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芳贺医生,请坐到那台诊疗仪上。」戴着无框眼镜的男子指了指在房间中央的妇科诊疗台。

  和三个白衣男子一起进到房间的长发美男柔顺地走了过去。轻轻坐到椅座的前三分之一处,纤柔的上身仰躺在微向后倾的椅背上,修长的玉腿抬到扶手上,臀部大大的向前突出着,本半臀瓣悠悠的悬在空中。

  另外的两名男子拿过放置在一旁的黑色皮质束带,将诊疗台上的美男加以固定,先将双手扭到椅背后,然后用一厘米宽的束带在胸前拧成8字连同大臂一起绑束在了椅背上,或许是不满意美男双腿间打开的角度,两个男人分别抓住美男的左右脚踝向两边拉扯,直至美男的胯骨发出可怕的「喀、喀」声,男人们才束紧了束带。

  绑束过程中,美男并未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是惨白着脸娇喘着。

  沐浴在男人们的视线中,被束的身体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浅褐的乳头肿胀挺立着,服帖于胯间的性器开始慢慢充血抬头,被分到极限的股缝间,红肿的肛门蠕动着似是邀请着男人们的爱抚。

  而三个白衣男人却只是用视线一遍遍地游走在这具淫荡的身子上。

  「啊……不要……不要……」

  「我们并没有碰你。」

  「不要……啊……不……不要只是看……」

  「要我们怎么做?」

  「摸……啊哈……摸我……」

  男人们轻触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地方「不……不是……」「那么请把你的要求说清楚!」「……难……难为情……」「是吗?」男人们停下了手边的动作「不……不要停……摸……啊……摸我啊……」「哪里?」男人穷追不舍的问着「呜……摸……摸我屁股上的淫洞……啊哈……摸……摸我下……下流的阴茎……呜……哈……还……还有……还有胸前的骚蒂!!!」「知道了」男人们满意的点了点头「哎,早上没刮吧!」「是,是的,对不起……」「真拿你没辙」负责摸阳具的小胡子男人转身从桌子里掏出一个电动剃须刀,将规律震动的免伤型刮头贴上早已硬邦邦的阳物。

  「啊……啊……好棒……好舒服……」疹疗台上的美男放浪的淫叫着「说过多少次了,要每天刮否则第二天新长的毛茬就会把手刺的很不舒服。」「对……对不起……」「英井,把他的淫洞边也刮一下。」

  「OK!」

  「咿……啊……啊!!!」

  剃头游走在敏感的花洞边,不时滚过外翻的淫肉。常常肛交的洞口在剃头的强烈刺激下松了开来,洞中涌上一股股白色的黏液。

  「啪」白桃似的臀瓣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闭紧!还没让你把营养液吐出来!」「对、对不起」「啊……啊……受不了了……请、请给我检查……啊哈……我……我要……」男人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小胡子仍然用手中的电动剃须刀刺激诊疗台上的美男。刀头一会儿游走于胸前的红豆上,一会儿到玉茎下的双球上。直挺挺的阳具泛出股股淫水,圆润的龟头闪着淫糜的水光。

  「这样就受不了了,小淫猫?」

  「啊……好……好棒……好舒服……!」

  「英井,把他那根系上,现在射还嫌太早。」

  「明白!」胡子男向正在准备检查器械的眼睛男比了个OK的手势,取出一根细麻绳,在美男的阴茎根部紧紧缠了三圈,在球、茎交会处拧了个麻花,紧紧勒过两球中缝后打了个结。

  「咿……咿……啊!!!」美男无助地摇摆着头部。被撩拨的欲望被硬生生得阻断,美男的眼角滑下了一行清泪。

  这时,一直保持沉没的卷发男把水池里的黑皮管接好后,又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红色的塑料桶。

  眼看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三个男人又集中到了诊疗台边。

  「草藤,你是内科大夫,给他查查心跳和温度。」№发男人将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戴好,手拿着冰凉的器械徘徊在美男敞开的双腿间。

  「啊!」

  火热的身子受到冰凉的刺激惊跳了下,却并未影响到检查的人。听诊器在圆鼓鼓的小球上停了片刻,又挪到直挺挺的茎干上按压着一根根突出的经脉,可能是还不能确定结果,听诊器又在水涔涔的龟头上摩擦了几下,银色的器具被股股淫水弄得湿淋淋的。

  「舔干净!!」

  听诊完毕,卷发男将湿淋淋的器具垂到美男的面前,美男先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咕」的一声把器具含入了嘴里。

  抽出器具,卷发男笑眯眯地道:「小骚货,还早了点,过会儿再喂你。」说着又从兜里掏出一根水银体温计,在空中甩了甩,确定温度底于了刻度线,在旁边装有70% 浓度酒精的瓶子里涮了几下,作为基本消毒。

