见我双眼猛凸的朝着她裸露的上半身视奸,害羞之下忍不住伸出双手交叉挡住胸前乳球;但这种欲拒欲还、隐隐落现的娇柔俏样反而更引起我强烈的淫欲。

  「小娟姐…」

  我伸手呼唤着丽人,镇定的声音略显砂哑;小娟脸红心跳的望着我对她痴迷的眼神,鼓起勇气,慢慢的走向办公桌旁,经我大手一拉,香软酥柔的娇躯落入我怀里。

  抬起小娟红通通的小脸,毫不考虑的吻住那两片发亮的诱人香唇,嘴唇上传来不知是某种品牌唇膏的草莓香味,我慢慢的品尝着小娟柔软无比的小嘴,大手扳开她下意识护在胸前的双手,兹意地揉着那对让我神魂颠倒的玉乳,充实的手感几乎让我以为下一刻便会挤出乳白的浓汁。

  「傅…医生…」小娟被我吻的意乱情迷,清澈的眼神逐渐模糊,尤其是她敏感的乳房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经我大力搓揉后所带来的酥麻感,让她经不住的倒在我怀里,由着我在她的胴体上一逞手欲、大肆乱来。

  一手在她赤裸的上身游走着,当然另一手也闲不得,趁着小娟被我挑逗的自制力大减的情况下,迅速的伸进她的下半身,一下子将碍事的短裙扒去,隔着白色的花纹小裤裤,手指头灵活摩擦阴部,不一会,滑热的淫液马上听话地从小穴里溢出。

  见时机已成熟,意欲速战速决、将眼前美肉吞下的我,猴急的抱起浑身脱力的小娟,将她白色的小裤裤褪至膝盖下、双腿开开的摆在办公桌上。

  脱下西装裤(我本人有不穿内裤的习惯),里头早已硬到极点的粗大鸡巴冒了出来,龟头一颤一颤的正向着小娟湿溜溜的妹妹问好。

  「傅…医生…」小娟细细的叫声传入我耳里,像在催促着我。

  一手扶着阴茎,瞄准小娟股门大敞的肉穴,肉棒一口气插入……呜~~又热又湿又紧的小穴,爽~~~「傅…医生…」

  嗯…

  「傅医生…」

  咦??

  「傅医生…醒一醒…大白天的,怎么又做起白日梦啦?」小娟在我面前挥挥手:「该不会是在想什么色色的东西吧?」「啊…没…没有!不好意思,刚刚只是有点走神…」我薄面一红,急忙擦擦嘴角下的口水,回道。

  好里家在,此时下半身正埋在桌子底下,要不然小娟见到我那儿高高鼓起的大帐棚,不把我当成变态才怪。

  「是吗……嗯…傅医生,请你下班后到院长的办公室一趟。」小娟一脸狐疑的望着我,一会儿才脸一放宽,微笑的说道。

  「院长?许院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我哪里知道~许院长最近老是找你去单独谈话不是吗?」小娟俏皮的对我眨眨眼,尽是暧昧的眼神。

  「呵呵~」对於小娟暗谕的语气,我也只能以傻笑带过。

  「就这样啦!再见啰~爱做白日梦的傅医生~~」望着小娟离去的背影,我不禁摇头苦笑。

  唉~~

  (二)

  做为一位小小的实习医师,我每天上班的时间是采取不定时制的,该那位主治医生下班,也就是到我轮班的时候;每个星期一、三、四,我上的是早班,时段是早上九点半直到下午五点整,而星期二、五、六则是晚班,代的班是晚上七点过后,直到半夜两点下班回家。

  今天是星期三,通常也就是一星期里我最累的时候,因为前一天上晚班的疲劳难免会遗留到隔天;好在半夜医院不开放挂号,所以我只需要应付偶尔一两次的急诊与帮几位固定病患做全身检查之后,便可以尽情的窝在办公室里的大沙发上偷懒补眠。

  下午五点十五分,脱下医用的白挂袍、换回一身比挺西装的我,站在院长室前,吸了一口气后,敲了敲门。

  “谁啊?”许茜茹她与众不同的柔美嗓音隔着门传出。

  “许院长,是我…小傅。”

  “是傅医生啊!请进,门没锁…”

  我拉开门,踏进了充满鲜花清香的院长室;许茜茹端坐在庞大的办公桌前,批阅着一堆我完全不懂、也跟我没啥关系的文件。

  “许院长,我听护士长说您找我,请问有什么事?”