  №发男弯下腰一手握住美男憋的红得发紫的阴茎,一手拿着消过毒的温度计,对准了不断泛出淫液的铃口。

  「不润滑吗?」

  「嘿!这么多淫水,我还怕太滑,溜出来呢!」「哈哈哈!」三个男人相视而笑。

  №发男并没停下手中的动作,慢慢将玻璃体温计压入了美男的尿道。

  「呜……痛……不要……好痛……」

  「骗人,你下面这张小嘴可说着好高兴呦!」

  「呜……呜……」

  「约莫压入了4厘米,露出36以上的刻度后,卷发男停止了动作,看着手上的表计算着时间。

  5分多钟后,男人抽出了美男阴茎中的体温计,尾端还牵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

  「37。5度,有些低烧啊!打针退烧针吧!」男人们点着头,表示同意。

  「上面还是下面?」

  「上面吧,不过先让他把上次的东西弄出来,一会儿上下一起玩。」「快,小贱人,把昨天的营养剂吐出来!」「不、不要!」

  「放心,一会儿还会喂你新鲜的。」

  「不……」

  「啪、啪」男人狠狠掴了几下白臀「让你拉你就拉,快把昨天灌进你屁眼里的精液拉出来!!!」美男知道躲不过,死心的放松了全身的力量,淫洞张了开来,露出黑黑的洞身,美男在小腹上运劲儿,只听「啪叽」一声,一注白液流到了下面的红桶里。似是触动了体内的其他感官,精液之外的秽物也一发不可收拾的落入红桶。「呜……好臭!」「喝了这么多精液还是不能适应的闹肚子吗?」「昨天的精液保存得还很鲜嘛!」男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以为早已没了羞耻心的美男不觉流出了羞耻的泪。「还是先给他洗屁眼吧!一会儿我可不想看着一个粘着秽物的洞!」眼镜男说着拉过了上好水的黑皮管,强大的水注喷在洞开的花门上,激得美男娇喘连连。

  向其他两个男子使了个眼神,眼镜男手下一使劲,粗长的黑皮管就压入了张开的花门。股股凉水涌入肠道,美男激烈的痉挛着。

  №发男则将高高隆起的裤裆对准了美男的樱唇。

  「小骚货,等的着急了吧,现在就给你注射你最喜欢的退烧针。」「是啊,等下还有我的营养液呢!」小胡子男附和道。

  美男蹙紧双眉,隐忍着体内水柱的冲刷和涨痛的刺激,颤巍巍的用牙咬住男人裤子的拉链,将头部紧紧贴在男人的胯间蠕动着取出男人凶猛的阳具。

  「嘿嘿,喜欢吧!」

  「恩、喜、喜欢!」

  「要好好服侍啊!」

  美男伸出灵舌在男人的根柱上游走,「咕」的将狞猛的凶器含入了口中,一张俏脸被巨大的阳具塞的满满的鼓胀了起来。

  「恩,好,吸的紧些,好,好……」双手被缚的男子买力的用嘴取悦着男人。被水涨大的肚皮,圆滚滚的,似是怀胎十月的孕妇,直到肚皮成了半透明的肉色,眼镜男才关上了水闸,黑色的皮管却仍被留在美男的体内,在水液被完整保留在体内的状态下,眼镜男开始发狠的拍打突起的腹部,发出「咚咚」的声音。「喂,不要下边爽了就忘了上边!」男人吼叫着,抓紧美男的下巴,狂猛的摇动着腰,阳具一次次猛烈的撞击着美男的喉头,无法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滑落下来。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以濒临爆发的边缘,下面的眼镜男却猛的出皮管,水柱「哗」的留下,排泄的快感令美男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一股黏液趁机喷射进了打开的气管,呛的美男苍白的面颊,染上了一抹红晕,反倒添了一丝生气。来不及吞咽的精液滑下了嘴角。

  「下次小心点,呛死他怎么办?」卷发男责难的说「不会,他那么耐操,没什么的,再说现在不是更可爱吗?」「这到是。」停止了短暂的争议,男人们的注意力再次集中了过来。细小的水流继续从抖动的肛门里流出来。男人们知道游戏的高潮即将到来。

  眼镜男从重多仪器中拿出一只鸟嘴形的肛门扩张器,冰冷的红铜器械将美男的肛门扩张成网球般大小,深邃的肠道暴露在男人们的视线里,为了更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形,男人们各持一把打火机,飘忽的火苗不但可以照亮幽深的洞口,跳跃的火舌更是会不时舔上白嫩嫩的臀瓣,每每这时美男就会颤抖着白臀哭叫出来,就连暗红的肠臂也会随着紧张的蠕动为了增添游戏的趣味性,眼镜男拿出几支油画笔浓浓的沾上不知名的油液,深入肛洞内将油液在红色的肉壁上刷了一遍又一遍,痛苦的哭叫也转为了甜腻腻的浪吟。

  当硬制的油画毛刷刮过肉洞内的敏感点时,美男终于忍不住大叫:「啊……啊!!!让我射,啊……射!!!」「好」说着男人们举着打火机,让火苗灼烧着紧嵌在性器上的麻绳。这等于火苗直接灼烧着美男的性器。

  「啊……不……烫!!不要烧……啊啊!!!」性器遭到无情的烧烤,前列腺在毛刷的搔刮下撩拨起强烈的性欲,皮鞭加蜜糖的方式让美男迷失了神志放浪的狂叫着。

  「好……不……不……痛!……好棒……舒……舒服……啊……」男人们着迷的欣赏着这条妖媚的淫蛇狂舞着,直至麻盛被烧断,白浊的液体从勒得发紫阳具中喷洒出来,这场表演才宣告结束。

  【完】