  许茜茹放下手中的笔、取下眼镜,略显疲态的轻揉着双眼,微微泛着晕红的脸蛋一下子从知性的美感转换成另一种充满成熟女性的娇艳魅力。

  我凝视着许茜茹无意间露出的美态,丝毫不掩饰我欣赏的目光;许茜茹一抬起头,看到我正愣愣的盯着她看,脸上的红晕好似更加深了点,美目幽怨的瞪了我一下,似乎在埋怨我无礼的目光。

  对我本身而言,欣赏美好的事物本来就是男人的天性,根本不算罪恶,若是我表现的唯唯诺诺,反倒是过于做作;相信以许茜茹如此聪颖的女子,应该能理解我对她的外表只带着单纯在欣赏艺术品的心理,要不然我早已被她轰之门外。

  “傅医生,看够了吗?”

  许茜茹就算有多成熟,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女性、也会脸薄,见我“欣赏”的目光越来越露骨,忍不住俏脸一红,责备的问道。

  当然没看够…

  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人家毕竟是我的上司,还是安份一点的好,所以我只好收起直视在许茜茹脸上的贼眼,甸甸地微笑着,但许茜茹似乎不怎么喜欢我的笑脸,赏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傅医生,这两个多礼拜来对本医院还习惯吗?”许茜茹问。

  “讬院长的福,一切都很好…”我公式化的回道。

  “那就好…”许茜茹点点头。

  接着我俩陷入一片沉默。

  “嗯…许院长,您找我来就是问这个?”见许茜茹闷了半天不说话,我忍不住发问。

  “喔…对不起,刚刚在想一点事情……嗯…是这样子的…你这星期天有没有空,傅医生您来本医院那么久了,想请你一起吃顿饭。”许茜茹听到我出声,回过神来,接着说道。

  “许院长,这当然没问题!”我有点受宠若惊的回道。

  许茜茹点点头,忽然盯着我的脸说道:“傅医生,这里没有其他人,你能不能不要张嘴闭嘴就院长、院长的叫,不用这么介外呀!”

  “哈哈~许院长,你自己还不是满口傅医生的叫我…”

  “是吗,那…现在开始我就直接称呼你的名字了喔~人杰……既然我年纪比你大的多,那么…你就叫我许姐吧?”许茜茹妩媚的说道:“你…会嫌人家比你大的多吗,人杰?”

  “遵命,许姐~~姐姐你可是一点也不老喔!其实…我一直觉得你看起来是多么年轻漂亮啊!”望了望许茜茹的美颜,我由衷的说道。

  说真的,要是她那样还算是老太婆的话,世界上大概就没有年轻小妞儿了…“死小鬼,少贫嘴了,嘴巴那么甜,还不是用来骗女孩子的…”许茜茹笑骂道,但语气里却让我听出一丝情意。

  “许姐,你这可冤望小弟了,我刚刚说的可全是肺腑之言……还有,我哪时骗过女孩子了?”我急急忙忙的回道。

  “你还敢讲?听说你跟医院里面几位护士都走的蛮近的,特别是方护士长…别以为姐姐什么都不知道…啊…”许茜茹酸酸的说道;她随后忽然捂住嘴,似乎理解到自己此时的口气跟一位和男友吃醋的女孩子没两样,俏脸不禁再度泛红,艳丽的美态让我看的一阵心醉神迷。

  “许姐,你真美…”我赞道。

  “你还说?姐姐已经不年轻了…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肯要我…”

  许茜茹只是笑着摇摇头,看来并没有把我的话当真;我话说的这么白,不用再多说什么,她的语气已经充分表达出她的意味了,就等我用行动来证明了…我所幸大胆走向前,停在许茜茹的办公桌前;她的俏脸上略带了一丝讶异与期待,似乎在等着我对她做什么似的;为不负佳人期望,我弯了腰、低下头与她面对面直视着。

  一对星眸美目,浓密幽长的睫毛,那淡淡的眼影清晰可见,高挺俏美的鼻梁头,望下望去,微微张开的丰厚双唇,呵气如兰,诱惑着我的理智;我忍不住往前一步,重重地吻住那张香唇,直至我俩呼吸略微困难后才意犹未尽的分开。

  “呜!你在~~”分开唇后,许茜茹不敢置信的说道,但随即又被我封住了口,两人继续深吻;见许茜茹并没有生气,这回我可不再客气了,大嘴敲开她的口,将灵活的长舌伸入,贪婪的吸食着掠来的甜汁琼液、霸道的占领她的樱桃小嘴、一对纠缠相绕的舌,侵袭着她的意志。

  美人儿不再抗拒我的入侵,她闭上双眼,任凭我努力的占领那块美艳的战据点;见她暗许我的举动,内心大喜,但仅此区区小甜品岂能满足我的欲望,我随即将她从大椅上抱起,用力的搂住她,胸膛感受到那对遭到挤压的柔软,感到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鼻息在交接的唇瓣上一下下的吹在我脸孔上。

  马的,想不到她那么饥渴?我惊喜的在内心暗骂脏话,手中的动作却也不含糊,一手往下伸去,揉挤着她丰俏的美臀,另一手更加使劲的将她无力的娇躯紧贴住我。

  西装裤里的阴茎硬的受不了,肿大的程度相信身为医院院长的她已感觉到我是处于如何兴奋的状态;她双手轻轻的把我推开,俏脸泛红、双目含春,香唇微张,上头还牵丝一丝不知是我还是她自己的唾液。

  她指指我的下体,我会意的微笑,自己动手将西装裤褪至膝盖下;一条充血到极点的黑色大肉棒从里头跳出,呈45度角的高高勃起,紫色的龟头泛着透明色的润滑液,淫秽到至极;让她羞的半闭双目、浑身轻颤。

  许茜茹股起勇气,慢慢的低下身躯,半拉半扯的将套装上领拉开,露出了那一对白皙滑亮、丰满无比、由一套诱人的半罩式黑色丝蕾胸罩所包裹住的的巨大乳房;见我贼眼通红、充满欲望的盯着她的胸部瞧,她呵呵地轻笑一声,修长的玉指在胸罩前开差的钮扣上缓慢地琢磨着,摆明儿恶作剧般的挤压自己的乳肉。

  那条深深的乳沟让我几乎失去理智地扑了过去,好在在最后一刻,那该死的胸罩钮扣“啵~”一声解了开来……天啊!那对超级美乳,几乎是蹦开了胸罩从里头解放,两粒深红色的宝石晃眼欲摇,不断地随着布丁乳肉上下晃动。

  许茜茹张开小嘴,香舌饥渴的在唇边舔嗜,那双瞧着我看的诱人媚眼,将我整个魂魄给吸了过去;我耐心的等待着,此刻的我,心甘情愿的随她摆布!

  她趴在地下,光着赤裸的上身,有如野性雌豹盯着猎物般地慢慢往我爬了过来;爬到我身下,她嗅嗅可爱的小鼻子,用力的吸食着阴茎上传来的腥臭味,双眼发亮,美人儿丝毫不厌恶这种男性的体味,吐出舌头,开始将阴茎上舔着,将前端舔的发亮、棒身舔的光滑无比。

  “傅医生~~”许茜茹不再亲密的直称我的名字,反倒是故意加重语气,那一声娇气的傅医生喊到我的心崁里,让我顿时侵浴在这办公室里与年长的女性偷情的刺激快感;她自己倒也是兴奋不已,对着我的粗大鸡巴不断的又舔又吸,爽的我几乎当场缴械。

  “傅医生~~”许茜茹又喊了我一声,接着狐媚的平举双手,捧起那对又软又大的白花乳肉,十指将乳房左右揉开,阴茎朝里一放一夹,开始扭挤着那根红通通、滑溜溜的大鸡巴,强烈的快感,通过散布在海绵体外的敏感神经,朝我汹涌袭来。

  感觉真的好软啊~~我赞叹着;许茜茹真懂得男人的心理:她在医院里崇高的地位、冷艳动人的外表,配合上她那对浪荡到极点的玉乳--这种故做卑贱、弯腰跪地的服侍,让我内心的征服感得到了无比满足。

  “傅医生~~”许茜茹低下头,吐出性感的小舌,快速地上下摆动、不停地舔嗜着那颗在摩擦中而露出的紫色龟头,马眼上倘着她的唾液,流出的透明液体达到润滑的效用,让这场乳交更加顺畅舒爽。

  “傅医生~~”许茜茹那娇嫩的媚音,不停的呼唤我的名称,我所幸闭上双眼,卬起额头享受着,口中呢喃着无意义的呼喘,鼠傒那部位传来一阵一阵的紧凑感。

  天啊~~要射了!

  “傅医生!!??”

  “啊?”许茜茹娇叱声将陷入幻想的我惊醒,我几近白痴的回道。

  “请问,你在想什么?”只见许茜茹坐在办公桌前,露出一副羞红中带点怒气的神色盯着我看;我傻愣愣在站在她面前,西装裤前,难看的拢起了一大块潮湿。

  “这…这…”好不容易从肖想中回神过来,我顿时结巴了起来;总不能实话实说,告诉她我刚刚才在幻想她用那对大奶子帮我乳交吧!?

  若是此处有个洞,我绝对会想也不想的将头深埋在里面……驼鸟心态也不过于此。

  “傅医生,我想你大概也累了…你可以回去了……”许茜茹看了我老半天,之后摇摇头,不愿让我太过于难看,给找了个台阶下而说道。

  我本来也没脸继续在这儿待着;我红着脸,落荒而逃的走出院长室。

  见习医生所接触的病人实在有限,由我本人接下的病患也不过那么几位,在一一望探过他们后,我这才放心的脱下医师白袍,打卡下班。

  经过了B栋房,前往通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总算将方才出糗而自责的心态调整回来。

  干她娘的,怎么最近老是做白日梦?嗯…这也不能怪我,一定是这间医院里的美女实在太多了…一定是…走到电梯前,按了朝下的箭头,吹着口哨抖着腿等待中…“叮~”一声,电梯门打了开来;我顿了一下,里头,一双美腿从门中踏了出来;眼光一亮,我急忙将视线朝上看去…柳燕,那位在我刚进医院时就引起我注意的娇小美女,她那张甜美可人的娇颜从电梯中出现,我双眼一亮,微笑的向她打了声招呼,小美人儿一见是我,连忙低下头轻点了一下,娇羞的隔着我小跑步离去…嘿~这下,我倒还不急着回去了呢…扬扬眉,漫步的尾随柳燕的倩影跟去。

  跟随来到了C栋楼的403号病房,柳燕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里,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微开的房门前,朝着那细缝往里看去…柳燕正背对着门,忙手忙脚,似乎正在替一位病患换点滴;将视线看向那位病人……病患,是一位女孩儿。

  她的脸蛋极瘦,两腮凹陷,尖尖的下巴,脸色看起来极为苍白,乌黑的秀发盘在枕头上,薄薄的双唇,毫无血色;少女倒有一种特殊的娇柔气质,那一对极为美丽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眼中露出的忧郁使人怜惜不已;她无力地朝着柳燕笑了一笑,但…那个笑容,似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量,她的唇瓣动了一动,轻声细语的说了几句像在道谢的话语。

  “雅萍,一会儿我要换针头喔,可能会有点痛…忍着点,啊?”柳燕的话从房里传来,我转头往病房旁的门牌看去:403号房-陈雅萍小姐…将视线移回病房里,听到会疼,陈雅萍在一瞬间露出了点惧色,但随后坚强的点点头;柳燕见后,弯下腰,替女孩儿取下纤细的手腕上的点滴针头,陈雅萍皱了皱眉,努力地忍耐着疼痛,呼吸急促了起来。

  而在那时,我的呼吸…居然也跟着急促了起来,因为柳燕弯下小蛮腰时,护士短裙下微微朝上翻去,裙里春光乍现,清纯可爱的白花绣边小内裤,裸露出了点白皙诱人的粉臀;我瞪大双眼,努力的把握机会视奸这突来的艳福。

  一不留神,轻趴在房门上的我,不小心牵动了门揖,喳了一声引起房中人的注意,两人均同时朝门外看去;既然被人发现了,为免被人看出我心里有鬼,连忙整理一下思绪,故作镇定,大方的打开房门走进。

  “啊?是你啊,傅医生?”柳燕吃惊的看着我;方才她还以为我正朝停车场准备离开医院,似乎不明白为何我会忽然出现在此处,于是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嗯,不用理我,忙你的就好了!至于…为何我会在这里?嗯…我本来正打算离开医院呢~”我清了清喉咙,脑中飞快激荡,洒下漫天大谎:“但刚刚我忽然想起许院长交代我平时要多关心一下病人,所以就…顺道来探望这位…陈小姐的病了…”

  柳燕盯着我的脸瞧了半饷,接着露出微笑说道:“嗯…那真就谢谢傅医生您了!”

  为了不穿帮,我拍拍柳燕的肩膀,示意打算帮忙,她往后退了一步,把工作交给我;在她还没能感到多余的疼痛前,流畅熟练的帮女病人换了针头,消毒了局部位置,接着重新将点滴筒针管插了回去;回头偷瞄了一下,柳燕这妮子倒是在专心的学习我的动作。

  “谢…谢…你…”完事后,陈雅萍轻声向我道谢。

  我露出微笑、摇头不语,表示这是我该做的,之后故做潇洒,在柳燕的道谢声中踏出病房外离去,。

  回去前,我特地转个弯前去资料室查了下这位名叫陈雅萍的女病人资料表,看着上头密密麻麻的病历,我顿时感到震惊不已。

  作为一个医生,生生死死自然要看得开一点,但脑海里想起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与娇弱的神情,我不禁同情的摇头叹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